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鮭魚穿梭辦外交

文 / 林蔭庭    
1994-03-15
瀏覽數 18,800+
鮭魚穿梭辦外交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相信嗎?如果有一天,你在台灣某餐廳的自助吧台上取用了智利來的鮭魚片,你可能正為「重返聯合國」略盡棉薄。

聽來似乎匪夷所思,但全球第二大鮭魚產國智利,亟欲攻掠台灣市場;相對的,我國又急需藉經貿力量掌握外交籌碼,拓展國際疆土,兩國為此正在交涉琢磨中。

「鮭魚外交」也恰為我國近年「經貿換外交」的策略,下了標準注腳。

天然資源豐饒的智利,向為全球銅礦和魚粉的首要出口國,近十年又興起了鮭魚養殖業,推廣這種高蛋白質、低膽固醇的魚類,如今已有六十三家養殖公司,是僅次於挪威的鮭魚產國。去年智利鮭魚外銷約二億八千萬美元,約占智利非傳統性出口值(不含銅、鐵等傳統性產業)的九分之一。

受霍亂疫情干擾

智利南部的艾森港,雨霧繚繞,清綠的山腳下,是一畦畦鮭魚養殖田。披著雨衣的工人散灑魚食,黑中帶墨綠的鮭魚在池裡翻騰搶食,閃著銀白色的魚肚;頗有「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的漁家情趣。

嗜食生魚片的日本人是智利鮭魚的最大買主,日本甚至在此擁有幾個養殖公司。一群日籍進口業者和漁業記者,鉅細靡遺地探詢各種養殖和銷售資訊。

然而,台灣消費者尚無緣品嘗智利鮭魚,由於智利目前仍被聯合國衛生組織列為霍亂疫區,我國法令禁止該國生鮮漁產進口。

我國是全世界唯一以霍亂為由禁止智利鮭魚進口的國家,智利鮭魚業者和主管官員對此多表不解和不服。他們異口同聲指出,該國國土狹長如帶,霍亂病例發生於與秘魯交界的北部邊境,鮭魚養殖區則集中於南端,與疫區相隔兩千公里之遙(約有五個台灣長),並未受疫情干擾。

「如果衛生標準嚴格的日本和美國都能進口智利鮭魚,台灣應該也能,這是合乎邏輯的。」一位養殖廠的經理說。

智利鮭魚的日本代理商Uehara指著養殖場周圍的山水說:「鮭魚養殖可以當作一個國家的生態指標,必須有純淨的水質、良好的水土保持,才有條件發展這產業。」而智利的人口集中於中部,工廠多在北部,人煙稀少的南部還未遭到污染,成為養殖業的優勢。

智利之所以積極探試台灣鮭魚市場,與最近外貿出現的低潮有關。

我國駐智利代表王飛分析,智利近來銅礦、魚粉、水果的國際價格都有下滑之勢,經濟遭遇難題,對台灣市場因此寄望更高。智利鮭魚業者和主管官員,近來即為此多方設法。

國內單位看法不一

我國衛生署長張博雅去年八月曾應邀赴智利訪問,實地參觀鮭魚養殖區和處理廠。她表示,霍亂弧菌在攝氏十五度以上才能繁殖,而鮭魚只能在低溫和乾淨的水質中生存,「智利的養殖環境看起來不錯,應該沒有問題。」

隨行的衛生署檢疫總所所長吳聰能進一步解釋,台灣地處亞熱帶,霍亂弧菌容易繁殖,五0年代一度大流行,當時銷到日本的香蕉,運送途中都被傾倒至海裡,至今餘悸猶存,所以採嚴格防治。目前我國對霍亂疫區的認定是以國家為單位,一國境內只要某處發生霍亂,就視為疫區。

然而,吳聰能表示,智利情況特殊,「遲早要打開這門。」該所目前正在搜集美日等國的相關法令做參考,並研擬將法令修改為「距霍亂源若干距離內才算疫區」,或許能打開這個結。

我國農委會卻另有看法。漁業處海洋漁業科長沙志一認為,台灣現在已接受挪威等國進口鮭魚,並不在乎多開放一個國家;但聯合國衛生組織對霍亂疫情的判定自有其道理,而且,萬一智利鮭魚帶進病菌,購買我國漁產品的國家又採嚴格檢疫標準,即會連帶影響到我國外銷,損失就大了。

至於我國駐外單位,自然希望在衛生無虞的情況下,早日放行智利鮭魚。王飛直率地說:「我們在這裡作戰,需要武器啊!」尤其大陸民眾目前還普遍無力消費鮭魚這偏貴的產品,這正是台灣的利基。

外交部中南美司司長藍智民則持另一觀點。他表示,這個問題對內牽涉到衛生檢疫的國家利益,對外則是外交關係的推展,中智關係目前已到了我國希望有所突破的階段,倘若智利能提升我方駐智單位的層級,我國才會考慮「犧牲若干國家利益」做為交換。

鮭魚成為外交使節

「鮭魚外交」的成敗未卜,但論及目前的中智關係,我國駐智人員的確多表不滿意。雖然我方代表處名為「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智利官方都將其完全定位於經貿性質,對口單位Prochile只是該國外交部國際經濟關係總司下的一個組織。智利外交部即使有事聯絡我方人員,都只限於電話方式,避免見諸文字。

一位辦事處人員感慨地舉例:「日本大使在此姿態很高,絕少參加應酬,但天皇生日大使館辦酒會,照樣冠蓋雲集。」除了因為日智兩國有邦交之外,自一九九一年起,日本已是智利最大的出口市場,在智利境內也有鉅額投資,影響力與日俱增。鮭魚業就是一例。

智利南部小島奇洛野上,一家鮭魚養殖廠的員工拉開長布條,日文寫著「歡迎光臨智利」。一位主管解說,因為雌魚肉質較鮮美,他們運用科技大量繁殖雌魚苗,並設法延後牠們的發育期,以免養分都被生殖器官吸收。他認真地對買主說:「你們要什麼,我們就能做什麼。」另一家處理廠中,白袍白口罩的員工,針對美國、日本等國買主的要求,做不同的切片和包裝。

與台灣相似,智利完全是個外銷導向國家。不同的是,台灣身處獨特的外交境遇,「經貿牌」雖然褒貶各半,都是目前最有力的武器。中智的鮭魚貿易前景未可知,但卻是經貿外交具體而微的一例。

遙想智利海邊圍池中的鮭魚,在現代養殖科技下,永遠回不到故鄉去產卵、孵育後代。而牠們大概也料想不到,有一天或許會穿越太平洋,成為中智兩國間小小的外交使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