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這個世代,為何再努力工作卻依然貧窮?

體制和結構的失能,讓我們只能窮忙…
文 / 陳信佑    攝影 / 賴永祥
2016-10-15
瀏覽數 214,950+
這個世代,為何再努力工作卻依然貧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又窮又忙,大概是許多現代人的生活寫照。

在《紐約時報》任職22年,曾獲普立茲獎的記者大衛.K.謝普勒(David K. Shipler),在新書《窮忙:我們這樣的世代》中刻劃美國社會的貧窮現象。花費數年跑遍美國各州,採訪十多個家庭,他發現儘管「窮忙族」努力工作、勤奮兼差,生活依舊困頓。

為何努力工作卻無法脫貧?謝普勒指出,社會體制和結構(比如教育、醫療、家庭、薪資結構……)失能,是再製貧窮的主因。唯有正視貧窮、釐清問題的根本,才能擺脫貧窮。

不只美國,在工時拉長、薪資倒退、貧富差距擴大的台灣,「窮忙」也是必須正視的問題。謝普勒的報導不只為美國社會敲響警鐘,更值得台灣借鏡。

窮忙族特徵:低學歷、女性、單親

究竟是哪些人在窮忙?謝普勒採訪後發現:低學歷、女性、單親者,窮忙比例似乎偏高。他援引一份調查指出,自1980年代起,高中畢業和大學畢業的薪資差距有擴大趨勢,說明想從事待遇優渥的工作,學歷是關鍵因素之一。

「教育就像資本,擁有愈多,就能得到愈多。」謝普勒認為,學校是系統化學習技能的重要組織,當就業市場惡化時,沒有好學歷或技能,工作機會將變得更有限,也只能從事低技術的入門工作。

再者,社會對女性的性別歧視,也是造成貧窮的主因。在謝普勒訪談的所有貧困家庭中,雙親及單親家庭分別占39%及61%,其中單親父親的比例為10%,單親母親則為51%。

換言之,失去父母其中一方支柱,單親家庭比雙親家庭容易陷入貧困,且單親母親的窮忙問題更嚴重。謝普勒指出,職場對女性充滿「懷孕歧視」,加上傳統價值觀認為照顧子女是女性天職,許多離異的貧困家庭不會從父親那得到足夠的贍養費。

於是,找不到正職,又須撫養未成年子女的母親,只能到處打零工。這類兼職工作不僅工時長、待遇低,單親媽媽遂陷入又窮又忙的處境。

貧窮的惡性循環

對底層勞工而言,低薪工作只能維持最低生活水準,即使多兼差也難以脫貧。因此,貧窮開始惡性循環,從父母世襲到子女。比如說,貧困家庭買不起醫療保險,甚至沒遮風避雨的家,小孩也出現營養不良現象。

貧窮對教育品質的影響更明顯。美國學校主要仰賴地方財政稅來支應經費預算,若位在貧困社區,徵收的稅少、學校經費自然也少。同樣在紐約州,最富有學區的學生,每年享有13680美元的政府補助,但最窮學區的學生,每年只有7100美元,差了一倍。

謝普勒發現,貧窮孩子的輟學率、不及格率都高於平均,老師也經常對教學感到無力。事實上,這不只是學校因素,更與家庭教育相關。

「哈佛學前教育計畫」的研究指出,父母的養育技巧和孩童的表現能力有關:學齡前,父母若能提供子女適當照顧及訓練,孩子的行為問題將會減少,也更有能力和同儕建立關係。然而謝普勒訪談的家庭顯示,經濟底層在養育子女時,容易遭到許多困難,例如請不起保母、沒時間陪伴子女,甚至許多父母本身有酗酒、嗑藥、暴力等問題。

全方位的改善貧窮

英國作家薩爾曼.魯西迪(Salman Rushdie)曾說過:「壓迫是一襲無縫的衣裳。」若將貧窮視為一種壓迫,恐怕很難清楚定義這股壓迫的界線、開端與終點。

「貧窮是一系列的困難所造成,」謝普勒認為,貧窮由許多問題交織而成,例如剝削勞工的資本家、欺騙窮人的官僚、階級化的教育體制、充滿歧視的就業環境……這些問題相互影響、加劇,即便解決其中一個,仍舊無法根治。

問題是,該怎麼做?謝普勒指出,全方位的解決方法很重要。一個貧困家庭,可能同時面臨就業、薪資、教育、醫療、居住等各種難題。「政府最能夠影響窮忙族!」他一語道破政府的角色,比如提高基本薪資、計畫性的就業培訓、健全公共醫療保險體制、改善公私立學校資源不均問題等,政府或政策能發揮的影響力,遠大於企業或慈善機構。

要脫貧,勞工的參與更不可少。謝普勒強調,愈多人加入工會,愈有能力向資本家談判,例如提高工資、改善內部升遷機制等。

如同謝普勒所言,在貧窮邊緣的工作者,是國家繁盛與否的關鍵,他們日以繼夜地辛勤勞動,支撐起國家的運作。這群人脫貧,國家才會更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政治經濟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