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的根本危機在那裡?-在人民的冷漠

文 / 高希均    
1993-09-15
瀏覽數 12,050+
台灣的根本危機在那裡?-在人民的冷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不是危言聳聽

台灣的政治鬥爭一波接一波;台灣的選舉一年接一年;在法治與民主二者都殘缺下,台灣的不確定感一陣又一陣地加深;台灣的危機一層又一層地擴大;台灣的二千萬人民一天又一天地陷入民意受到重現,民意受到忽視的迷惑之中。

這不是危言聳聽,這是一九九三年台灣的寫實。

當政界與商界居高位者,時時刻刻在赤裸裸地爭權奪利之際,其結果就是慢性地、公開地在謀財害命--謀自己之財,害國家之命。

台灣「經濟奇蹟」所放射的光芒已日薄西山;所號稱的「政治奇蹟」工程,在構建的中途就頻頻偷工減料、弊病百出。

愛護台灣前途的人、關心中國命運的人,應當要一起來認真探討當前台灣的危機。

(二)六項衰敗因素

從一個政權的興亡到一個國家的盛衰,近代歷史所顯示的事實是十分明確的:

(1)施政與民意相違背,人民的生活未有改善。

(2)政府部門(包括國營事業)貪污腐敗,社會公平與正義消失。

(3)高層官商(包括民意代表)勾結、貧富差距擴大。

(4)當權者獨裁攬權,民主、法治難以建立。

(5)政府肆無忌憚、擴張軍力。

(6)社會福利支出過於龐大,發生嚴重財政危機。

即以最近三年熟悉的事例來看,不論蘇聯的崩潰、東歐的解體、美國布希的連任失敗、日本自民黨的下台,都逃離不掉上面失敗的軌跡。對執政者非常殘酷的一個現實是:只要上面任何一項發生,即足以遭遇到被選民拋棄的厄運。如果數項同時發生,不僅政權要喪夫,國家也要面臨崩潰。

(三)失敗的種子

從上面泛舉政府失敗的六個因素來看台灣政局,其中二項錯誤我們的政府沒有犯:人民生活未有改善、軍力漫無顧慮地擴張。然而其他四項,正以不同的速度日漸蔓延擴散。否則民進黨就不會在本屆立法院擁有近三分之一的席次,新黨也就沒有發展的空間,以及成立的必要。

在去年立委選舉中,雖然頻遭國民黨的封殺,王建瑄與趙少康分別以最高得票率及最高票當選,原因無他,選民就是要選出正義的化身,來為他們發言。

筆者在海外讀到國民黨十四全的報導,整體的印象是:當權派在掌握了絕對多數之後,仍然缺少對極少數非當權派的容忍。票選十六位中常委的全額連記,更表現出沒有折衷善意。從整版的新聞中,讀者只體會到這百年老黨最擅長的還是內鬥而不是包容,開這個會最大的目的還是為自己搶位,而不是為人民做事。

聯合報記者陳世耀對十四全有一段極為生動的評論:「十四全整個權力改組,呈現的是中下層不涉關鍵的職位可以有民主的「實質」;上層負責實質決策權者只能有民主的「形式」,中央操控的心態未變。下層民主,上層操控,國民黨似乎創造了罕見的「上空」民主模式。」

政冶儘管是殘酷而骯髒的,但在一黨之內,終不能沒有誠信、沒有倫理、沒有是非。國民黨內部失敗的種子,今天已經擴散到難以收拾。

(四)冷漠是最大的危機

台灣的危機還不在於國民黨本身的不爭氣。事實上,民進黨與剛成立的新黨,應當構成國民黨遲早不得不改革的動力。

台灣的危機,也還不是在經濟領域,儘管近年來中小企業出走,大企業投資意願低落,今年經濟成長率已二次向下調整,但是我個人相信,只要讓民間企業有發揮實力及潛力的誘因及空間,台灣經濟的前景毋需過分悲觀。

