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聖經新譯,上帝變性

文 / 臧聲遠    
1996-03-15
瀏覽數 14,450+
聖經新譯,上帝變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日本的東方學泰斗中村元曾經問道:何以印度佛教東傳中國後,面貌不變?他認為關鍵在於佛經被大量譯為漢文。

在小乘佛教流行的南亞國家,僧侶傳統上直接沿用巴利文的佛教原典,但中國卻完全仰賴譯經。結果,漢文大藏經中收錄的佛教典籍,比世界任何其他語言的版本都來得豐富。許多在印度本土早已亡供的佛經,那能在漢文大藏經中找到。

然而,中村元校勘發現,漢譯佛經與其說是翻譯,不如說是譯者的個人創作。反觀藏文的大藏經,則是極忠實的直譯,幾達「讀譯文即能想定原文」的程度。

更可議的是,佛經一旦譯出,便被中國人奉為定本,絕少重譯。千百年來,這些與原典有所出入的譯本積非成是,中國佛教也就與原始佛教漸去漸遠。

基督教的聖經也有類似情況。目前流傳最廣的和合本,是本世紀初葉,傳教士廣納中國大江南北語言所譯成。當年,它曾開創中國白話文學的先河,如今讀來,文字卻給人脫離時代的感覺,更遑論夾雜諸多舛誤。

徹底改變的「納容本」

直到一九七0年代後期,聖經才有現代中文本問世。但和合本仍然風行不輟,因為許多人背熟了它的譯文,寧可繼續定於一尊。更何況,現代中文本被批評為譯筆過度自由發揮,達雅勝於信實。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