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經濟尚未統一

文 / 賓靜蓀    
1994-10-15
瀏覽數 11,600+
經濟尚未統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悠悠易北河,水光粼粼,連接薩克森邦首府德勒斯登老城和新城的橋面上,車水馬龍。兩岸,一支支擎天起重機,在濃霧散去的天際,辛勤地工作著。

高速公路交流道出口,大小汽車走走停停。映入眼簾的,盡是豎起巨型招牌的工地,大卡車進進出出,掀起一陣陣塵土。

車行至僻靜的國王大道上。世界第六大企業西門子,正在常綠樹林後方日夜趕工。到一九九五年十月,這片占地二十六公頃、耗資二十七億馬克的矽晶片工廠,將生產厚度0.二五微米的六十四megabit微電子記憶晶片,輸向全世界。第一批三百名當地精選的工程師,已經分別在紐約及巴黎受訓。這項全歐罕見的微電子研發、生產計畫,將創造包括中下游供應商在內的四千個工作機會。

美國加州的「精進微電子設計公司」(AMD)也有意在此投資一個二十億馬克、一千四百人的矽晶片工廠。

「無知之谷」經濟起飛

德勒斯登,這個距捷克邊境僅四十公里,在東德時代因只能接收兩個電視頻道,而被德國人戲稱「無知之谷」的城市,將成為二十一世紀德國的矽谷。

路旁,一面競選海報上,「德東經濟起飛」字樣,在陽光下特別醒眼。

德勒斯登只是德東經濟起飛中的一個代表,與波蘭接壤、將柏林市包在中間的布蘭登堡邦,也有相似的景況。

「我們每天都有開工典禮!」布邦經濟促進公司的負責人亞布瑞特布萊姆,雄心滿滿地細數布邦吸引到的大投資;德國BASF化工公司的漆工廠、德國赫利茲文具的辦公室器材工廠、法國艾爾富石油的煉油廠、德國BMW和英國羅斯羅爾合資的飛機渦輪廠,甚至還有南韓三星的電器廠。

「五百個國內外企業有意在此投資,總投資額高達四百二十億馬克,新工作總數超過十萬人!」前一天還接待來自台灣代表的布萊姆,對擁有全德最大森林、最多湖泊面積的布那未來,一點也不擔心。

走出這棟東德時代美、俄雙方密談交換間諜的兩層建築物,一方的烈寧茲湖清幽靜雅。在右轉通往布邦首府波茨坦的林蔭大道兩旁,空蕩蕩的是殘破的蘇聯軍營及軍人住宅。今年八月俄軍才剛全數撤離,西德圖森鋼鐵機械公司,就成為這片三十公頃土地的新主人。不久之後,這條已經被俄製坦克及四十公噸軍用卡車壓壤的道路,將是東德俄製武器拆解後所再生鋼鐵產品的重要輸送線。

各種研究數字顯示,德東經濟正在起飛。

德東今年的國內生產總額將成長六到八個百分點,每人投資比例也首次明顯超過西德,營建業一枝獨秀,成長率已達兩位數,其他如鋼鐵、電子、食品業等十八個行業,也都有小幅成長。

今年,柯爾總理「拿著釘鎚和鐵鍬」出入德東的五個新邦,這裡破土、那裡奠基,每次講演都不忘提及統一四年來,德國政府在德東地區的建設成果;三分之一的高速公路路面已經更新、十萬戶住宅的建築許可已經發出、最新的數據式電話網路已經鋪設完畢、新幹線的電軌已經接達大多德東大城、三分之二的新邦同胞都已經出國旅行……,「比東德社會主義四十年的建設還多」,柯爾難掩他的驕傲。

如果說,經濟成績單是選舉致勝的必要因素,那麼薩克森邦、來自西德的邦長畢登克夫(自民黨)及布蘭斯堡邦、被指控與前東德秘密警察有關係的邦長史脫普(社民黨),同時在九月初邦議會選舉中,以五八.一%及五四%的高票連任,就是一個證明。

工業鐵三角

而兩個新邦的發展,都植基於得天獨厚的先天條件。

德勒斯登經濟研究所所長約根里德勒在過去東德高幹招待所居高臨下的別墅辦公室中,分析了德勒斯登多面向的工業傳統及結構。

他指出,十九世紀以來,由紡織業起家,到紡織機械、機械、加工、汽車工業,德勒斯登印證了歐洲中型工業城市發展的模式。「再與西南方有「德國曼徹斯特」之稱的顯密次市及西邊的商展之城萊比錫,形成薩克森邦的工業鐵三角;加上一向為邦政府所在地,老城巴洛克建築及文化重要性,使得德勒斯登有美麗的居住環境。」來自慕尼黑的里德勒肯定德市的發展潛力。

