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論壇2〉綠色經濟迎向環境挑戰

善用風電優勢 力促國際隊拚綠能

文 / 黃漢華   攝影 / 關立衡   2017-12-15
善用風電優勢 力促國際隊拚綠能


主持/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  簡又新

與談/華南銀行副總經理  石志和、中鋼公司執行副總經理  王錫欽、綠色和平東亞分部專案總監 卡門.葛拉娃特(Carmen Gravatt)

台灣計畫在2025年建立非核家園,使用兩成再生能源。在專家眼中,現在是發展綠色經濟的絕好時機。 

以風電來說,台灣很有優勢。世界風能協會去年底公布,台灣海峽有八座良好風場,源於中央山脈與武夷山之間,形成巨風效應。政府預計在2025年發展四GW電力,離岸風電是台灣投入再生能源的好選擇。 

台灣具有資金充裕、擁有全球最佳風場的優勢,適合培植國內綠能企業,並且與國外合作,組成國際隊。不過,台灣地處歐亞大陸板塊邊緣,也有多颱風、多地震等不利條件,挑戰不小;專家認為,台灣不妨放大膽量投入。 

2017第15屆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以「綠色經濟迎向環境挑戰」為題,討論台灣投入太陽能發電、風力發電的挑戰和機會。以下為論壇精華:

簡又新:二氧化碳排放目前看似與經濟成長脫鉤

2016年巴黎氣候協定之後,世界各國無不努力遏止全球暖化趨勢,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和空氣汙染,如今已有點成果。最近三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持平,經濟成長卻有3%,目前看來,兩者似乎可以脫鉤,這讓大家感到興奮。

聯合國自2009年起推動綠色經濟,鼓勵使用再生能源。台灣規劃到2025年,再生能源要占兩成,產值會有1~2兆元。台灣海峽擁有全世界十大海上風場,這已經熱門到國外,官員出國還受到紅地毯歡迎,值得培植國內相關綠能產業。

石志和:投入700億元,提供綠能企業充足銀彈

金管會在2016年要求金融機構年增1800億元貸款,鼓勵新創產業。華南銀行為了配合這項政策,已新增350億元。至於發展綠色經濟,我們已投入超過700億元,協助綠能企業融資。

如果太陽能發電要在2025年達到20GW規模,至少需要1.2兆元,風力發電若要達4GW,則要6100億元,整體而言,台灣在2025年投入綠能,共要1.8兆元資金。

目前看來,台灣資金寬鬆,扣除壽險,存款比放款多了10兆元,資金成本也便宜,算一算,若要投入綠能,絕對是夠的。

華南銀行為協助綠能產業,成立了綠能專案小組,建立8000個客戶資料,組成行銷團隊,分析研究各產業特性,提供綠色融資。在186家分行中,我們有35家窗口,協助融資給包括綠色建築、電動車、太陽能,以及屋頂太陽能板等產業,也協助產業與地方政府簽備忘錄。至於和台電簽約的業者,我們也會以電價銷售,作為長期融資評估參考。

不過,金融界融資之餘,還要擔心貸款風險。

以太陽能來說,需要大面積土地,可是,卻經常發生環保抗爭;風電也需要投入大投資,如果建置150GW的離岸風電,估計至少需要200~250億元資金,一開始若是融資5%,金融界就得投入10億元。可是,國內九成企業是中小企業,資本額低。

雖然我們遵循「赤道原則」(編按,即採用世界銀行的環境保護標準與國際金融公司的社會責任方針,評估專案融資的原則),貸款給真正的綠色企業,避免貸款給汙染公司,有一套審核、徵授信程序,了解公司特色。但我認為,還是應有一個具公信力的第三方諮詢單位來協助銀行。金融業應該有公正的單位,協助鑑定評估還款能力,降低融資的判識難度。尤其是離岸風電,才能降低融資審核風險。

王錫欽:台灣風場有優勢,應找國際資源打群架

根據世界風能協會統計,去年底,全球海陸的風力發電容量有486GW,相當於250座核電廠,是目前最成熟的再生能源。其中,離岸風電只有14.3GW,僅占2.9%,88%都集中在歐洲,由此可知,離岸風電的發展在緩慢的草創階段,其他地區還在啟蒙階段。

