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論壇5〉投資社會責任 企業新潮流

本業做好「五個不可」 CSR自然水到渠成

文 / 陳育晟   攝影 / 賴永祥、關立衡   2017-12-15
本業做好「五個不可」  CSR自然水到渠成


主持/中原大學產業學院院長 熊震寰

與談/永豐金控董事長 翁文祺、大成集團董事長 韓家宇、資誠永續發展服務公司董事長 朱竹元

隨著全球各國黑心食品、測試數據造假事件頻傳,CSR(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愈來愈受重視,成為企業、消費者與社會大眾不可不知的新顯學。 

CSR指的是企業在遵守倫理、品德的原則下,重視股東權益、勞動者人權、供貨商管理、消費者權益,並將環保、社區參與、財務透明納入企業決策評估的要項,使企業得以永續經營,取得邁向未來的通行證。 

不過,企業究竟該先做CSR才能獲利,還是獲利以後再來從事CSR,抑或是將CSR列為企業經營的核心價值,目前仍無定論,也是各界討論焦點。 

遠見高峰會「投資社會責任 企業新潮流」論壇,邀請產官研代表,分享對CSR的深入見解。以下為座談精華:

熊震寰:全球2/3 CEO把CSR當核心事業

談企業策略、談競爭,現在最夯的題目都是AI、機器人,現在談「社會責任」,好像很奇怪,到底CSR是新潮流,還是企業的根本策略與核心?

目前,針對CSR至少有兩套說法:一套說法是,先把企業做好,再做CSR,另外一套說法是,CSR根本就應該融入在本業中。

我提供一個數字,2016年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PWC)針對全球1000多位CEO調查,接近2/3的CEO已把CSR當成是核心事業,而不是本業以外的額外計畫,顯見CSR受重視的程度與日俱增。

翁文祺:CSR不是額外的成本與費用

做CSR前,我們要先問自己一個問題:做CSR總要花錢,這筆錢到底是投資、成本,還是費用?如果你把它當費用、成本來看,你就得計算,看賺了多少錢,行有餘力後再花多少錢做CSR。

過去我在中華郵政服務時,做CSR的存心非常單純。我們有這麼多人力和據點,就以郵差來講,他沿途送信時,會看到很多獨居老人住在山上、街邊,如果能去寒暄、握握手,不是很好嗎?

這不是中華郵政高層下令要他們做的,沒有人叫他們做之前,他們就在做,而且做了很久,只是後來我們覺得這樣不錯,給他們多一點鼓勵,所以這並不是經過算計。

我講個故事給大家聽,高雄大樹鄉產玉荷包荔枝,一年一收,每年4至5月收成,賣得好,一年的生計有著落,賣不好就很慘。

大樹鄉就在佛光山下,佛光山在大樹鄉建設後,大樹鄉民寄予厚望,但後來發現香客上山、下山都不經過大樹鄉,久而久之,對大樹鄉民的經濟幫助不大,鄉民對佛光山的期望轉為失望。

中華郵政發現這件事後,用我們的核心能力—物流,請高雄郵差用保證價格收購玉荷包,直送到全台消費者手裡。那時候大樹鄉的29家小農,一看到郵差,就覺得他們好像是綠色的聖誕老人。這種模式運作的很好,佛光山很高興,小農更開心,對中華郵政來說也只是舉手之勞。

後來,我告訴這些員工,你們做這件事,不叫加班,也不是額外工作,是行菩薩道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大樹鄉每個農民都很高興,覺得這些郵差都是穿綠衣服的小菩薩。

最後小農如何回饋郵局?大樹鄉有個大樹郵局,過去由於規模小,排序總排在丙等,但兩年後看報表,發現大樹郵局變成乙等郵局。

同仁向我解釋後,我才知道原來大樹鄉鄉民想謝謝郵局的幫忙,把存在其他農會、信用合作社的錢拿出來,存到大樹郵局,存款大量湧入後,讓大樹郵局「被迫升等」。

到底企業是先賺錢、先做CSR,還是直接把CSR當企業核心價值?這個問題沒有正確答案,企業在不同階段、不同場景下,會做出適切反應,但CSR從這個角度來看,它不是成本,也不是費用。

韓家宇:要做CSR非要有「五個不可」

講到大成,大家都會聯想到食安。談論食安議題前,我想先引用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董事長暨創辦人高希均的話。他提到五個「非要不可」,包括非要賺錢不可、非要成長不可、非要創新不可、非要人才不可、非要品德不可。

五個不可彼此有關聯性。首先,公司一定要有基本獲利,要做CSR才容易,如果企業經營辛苦,怎麼去談CSR?春秋時代,中國很有名的政治家管仲曾經說,「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意思是當你自己都吃不飽,還要推動福利、做好事,會很難。

從「五個非要不可」來看CSR,品德好,公司出狀況機會相對低,但是不是CSR做得好,一定賺錢?這也不一定,甚至有些不道德的公司也很賺錢。

政府有食品安全的法規,法規是基本的一條線,絕對不能逾越。CSR所要求的一定超越法規,到了道德層次。

換句話說,我必須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也要對得起員工和消費者、社會大眾。消費者如果要判斷食品是否讓人放心,最好是到製造商看看,看他們的員工敢不敢吃自己公司的產品。大成的員工如果要買肉、蛋,都吃自家產品,別家反而不敢吃,因為他們相信大成的產品最好、最安心。

台灣過去很多食安事件,政府一直在制訂相關法律,但有些法規不見得完善,只是針對個案急就章推出法案。《食安三法》規定每個廠都要分廠、分流、分帳,據我了解,全世界只有台灣這樣做。

事實上,台灣所採取的食安標準,幾乎是全世界最嚴格的標準,比日本嚴很多,比美國嚴更多,其實應該還是要回歸國際標準,不要流於民粹,對產業發展比較健康。

朱竹元:CSR的核心就是把本業做到最好

很多人嫌CSR這名詞有Social(社會的)、Responsibility(責任)太沉重,現在有人稱之為CS,前面一樣是Corporate(企業),但最後的Responsibility改為Sustainability(永續發展),稱之為「企業永續」。

無論是CSR,還是CS,都有三個面向,就是環境、社會、治理。公司法第一條就提到,公司是以營利為目的的社團法人,所以盈利賺錢是天經地義的事,這麼多的資金、資源投入公司,如果這樣還不賺錢,人家會嫌你憨慢,企業賺錢理所當然,但也要取之有道。

21世紀的現在,尤其是很多弊案發生後,讓大家不禁想問,全世界最缺乏的是什麼?其實就是Trust(信任)。

該怎麼讓消費者產生信任?應該要把對環境、社會的關懷融入到營運活動中,你最擅長做什麼,就把你最擅長的做到最好,企業生意自然就會好。

我常說,講到企業社會責任,大S和小S都要顧及,大S叫shareholder(股東),小S是誰?叫做stakeholder(所有與企業有利害關係的人)。

我是做食品,最重要的利害關係人是誰?就是我的消費者,他們吃了不但要安全無虞,更重要的是有益健康,這樣最好。

如果你今天顧及到大S,當然會賺錢,但小S也要顧及,因為小S也是企業的衣食父母。不管任何產品,還是任何服務,把產品做好,而且做到最好,本來就是企業本分。CSR的策略到底為何?我認為應要列為經營核心策略之一,也就是把本業做好,就是最基本的CSR。

關鍵字: 人物專訪傳產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