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承受不能承受的哀-悲傷治療

文 / 何文榮    
1994-06-15
瀏覽數 15,950+
承受不能承受的哀-悲傷治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近來發生的華航名古屋空難帶走二百六十二條人命,千島湖事件「冤死」三十二人。海霸王餐廳、論情西餐廳、神話世界的火災、健康幼稚園遭火燒車,以至多年前的日月潭翻船事故,每一次的事故總有一些不幸的傷亡。根據統計,台灣地區每年因意外事故的死亡者將近一萬五千人,這些不幸常化約成媒體上的數字,死了幾個,傷了幾人,損失多少,賠償如何;而真正的不幸和悲傷往往沈落在那些被摔破、被燒壞、被翻覆、被撞毀的家庭中。

深沈的傷痛

就像白先勇小說「一把青」裡女主角的憤怒與悲哀:「他知道甚麼?他跌得粉身碎骨哪裡還有知覺?他倒好,轟地一下便沒了……,可是我卻還有知覺呢。」罹難者走了,剩下的全留給有知覺的家人來感受。

剩下的是甚麼?要知覺的又是甚麼?

致力於環境心理學研究的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所長畢恆達認為,「一個人就是一個世界」,他有他的人際網路、生活舞台、發展中的故事情節……。可是他一走就把他的世界帶走,也帶走和他人共築的世界;和他有關聯的人就不得不去接受網路的中斷、舞台的破洞,還得重新調整平衡,或是修補破洞。所以,一個人的死亡不只是一個個體消失了而已。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