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永遠的強人?

文 / 蕭富元    
1994-11-15
瀏覽數 7,600+
永遠的強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多年前,阿圖的小說「鐘聲二十一響」風靡一時,書中描述台大自由浪漫的學風,曾讓許多青青子矜嚮往不已。習慣了那樣的開闊,對於台大人而言,二十一響的傅鐘,就和早春的杜鵑、夕陽下的椰影一樣,只是自由空氣的一部分,並不算什麼奢侈的享受。

以繼承北大自由開放的五四精神為志,台大在傅斯年校長堅持維護學術自由下,奠基較其他校園獨立自主的學術傳統。台大畢業的校友,若是回想在杜鵑花城的四年,總不忘提到台大自由得近乎放縱的學生生涯。

自哲學系畢業已二十四年的邱義仁坐在民進黨中央黨部的辦公室內,靦腆地笑說:「老實說,我不知道我是怎麼畢業的。」在這個言詞銳利的新潮流系大將、民進黨副秘書長看來,念台大最大的意義是「蹺那麼多課,還可以畢業」。

自由,部分是因為上課不點名,學校對學生的限制也少,老師較不苛求學生。在台大,到畢業都還沒碰過班上同學或系主任,並不足為奇。旅美作家劉大任回憶,直到當兵,才赫然發現軍中有一個他完全不認識的人,原來和他哲學系同學四年。

台大就是這樣,學生和校園也疏離也接近,沒有壓迫感。可以做四年孤獨的遊俠,浸淫在書堆實驗;也可以海闊天空參與社團活動或社會服務,不必擔心畢不了業。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