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愛心不再被亂用 「區塊鏈」找到真正需要的人

善用科技 解決捐款流向不明的困境
文 / 黃漢華    
2018-01-29
瀏覽數 17,050+
愛心不再被亂用 「區塊鏈」找到真正需要的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1月,大陸雲南省昭通市八歲小學生王福滿,因為一張頭髮、眉毛沾滿白雪的照片,被稱為「雪花男孩」而曝紅。

他因為家境清寒,爸爸又長期在外地工作,沒有保暖衣物,在攝氏零下九度徒步一小時上學,凍得頭髮和眉毛結霜,外界知道後,紛紛捐款助他。

就在各界善款湧入之後,當地昭通市收到了70萬人民幣,卻把這些錢分到昭通市所有地區,雪花男孩只得到500元人民幣,網友氣憤表示,他們是要幫助雪花男孩,卻被市委他用,變成發給全市的扶貧專款,大感不滿。

類似事件不只發生在昭通市。回想2015年,慈濟基金會因為財務不透明,捐款運用方式遭社會質疑。其實,捐款人都想知道自己的捐款流向那裡,是否幫助到真正需要的人?

以聯合國為例,每年收到大批捐款給敘利亞難民,為了讓難民能確實收到,他們正在設法提高金流安全、交易速度,還要降低成本。

據《約旦時報》報導,今年1月,逃到約旦的敘利亞難民,有十萬人身上不必帶一毛錢,利用最新科技,在超市掃瞄眼球虹膜,就能使用世界各地的捐款,購買生活必需品,比台灣還先進。

到底是什麼法寶能把捐款安全送到難民手上?原來是比特幣的基本技術:區塊鏈。

因為區塊鏈上的資料不能竄改,也不受主要電腦控制,可以防範有心人士動手腳。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orld Food Programme,WFP)從去年開始,就利用區塊鏈技術,發放價值140萬美元的食物券給上萬名逃到約旦的敘利亞難民,運作相當成功。

對流離失所的敘利亞難民來說,回家的路遙遙無期,雖然未來不可得知,但日子還是要過。

約旦大量收容敘利亞難民,距離首都安曼一個半小時車程,是Azraq難民營,這裡位於約旦沙漠的中央,一大片的瓦楞鋁皮屋綿延長達15公里,成千上萬的難民住在這裡,四周盡是黃沙和有刺的鐵絲網。

裡面的超市是難民的生活重心,除了購物,也是彼此分享生活故事的地方。難民雖然被隔絕在營區裡,可是,卻是全球最早使用區塊鏈應用創新科技的一批人。

《赫芬頓郵報》指出,世界糧食計畫署區域顧問哈達(Houman Haddad)將區塊鏈應用在難民捐款,他在區塊鏈上開立捐款虛擬帳號,經過上傳,超市取得認證交易碼,難民就可以支用。

哈達表示,超市收銀機裝有眼球掃瞄器,當難民結帳,掃瞄眼球虹膜,資料傳回區塊鏈,便完成認證。在過去,聯合國得透過銀行金融機構、電信公司等第三方支付系統,可是,有了區塊鏈,可以節省98%手續費,也提升難民隱私,更能掌握資金用途。

哈達也發起「打造區塊」(Building Blocks)計畫,在網站上介紹區塊鏈功能,希望號召更多有志之士一起參與。

無獨有偶,芬蘭也利用區塊鏈,幫助難民重新面對生活,可以工作、賺取收入、購物或借貸。

根據《MIT科技評論》,最近三、四年,芬蘭收容了四萬多名中東和非洲難民。由於難民沒有身分,沒有法律保障,不能找工作,不能開銀行戶頭、繳費,更別談領取救濟金。

芬蘭政府和新創公司MONI在2017年開始合作,發給難民預付卡,並且結合萬事達卡。他們的身分在區塊鏈上記錄,不需要身分證或存款戶頭,就能透過手機付款,每一筆交易紀錄也由全球的計算機共同維護,不能更改,芬蘭政府也能夠追蹤持卡人的收支情況。

一名在芬蘭住了兩年的阿富汗籍難民在《Uutiset》網站上表示,沒有MONI卡之前,他的工資要匯到芬蘭朋友,再轉交給他,十分麻煩,老闆也為了要寫一大堆文件,不願意直接發現金。現在,有了這張卡,可以更快、更安全領薪水。

MONI卡在歐洲難民營聲名大噪,他們希望能推廣到其他國家。由此看來,台灣的社福團體也可嘗試使用區塊鏈,取信捐款大眾。

(圖/Photo by Gift Habeshaw on Unsplash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金融科技社會關懷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