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以眾為我,歡喜融合

文 / 星雲    
1993-11-15
瀏覽數 6,850+
以眾為我,歡喜融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三七年的蘆溝橋事變點燃了抗日的砲火,那年我十歲。不久,戰禍延及家鄉揚州,我的外婆劉氏見情勢危急,趕緊召集家人開會磋商,決定去留,沒想到一個個都爭著與家園共存亡,在僵持不下時,外婆的一句話令我們茅塞頓開:「大家不可以同歸於盡啊!」

何必同歸於盡

十二歲那年,我將出家的意願告訴母親,她噙著淚水說道:「李家這顆樹上結的三顆果實,就看你這一顆怎麼紅了!」及至和母親睽違四十餘載,再度見面時,我問母親:「當初您怎麼捨得讓我出家呢?」她說:「家鄉的文化教育落後,留你在家,恐怕會誤了你一生,何必同歸於盡呢?」

出家後,我曾到各處的名山古剎參學。記得我們曾經上書院方,建議設立運動場,糾察老師不但不接受,還要全班罰跪,以為懲誡。為了不希望「同歸於盡」,我勇敢地獨往負擔,以免大眾受罰。另外一次,全班同學以繳白卷來抗議老師授課不講究方法,教務處追究原因,我自願前去認過,代眾接受處罰,以免大家「同歸於盡」。

離開佛學院的時候,許多同學部爭著去有名的大寺做當家住持,我卻一個人跑到農村去弘揚佛法,一面在田莊耕作,一面在國民小學教書。因罵我覺得何必都走同一路線,佛教的僧才種子應該散播十方,不要死守一處。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