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不會後悔的京都市集

文 / 一流人      2017-11-18
去了不會後悔的京都市集


市集享樂

若想造訪京都的市集,主要的就有以下好幾個。

一、 人稱「弘法桑」的東寺弘法市—每月二十一日, 約有一千兩百∼一千三百家店鋪。

二、 人稱「天神桑」的北野天滿宮天神市—每月二十五日,有一千家以上的店舖。

三、 知恩寺手作市集—每月十五日,內容從食品到工藝品皆有。

四、上賀茂神社手作市集—每月第四個星期日,約兩百五十家店鋪。

五、因幡藥師手作市集—每月八日,約四十家店鋪。

其他還有我沒去過的市集,但總不能介紹自己沒去過的吧。以上列的,每個都是去了不會令人後悔的。

一、二項和第三項之後的,內容有所不同。前者設攤的是專門業者,後者則是以業餘的手作產品為主。

說到京都的市集,首先必須提的就是東寺的弘法市,以及北野天滿宮的天神市。

這兩個分別都是在弘法大師、天神的忌辰舉行,前者是在二十一日、後者是在二十五日。雖然雨天照常舉辦,但若天候不佳,攤位也會少了許多。

園藝、食品、服飾、雜貨、陶瓷器、家具、裝飾品等等,各式各樣的商品,新的及二手的交錯排列,讓人眼花撩亂。即使不買,逛逛也非常有趣。以下將介紹幾個市集的冬日風情。

終天神

究竟該說是忙中帶閒或是忙裡偷閒呢,總之越忙碌,越會想作閒事,這是人之本性。

為一整年的市集畫上句點的是「終弘法」以及「終天神」。在諸事繁忙的年末,這兩個市集趁勢而來。

明明是每個月都舉辦的市集,要讓人在繁忙的年底特地抽空前往,需要足夠的理由。但大多時候,也不一定真有什麼理由,總之人們就是會找藉口前往。事實上狀況根本不允許如此玩樂,只好勉為其難掃個抽油煙機、或是整理一下神桌之類的。

和每個月的市集不同,畫下句點的這個市集,氣氛是很特別的。我心想,忙裡偷閒,搞不好就是為了這個市集所造出來的詞吧,因為實在太貼切了。在人們忙進忙出的年末,抽出這天閒逛骨董店及園藝店。這就像是在大白天喝酒一樣,魅惑人心。

時間是十二月二十五日。正是忙著大掃除的時候。打掃神桌,大多是丈夫的責任。

「這個盛神酒的杯子,損傷很嚴重哪。不能這樣用來跨年。神明會不開心的。」

「早就是這樣了啊。只要擦乾淨就行了,神明是不會生氣的。」

直覺很強的妻子,一下就看穿丈夫的陰謀,先下手為強。

「啊,對了。今天是天神桑吧。我記得之前,好像有看到很不錯的神酒杯。我去看看好啦。」

即便如此,丈夫還是表現出想去逛逛市集的執著。

「嗯—,家裡什麼都還沒收,你要去天神桑嗎。真閒哪。」

雖然不說上個幾句不行,但妻子也知道這是阻止不了的了。

老夫老妻的對話就這樣告一段落,丈夫雀躍地前往「天神市」了。

「天神市」裡的攤販配置,從以前至今不曾改變。在神社境內東側通道上,以及夾著石牆與境內通道平行的道路上,這兩條路上的攤販交會後,從東門前的廣場往北,再往神社之外的北側延續下去。雖然多少有些例外,但從今出川通開始,古道具或骨董在攤販上依序從高級品漸漸擺到粗糙品。

從今出川通開始往北,立刻會見到兩間以古伊萬里(註一)聞名的攤販。蕨手唐草、花唐草、瓔珞紋,排滿了讓愛好者們垂涎三尺的藍色器皿。這裡的標價讓人覺得完全不像是路邊攤販該有的商品,但這便是展現手腕、唇槍舌戰的開始了。

雖然不比從前,但畢竟是年末,這裡或多或少展現出人情,讓人能夠省些錢好過年。與其他月份比起來,比較好講價。這便是「終天神」的樂趣。

二十五年以前的事情了吧,我曾留意到一個畫著「寒山拾得」(註二)的圖案、很精巧的中缽,我無論如何都很想要。這個美麗的器皿看來應該是藍九谷,價格也很相當。但若立刻出手,那就是外行了。為了不被看穿,我拿起旁邊明治時代的東西,看了看標價,是個鮮豔的鈷藍色印刷圖樣大缽。大小是前一個缽的一倍以上,但價格是十分之一以下。是個容易購買的價錢。我決定首先用這個來講價,接著才一決勝負。即使我根本一點都不想買它。

雖然我無法斷言所有的店家皆如此,但一般的標價大概估計都可殺個兩成,這就是市集的攤販。不出所料,我在大概殺了快兩成的價時,拿出錢包作出成交的樣子,然後假裝突然一瞥,拿起了心中想要的那個器皿。

此時攤販主人的臉色一變。價格普通的明治時代器皿,可以放手隨意賣,但精巧的器皿可不行了。識貨的人出現,而且還拿了起來,這種機會可不多。他像是不想放過這個機會一樣,述說這個器皿有多好、進貨價有多高,而這個標價和市價相比實在是太便宜了。

我裝作一副完全沒興趣購買高價器皿的模樣,但又表現出老闆這麼推薦,好像也可考慮看看。攤販主人此時腦中一片混亂。他想著只要再推銷一下,搞不好可以賣出去了,這麼一來,銷售額便能一口氣漲上十倍。老闆的眼神變得認真起來,再一下就成了。我把精巧的器皿放回原位,再度拿起明治時代的器皿。此時重要的是要嘆一口氣。我雖然沒有吐露隻字片語,但嘆氣展露出這樣的心情:「我雖然也很想要,但本來就沒這個打算,今天就此收手吧。」既然是在「終天神」上,這樣的心情必定能傳達給攤販主人的。

「今年的市集就在今天結束啦⋯⋯。你有興趣的話,我算你半價吧。」

老闆心中也許大意,沒想到會馬上賣出,但又抱著若能賣出實在幸運的心情,所以才不小心說溜了嘴。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好,我買了!」正因為這番經過,我家廚房裡收著這個「寒山拾得」的中缽,客人來訪時,成了不可或缺的器皿,讓人欣賞到它美麗的姿態。

每當年末,報紙上出現「終天神」的字眼時,我就會想起這個器皿,然後從廚房拿出來,心滿意足地欣賞著。

自尊心高的京都人,平常是不殺價的。因為覺得抱怨賣家所決定的價格是不入流的事情,但可能是這種態度的後座力吧,京都人在市集上的殺價方式可是很犀利的。我心中浮現了攤販老闆的苦笑。

造訪京都時所買得的古物,想必值得長久玩賞。

註一:「伊萬里燒」是肥前國,今佐賀縣與長崎縣所生產的瓷器總稱,古伊萬里為伊萬里燒的其中一種風格。

註二:寒山及拾得是唐朝著名詩僧,兩人隱居於天台山國清寺,為禪畫當中時常出現的主題。

本文節錄自:《一個人的京都冬季遊》一書,柏井壽著,王文萱譯,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pakutaso

關鍵字: 旅遊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