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沒颱風假!風險意識與應變能力才重要

文 / 一流人      2017-12-13
日本沒颱風假!風險意識與應變能力才重要


颱風假的代價

各國做法不同

與台灣鄰近的中國、香港與日本,也是常受到颱風影響的國家,人家是怎麼做的呢?

香港停班停課的標準是看天文台的風球信號,當三號風球信號(以台灣標準來看,約平均風六到七級)時,幼兒園停課;要到八號風球信號(平均風九或十級,陣風十五到十六級)時,才會停班停課。中國則根據其二○○四年公布的《突發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發布試行辦法》,依顏色警戒停工停課的層級範圍,要達紅色(也就是六小時內影響地區平均風力十二級以上),才建議全面放假。就放假的標準而言,是比台灣嚴苛許多。

日本則是沒有颱風假的。若有颱風來襲,各工廠、公司行號由老闆自行負責,主要是評估風雨對交通的影響,公家機關也是照常上班為民辦事。但若遇到路況危險、行車困難,若證據明確,可以請公假。至於各級學校,則是根據氣象台發布的警報決定停課與否。

對於日本沒有颱風假這一點,我個人不予置評,但日本有一點做得很好,值得師法:他們非常看重天氣對交通系統的影響,針對新幹線各級道路,都有很詳細的天氣應對辦法。當降水量、積雪、凍結、高波(海浪、海嘯)、風速、能見度等有變化時,不同的交通系統就會有不同的應對方式,例如減速、停駛、封路等。就這點來看,台灣還有許多進步空間,目前似乎只有五楊高架道路有做強風偵測,訂出行車管制標準,其他種類的道路,在規範的細緻度上,遠不及日本完善。

我曾與一位碩士班學生合作過一個研究:過去十年間,颱風假「放對假」的比例。結果發現,「放對的」竟然不到二分之一。我可以理解首長在民意或選票壓力下,經常會陷入「料敵從寬」的政治考量,但我認為我們應該要用更科學、更細緻的管理方式,來面對這些每年都會造訪台灣的天災。

風險意識與應變能力才是重點

我跟林能暉教授十二年前的那篇投書就寫到:「目前氣象科技之監測或預測能力都大幅提升,氣象局已經具備幾個小時預測的掌握,和過去對颱風不了解的程度有很大差異,我們是否有必要和過去數十年一樣,以公權力宣布放假,實有檢討空間。」如今,十二年過去了,我相信氣象科技應該又有更長足的進步,我們是不是能夠提供更細緻、更區域化的數據,供地方首長做為決策參考,並且滿足大多數產業的經濟需求?

為什麼我要強調「更區域化」呢?因為每個地區的防禦能力不同,同樣的風雨強度發生在台北可能不痛不癢,但是發生在其他防禦力比較低的地方,可能就會釀成嚴重災情,不能以同一套標準視之。

而我十二年前的觀點:「具體作為上,應該要讓許多交通單位、公路、鐵路及捷運等大眾運輸系統都納入風險控管機制,何時該停駛、管理道路,乃至政府公權力禁止在戶外活動,都必須有更細緻的規劃。」至今看來,仍是我衷心的建議,而不是每次風災都糾結在放假上頭。

二○一七年七月,美國佛羅里達州遭遇艾瑪颶風侵襲,登陸時大約是三級颶風的等級,相當於中度颱風到強颱。當時佛州的防災人員出來開記者會,宣布當陣風達到每秒二十公尺的時候,消防隊、警察都不會出勤,請在警戒區域的民眾必須到政府指定的避難中心,因為災害發生時,防災人員的安危是最重要的。這項作法在現階段台灣可能很難做到,但很值得我國未來防災的思維借鏡。

面對颱風這個年年都可能帶來麻煩、但我們又深深依賴的天災,我們應該少一點政治口水,多一點防災思維,讓應對機制回歸到國家風險管理和緊急應變上,才是面對無常天災的正確態度。

本文節錄自:《天有可測風雲》一書,彭啟明、李翠卿著,天下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akutaso

關鍵字: 閱讀生活全球焦點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