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1998年12月號

總編輯的話

世紀末的迷惑

文 / 王力行        1998-12-05
世紀末的迷惑


「世紀末的鐘聲已將響起,那是一種時間的催逼。我不想趕搭世紀末的列車,但卻也不能無視於時間正快快消逝的那種凋年急景……」

南方朔的︽世紀末抒情︾,似乎為近年來這段被催逼的歲月、匆匆的場景,寫下圖說。

本世紀末,會是出一場分裂、弔詭、迷惑、焦慮的疹子,還是罹患已絕望、無藥可救的愛滋?

這兩年到過巴黎的人都會注意到,巴黎鐵塔上每天閃爍著倒數計時的日子;象徵著迎接二○○○年大喜之日到來,人們等著開香檳慶祝?

可有誰想到二十年前,就在巴黎另一角的龐畢度中心,設計的時鐘竟是一個絞刑架,以西元二○○○年為設定終點,一分一秒滴答著走向兩千年;意寓著死期已臨,人們該引以為戒?

如果把鏡頭拉到台北,年屆七十三歲的金庸,面對著簇擁的老少「金迷」,笑談當今政治人物與武俠小說人物的對比;聆聽學者專家分析「金學」,討論他武俠小說中的情是禮物、信物、證物?再一次把人們放入以文字創造的「虛擬實境」中。

另一方面,資訊化時代的來臨——影像化的虛擬實境比真實的更真實。虛與實之間、文字與影像之間,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擬?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