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值得經營的國家-王飛看智利

文 / 林蔭庭    
1994-03-15
瀏覽數 15,150+
值得經營的國家-王飛看智利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問:請談談我國與智利關係的近況。

答:皮諾契當政時代,在國際上非常孤立,美歐制裁他,因為他極權統治,蘇聯為首的東歐集團也抵制他,因為他反共。只有中共政權,為了與蘇聯抗衡,並掌握南極戰略要點,加上打擊孤立中華民國,不惜犧牲意識型態的差異,跟他非常要好,大量援助。所以皮諾契當政十七年中,我國與智利關係無法改善,直到文人政府上台後,雙方實質關係才大幅增進。

台灣是智利在亞洲的第二大貿易伙伴,智利也是我國在中南美洲的第二大貿易伙伴。去年我國對智利出口總值約為二億二千五百萬美元,我國自智利進口總值約為四億九千四百萬美元。

去年十月二十四日,此地銷路最大的「第三報」,登了一項民意調查的結果,其中問到「你認為智利應不應該不顧中共阻撓,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六二%的受訪者回答「是」,一三.一%答「否」,二四.一%不知道,可見一般民眾對中華民國的好感。

以我國重返聯合國案為例,智利政府因顧忌中共,不便公開表示,但許多政要、國會議員、學術界、新聞界人士,私下都非常贊同。在這麼困難的情況下,去年十月,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皮沙諾,在聯合國的全體會議中公開表示支持我國參與聯合國。這背後有許多折衝過程,不能細表,但他面對強大的內部壓力仍如此表示,其是非常難得的道義之交。

盼雪中送炭

問:政府是否提供你足夠的配合,以推展中智關係?

答:做為駐外人員,我們的職責就是把我們看到、想到的、也在國家能力範圍所及的,不斷提供給國內。至於國內是否重視、積極有效地提供支援,不是我們能掌握的,因為它要全盤考量,有效運用有限資源。

問:目前你們最需要哪方面的支援?

答:我們需要的不是硬體設備,而是當智利遭遇困難時,我們如何及時有效提供能力範圍內的協助。

譬如,最近歐洲為保護自己農業,限制智利的水果進口,讓它遭到重大挫折;國際銅價因供過於求,前年開始大跌;魚粉方面,秘魯最近大量生產,廉價傾銷,智利受到影響;木材出口受環保人士批評;工會也興起……。

智利希望我們雪中送炭,他們不要多,只要增加一點點水果進口配額。我們與韓國斷交前給它的蘋果進口配額,能分給智利幾百噸就夠了。再如葡萄,只要每年台灣不產葡萄期間或新年期間開放一點,意思一下嘛!上回我們同意智利白桃進口時,這裡報紙都是頭條登出來。稍微施以小惠,就能得到友誼。我們在這裡作戰,需要武器啊!

另外,因智利是霍亂疫區,我國現在限制他們鮭魚進口。但疫區在北部,養殖區在遙遠的南部,去年衛生署張博雅署長來看之後,對他們的養殖衛生標準放心了。若在檢疫方面無顧慮,儘早開放進口,對消費者、對中智實質關係的提升都有利。

當然,現在外交工作是整體的,不能為了達到外交目的,硬要經濟或農業主管機關犧牲本身原則。不過,對智利這樣無邦交、但極具發展潛力的國家,如何透過經貿關係的加強,讓它更重視我們,這是最重要的。現在兩國無邦交,事倍不見得功半,要尋找共通點增進雙方利益,這些力量累積起來就很可觀。而且,一旦我們進人GATT後,就有義務開放市場,到時人家就不領你的情了。

外交也要分散市場

問:你認為政府對中南美洲是否夠重視?

答:一般駐外使節有個通病,認為「我這個地方最重要,是全世界的中心」。我儘量不犯這毛病,智利只是對外關係的一環而已,何況它是在「地球的末端」。至於智利是否重要,要由政府各階層主持對外關係的首長來做全方位的衡量。

我們駐外人員經常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舉例說,智利與我們無邦交,中共對我們動輒打壓,而且,他們的經貿實力至今雖沒有我們強勁,最近也急起直追,在智利的投資額比我們多,數字是很現實的。

有人認為政府較重視美歐。基於歷史和國際政治因素,不可否認,美歐確實重要;智利和許多國家心裡完全支持我們參與聯合國,只是礙於中共,不能打破框框,而且也要看歐美大國的態度。

但是,我們不能把全部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不只商品,政治和學術都要分散市場。

拉丁美洲是很特殊的區域,地大人多,但普遍有貧窮、貪污、販毒、行政效率低落等問題。以我國現有的資源,不可能與每個國家等量齊觀發展關係,但起碼做選擇性,像墨西哥、智利、阿根廷、巴西幾個獲國際肯定的國家,不妨多下一點心力。

今後智利一定會繼續民主政治和發展經濟,亞洲有四小虎,有人說智利也算是一隻虎,經濟充滿活力,只因偏處世界末端,一般人過去對它不瞭解。

問:智利與亞洲國家發展關係的前景如何?

已向亞太發展

答:地理上,智利東部是安地斯山,與阿根廷等國隔開了,他們把自己當作太平洋國家,今年將進入亞太經合會。尤其最近意識到美國經濟不景氣,歐洲經濟更是困難,希望拋棄對美歐的倚賴,唯一出路是向亞太發展。

比如說,它是南美交通的門戶,可做為進入其他南美國家的跳板。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去年就率領一百多人的工商訪問團來,最近花了七百多萬美元買下大樓,供大使館和商務機構用。日本則是它在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在南部蒙特港租下整個碼頭。智利是拉丁美洲的明日之星,已有很多亞太國家注意到它的重要性。

(林蔭庭採訪整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