更重要的是,德勒斯登的居民習慣了與工業化的過程相處。西門子記憶晶片工廠計畫的負責人艾格斯也證實,西門子於九三年底迅速決定在此建廠的兩個主要原因,就是「這裏有良好的中型廠商供應網及優秀的高科技人才。」五所技術大學、工業專門學院及工業研究所,使得德勒斯登在東德時代就是微電子中心,「雖然與西德的水準差了兩三代」,艾格斯表示。

西門子德勒斯登電信產品總經銷的負責人赫姆費爾德曼,以自身經驗,說明東德高科技人員由於普遍具備通識性的理論底子,在轉型過程中所面對的困難,技術面的少,人性面的多。「以前,是一個分配式的社會,人們完全不知道什麼是價值。」五十八歲的費爾德曼慢條斯理地比較,「今天,你得自已找顧客介紹產品、參加商展,說服他購買你的產品。」在這名始終堅守電信科技崗位的老兵眼中,作為市場經濟人最難的一點,在於市場行銷和全球性的系統思考。

布蘭登堡邦的景氣,則主要靠接近柏林的地利之便,在這個有三百萬人口、三個國際機場、英文學校、滿溢世界資訊的大都會周圍,有一圈所謂的「脂肪環帶」,五八%在布邦投資的企業集中於此;十萬名布邦居民,每天通勤柏林,減輕了布邦的就業市場壓力。

一九九八年柏林將真正成為首都,一九九九年與布邦合併,「對我們只有好處」,經濟促進會的布蘭姆表示。由於接收柏林垃圾、提供柏林電力四六%的布邦,每平方公里平均人口密度只有六十人,單獨規畫各種公共設施成本太不划算,因此布邦期待「共同土地利用計畫」的實現,「到時,企業稅屬同一系統,我們就不用和柏林搶投資客戶了。」布蘭姆說。

但是,德東經濟起飛,在熟諳德東發展、用廣角鏡頭觀察的專家眼中,卻只是「表面的繁榮」。

「因為德東的經濟起飛,並不是自主性的,而是依賴大量西德補助。」柏林的德國經濟研究所景氣部部長海納法拉斯貝克,一句話點出問題的癥結。每年由西德轉移到德東各邦、各地方用以鼓勵投資(財務優惠補助高達投資額三0%)、支付社會保險的金額高達一千六百億馬克,「就好像是輸血一般,一旦停止,就會造成休克!」法拉斯貝克比喻得傳神。

「要工作,不要救助」

「營建市場、汽車展示屋、銀行、餐廳等服務業的蓬勃,並不能取代工業的價值。」法拉斯貝克說。而德東工業的生產力只及西德三0%,外銷產品不具國際競爭力,每千名人口中從事工業的比率為四0%,只及西德的一半。整個德東加工業的總生產額,還比不上賓士汽車一年的營業額。「整個問題是結構性的,和景氣沒有太大關係。」法拉斯貝克強調。

不過,儘管三分之二的德東人承認,統一後個人經濟狀況有改善,卻對整個德東前景抱持懷疑態度。最直接的因素,就是大量失業人口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至一百二十二萬,更嚴重的是,七一%的工業人口找不到工作。

專家對各新邦由一四%到三三%的高失業率,一致認為短期內完全沒有辦法解決,唯一可以「安慰」的 德東失業率將在今年降到谷底。」德勒斯登經研所的里德勒士搖頭苦笑。

四十歲的雷爾曼太太,兩個月前進人德勒斯登西門子晶片工廠人事部擔任文書處理。她憶及統一後,工作了二十三年的電纜工廠易主,由她負責執行裁員的情景:「我得先請年長的同事辦理提早退休,發放遣散費,最後,再把自已裁掉!」雷爾曼太太似乎還未從這個痛楚的震盪中完全恢復。

現在,有了工作,即使薪資只及西德同仁的八七%,但她說,「我再也沒有生存的憂慮了!」喜色中仍帶著幾許謹慎和緊張。

不是所有的人像雷爾曼太太一般幸運,尤其是德東婦女。在過去九0%東德婦女有工作的情況下,目前平均高達六0%以上的婦女失業率,成為德東一個沈重的難題。

本著「要工作,不要社會救助」的原則,全德在所謂「創造工作措施」下,成立了四百個輔導就業協會,由國家、各邦、各地區共同資助第二就業市場的工作機會。為期一年的支薪工作,包羅萬象,特別屬於德東的有拆屋,整頓舊工廠、伐林、園藝及照顧老人等社會服務。

紅色的地上電車,由柏林東南荀納費德機場站軌道,慢慢西向駛行。乘客很容易在沿途綴滿野花的草原夾雜稀疏住屋、大型購物中心工地、大片破舊工廠與櫛比鱗次的五層出租老式住宅、川流不息高速公路之間,分辨出由昔日圍牆分隔的兩個世界,「德東經濟要真正起飛,」耳際響起法拉斯貝克博上的預測,「恐怕還要十至十五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