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末路倫理

文 / 蕭富元    
1994-07-15
瀏覽數 11,750+
末路倫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哀樂倏變。解嚴、解報禁、黨禁等自由化里程開始之後,台灣社會一時籠罩濃烈的樂觀情緒,相信威權政體結束,終將為社會帶來現代化的自由生活。然而,距此樂觀情境不過七年,預期心理落空,因社會脫序亂法而產生的怨思不滿,將當初一派天真的樂觀掃空,甚至不由然升起強烈的絕望感。

熱情冷卻後的冷漠,波詭雲譎,社會自我觀念極度擴張,公民意識卻蒙昧不興。像是遽盪在鐘擺的兩極,缺少一個均衡諧和的中道。文化觀察家甚至悲觀地比喻,台灣社會像是坐在一列失速的火車上,不知道何時會出軌傾覆。

哲學思想家勞思光深刻地思索,二十世紀是一個充滿幻滅感與迷失感的世紀,現代文化在巨大的危機之中。而處在二十世紀末,台灣社會也出現現代文明的危機困境。

「富而不治」

大環境悲觀虛無,從自殺率的逐年成長可以看出,社會彌漫頹廢寂寥的無力感。據警政署統計,平均每天有五到七人死於自殺,而歷年犯罪人口的比例也以倍數增加。

孜孜營營於自由民主的心累了,旺盛的生命活力,如今顯得有些疲軟不振。念舊的人更感歎倫理道德淪喪殆盡,「愈走愈迷失了」。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