台灣有良好風場,是因為中國大陸有武夷山,台灣有中央山脈,中間產生強大巨風效應,世界的十大風場有八座在台灣海峽,這是我們的優勢。不過,台灣的建設才剛要開始,加上我們有地震、颱風等天然災害,台灣要發展離岸風電,雖然有機會,卻也面臨挑戰。不過,我相信,只要積極面對,一定能創造價值。2025年發電容量若能達到4GW,算是好契機。

分析風電產業鏈,非常多元,包括風場開發,例如台電;風機系統,例如西門子;風機系統零組件供;水下基礎結構;海事工程;風場運行等。

中鋼也計畫發展風機零組件供應體系和風機水下機組結構。去年9月,我們和金屬中心合作,與21家廠商組成「國產化產業聯盟」,逐一拜訪,了解他們的和缺口,明年將研發技術,彌補缺口。此外,我們也在高雄興達港投資60多億元,建立水下基礎結構,預計2019年底完成水下機組供應。

中鋼已實施循環經濟,每年使用2700萬噸煤礦、鐵礦、石料,生產1000萬噸鋼鐵。中鋼的關係企業──中碳公司,是化工股王,他們將煤炭做成焦炭,副產品是煤焦油。經過分流之後,煤焦油產生酚、苯、瀝青。

我們發展技術,能將瀝青淬取碳材料,做成碳鋰電池、超級電容的活性碳,創造更高的經濟價值,達到零廢棄。將前一個循環的副產物,發揮特性,有另一個價值。

此外,中鋼也整合共享能資源,在臨海工業區將生產過多的水蒸氣、電力工業用氣體,提供給周邊公司,他們不必設鍋爐,就有水蒸氣,以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

我認為,推展離岸風電,光靠國家隊不能成局,一定要聯合國外技術,成立國際隊。丹麥是風電產業大國,擁有風機大廠,因為政府政策明確,產業有配套,供應鏈完整,有產業聚落,他們不是一家廠商,而是大家一起打群架。

此外,環保觀念深入丹麥人心,很多人都奉行綠色生活,才能成功。雖然他們面積小,卻是風電大國,DONG ENERGY等國際風機大廠,都在丹麥。我也發現,即便丹麥那麼寒冷,人民願意騎單車,就像我們騎摩托車一樣,他們奉行綠色生活,可見綠色環保理念在他們的心裡,這一點很值得效法。

卡門.葛拉娃特:大膽參與,台灣才有切入機會

綠色和平組織在全球有上百萬名支持者,近幾年,我們也有再生能源分析師,協助產業了解環保趨勢,尤其是能源業這部分,讓他們在美國、中國、歐洲進行建設性對話,並催促這些產業完成。

我認為,在人類史上,現在的變化速度是工業革命的十倍,變化幅度是過去的3000倍,台灣正處於這個關鍵時刻,發展再生能源,可以促進地方性就業。台灣擁有良好的自然資源,例如太陽能、風能可以轉換成再生能源,還能和其他國家合作。

發展再生能源也可以影響產業供應鏈的生產方式,例如,蘋果手機已經要求供應鏈廠商使用再生能源,否則就不合作,藉此讓企業更有環保觀念。

我從事能源工作20年,過去汽油、瓦斯等石化產品被視為主要能源,如今被視為過時了,正在被風能、太陽能取代,蘋果等大型企業也改變策略,要求供應鏈廠商使用再生能源。

放眼全世界,再生能源屬於地方性產業,可以促進地方就業機會,減少對國際依賴,免受市場波動與混亂。在變動不確定的時代,大家希望找到安定、可以掌控、有形的事物,而再生能源業以社區為基礎,是另一個優勢。

台灣想要參與其中,我的建議是放大膽量、動作要快,因為現在變化太快了,這也會讓台灣與眾不同。台灣有風力的天然資源,可以利用新方法,轉變能源與經濟模式。

現在的世界變化快速,有很多機會可以利用,台灣身處其中。

我相信再生能源將很快就會出現,政府、產業與環保組織攜手合作,這不可能慢下來,在再生能源的浪潮下,將會有很大的變化。

關鍵字: 環保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