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的侏羅紀公園在那裡?

文 / 牟敦剛    
1993-10-15
瀏覽數 8,750+
台灣的侏羅紀公園在那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有兩件較大眾化的生物科技事件。為人們津津樂道。

一是六百年前我國就發現具有醫療功效的紅麴菌,經多家日本食品公司開發,而有八重墻公司推出「生物技術」紅麴清酒「續青春」。酒中所含紅麴菌的特殊代謝物,具有降低血膽固醇、降血壓和降血醣的療效,已是不爭的事實。

再就是史蒂芬史匹柏的恐龍電影「侏羅紀公園」。這個故事成功地顯示,人們對恐龍世界的遐思,終於隨生物科技的持續開發與突破而呈現在我們的面前。未來克服愛滋病的肆虐、癌症的.防治、甚至侏羅紀恐龍的重生,都將要仰賴生物技術前導的生命科學。其在科技資源和管理上所需的投資與規模,會使登陸月球的「阿波羅計畫」變得微不足道。

美國堪稱全球生技界的恐龍,其擁有一千三百家、八萬餘從業人員的新生物技術企業,每年仍以五十家的速度成長。這個已近二十「妙齡」的超級智慧與技術商業化網路,每年投入一千一百億元台幣進行研發,衍生的產值亦已成長至二千二百億元台幣(約等於一個默克藥廠)。

雖說美國式的資本市場提供了良好的發展環境,美國政府三十年來於生物和生命科技研究持續投下巨資,才是真正的原動力和保護傘;去年一千億元台幣的生物技術預算,占政府非國防研發總預算的二0%,政產雙方在研發經費的總投入值占GNP的千分之一.六。美國政府與人民似乎仍不放心,一九八0年國會立法,將政府資助研究而取得之專利權,轉讓與原研發單位,以提高其技術移轉誘因。一九八六年更確認特定範圍之外的專利可以獨家移轉營利事業,以提高產業界進一步商業化投資的意願。

走出自己的路

我國的生物技術產值,誇張的估計約為一百二十億元台幣,總研發經費二十二億元(政府投入絕大部分)。由於我國民間生物產業受限於其傳統、家族和內銷的弱勢色彩,即使膨脹後的投入數字亦僅及政府研發總預算的七%,更只是GNP的千分之零點四。

倘若科技政策的目標在於富國強民,進而貢獻人類,那麼在「恐龍」腳下如何走出自己的路,的確是我們的當務之急。政府主管部門為了便利報告,常以「落後先進國家的年數」作為關鍵技術產出的績效指標。以今日迅捷的資訊、不斷回流的人才、迎頭趕上的硬體條件,更迫切需要指標的恐怕不是科技本身,而是其賴以發揮的架構、制度、管理等效率「零組件」。

除了虛心參考和引進美國的務實作法及其「人為本」的科技計畫管理方式,如何妥為運用我國活力充沛、網路靈活的中小企業,和確實整頓掌握資源卸低調研發的公營和專賣事業,都是重要的制度和架構課題。過程合法的科研計畫評審、會計和考核作業,事實上增加了更多的間接成本,而未來得到的恐怕是僵化和保守的新一代科技「雜貨店」,而非科技「火車頭」。

為了成就吾人的「侏羅紀公園」,我們必須走出自己的路才會有生存空間。著重既有基礎、整合性強及比快的「技術導向」產品開發策略,方能尋回自己的「續青春」空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