用《花甲大人轉男孩》體會家庭深刻

盧廣仲:不完美的人生才精彩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8-02-06
盧廣仲:不完美的人生才精彩


招牌妹妹頭、大型粗框眼鏡、甚至各大場合都一定要穿短褲的他,是盧廣仲帶給歌迷們最深刻的印象。他有著渾厚歌喉、渾然天成的「廣式」唱腔,那與生活交織歷練的生命經歷,成就每一首膾炙人口的感動,更曾在金曲獎中獲得最佳新人獎以及最佳作曲人獎兩項大獎殊榮。

事實上,盧廣仲的明星特質不只綻放於音樂上,對於演戲的獨特情感,也在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中彰顯浪漫。你可能很難想像,盧廣仲在剛開始接下這個角色前,可是飽受各界批評,認為毫無戲劇經驗的他憑什麼就此接下男主角大樑,但他以一襲自然又真實的演技驚艷眾多硬底子演員,也讓觀眾愛上鄭花甲這個角色。

用雙腳體悟深刻人生 

因為一場公車意外,大學時開始吉他創作詞曲的盧廣仲,這些年來帶給眾人無數感動歌曲,雖然歷經退伍後的創作低潮,他選擇利用11天從台北走回故鄉台南,除了更加認識自我的人生體悟,也在接下戲劇後,詮釋出更加深刻的感性人生。

盧廣仲說,一直以來,他都是個很沒有安全感的人,因此在初出道時,都是以厚重瀏海和大眼鏡示人,因為他想要有種保護自己的防護罩。不過從戲劇《花甲男孩轉大人》到大銀幕電影《花甲大人轉男孩》的蛻變,盧廣仲拋下以往舊有的包袱,以誇張中分頭、不用吉他來掩飾,反而更蛻變出他內心底層的自然真誠。

在劇中,他遊走在嚴正嵐和江宜蓉兩位女星之間,看似大情聖,但現實中的他戀愛經驗可是一點也不豐富,「我大學時第一次交了女友,但我不太會表達,也不知道什麼是談情說愛,因此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在玩音樂,玩著玩著感情自然也談不下去了。」

但為什麼在電影中,感情的演繹會如此深刻呢?

「佛母」是內心最底層的投射

盧廣仲笑說,一直以來,他心中都有個投射對象,那個對象是自己心中想像、油然而生的「佛母」(就像是觀音菩薩或釋迦摩尼佛),是盧廣仲內心最尊敬的象徵。「我在寫歌或是演戲時,都會把內心情感投射在佛母身上,想像自己戀愛的對象就是祂、寄託的慰藉是祂,演技反而更好發揮。」

他強調,「我曾經有在演戲時想像投射的對象是個真人,結果完全無法投入,最後還是把佛母情感放在心上。」

比方說,這次在《花甲大人轉男孩》中,盧廣仲有一場深情講電話、對愛人喊話的戲碼,他坦言是這次拍攝最辛苦的地方,比電視版阿罵告別式唸祭文的部分還要困難,約莫拍了三小時還一直NG,「後來喝了一點小啤酒,因為我一喝酒就會想哭、情緒波動比較大,才慢慢把那個情緒醞釀到極致。」

花甲情感 與現實中有許多神似

《花甲》中的家庭情感,其實很大的一部分跟盧廣仲的成長背景有很大的關係,這也成了他在演出這個角色時,更加得心應手的關鍵。

盧廣仲說,他從小就是在三代同堂的家庭中長大,家裡氣氛傳統、不多話,但彼此的感情卻十分深厚,他跟爸爸的話不多,但和阿公阿嬤的感動,就是他心底永難忘懷的依偎。

他分享,「在拍攝有跟阿嬤對戲的場景前,我都會先拿出跟阿嬤的合照在旁默默培養情緒,」只要想要阿嬤過世前與阿嬤互動的點點滴滴,他眼淚就有如水龍頭般無法自拔。家人對他來說,絕對是最重要的存在,也是他永遠最幸福的避風港。

你幾乎可以說,鄭花甲正是盧廣仲某幾分的人生縮影,電影承襲著電視劇裡面那種家庭的吵吵鬧鬧,那些愛互相指責、對罵、心中總是打打鬧鬧的家庭,但在對方遇到困難的時候,你會不顧忌任何後果為對方挺身而出。

就像是在劇中,鄭花甲不敢大聲說愛、扭扭捏捏、大學讀了7年才畢業、遇事情只想逃避、說話含糊、沒膽……但就像他所說的,「不完美的人生才精彩。」

青春就像是如此,我們總會對未來徬徨、面對茫然的人生毫無想法,但你總是有一股拚勁,一種就算失敗,也不會隨便輕言放棄的決心。

(劇照提供:氧氣電影)

關鍵字: 電影人物專訪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