台灣的真正危機也還不是在那些大家熟知的問題上:如利益輸送、金權勾結、工程舞弊等等。這些本是政風敗壞的結果,現在當然也變成了積疾難返的原因。

台灣的真正危機在於:除了少數意見領袖及知識分子之外,絕大多數的人民、在絕大多數的時間裡,對公眾事務的冷漠。西方社會有所謂「沈默的大多數」,而台灣都有「冷漠的大眾」,這也正是上期本刊中南方朔所指出的:「台灣得了集體冷漠症」。因此,我們不得不宿命式地承認:有冷漠的國民,就有缺少紀律的國家。

只有在四年(或六年)選舉投票的時刻,才關心國是是不夠的,那只是在那一刻來表達支持或否定。國家的施政是日積月累的結果,如果大多數人民,或者大多數民意代表,真是持續不斷嚴格地在監督政府,台灣社會怎會在今天出現這些極端不合理的情況:

.有超過一萬美元的每人所得,但只有第三世界的生活品質。

.台北市有多家國際第一流的五星級旅館,但台北市的人行道卻比大陸任何一個大城市破落。

.重大工程幾乎一定有特權介入,也就幾乎一定有舞弊;即使受到揭發,也常常是「大幅報導,小幅處理」。

.一個普通收入家庭,窮畢生儲蓄,也讓以在市區買得起自用的住宅。

.當政者花盡心思所要推動的施政(如開拓國際空間),常常不是一般人民認為最迫切需要的(如交通、肅貪)。二音的差距不容再忽視。

這些大家熟悉的實例各別反映出:公共建設的嚴重落後、市政的低效率、對特權介入的束手無策、財富分配的不均,以及執政者未必知道真正的民意在那裡。

(五)二千萬人的自覺

面對上述這些缺陷,再加上泛政治化帶來國家認同、省籍情結等的衝突,生活在台灣的二千萬人民,只有透過自覺,才能挽回頹勢,很顯然:是我們的冷漠,助長了社會紀律的敗壞;是我們的縱容,才使少數政客的挑撥得逞。因此,在過去威權體制下養成的「冷漠」,一定要在多元化社會中提升成「參與」。讓我們這些老百姓坦白地承認:

(1)我們過於短視與自私:像當權者與既得利益者一樣,我們又何嘗不時時刻刻只看到自已一時的利益?我們又何嘗肯願意多付一分稅,願意少一分政府的津貼?除了在投票時,表現了一些自主性外,我們也極少關心公眾事務。只有「利益團體」才關心它們自身的利益。代表大家利益的「國會觀察基金會」,就因為缺少公眾的資助,陷入難以為繼的處境。

(2)我們過於自愛及自保:像所有那些想討好當權者一樣,我們又何嘗敢、何嘗肯「對有權人說實話」?過去是「明哲保身」,當前是「趨炎附勢」。我們太缺少自尊與自信了。

(3)我們過於聽話及健忘:對上層所宣稱的、所交代的都信以為真;對上層所一再犯的錯失,總以為下次會改善,但是,事實證明只是自己太過於天真。

(4)我們過於寬容及忍耐:從來沒有一個講究法治的社會,會出現像台灣這麼多的工程舞弊,選舉時出現這麼多的賄選,以及執政黨會主控這麼多媒體,中國人真太懂得容忍了、太厚道了。

不幸的是,今天台灣的危機,正是在老百姓自己的短視與自私、自愛及自保、聽話及健忘、寬容及忍耐之下,愈來愈惡化。

試看今天的台灣:少數政客與少數富豪,正以各種巧妙的方式,安排、掩護來相互換取政治利益及龐大財富,在這個交易過程中,有人得到權勢、有人得到錢財,更有人是兩者得兼,而且這場交易正方興未艾,規模愈來愈大、關係愈陷愈深。

反對黨勢力的上升與「新黨」的成立,應當會對這種敗壞的政風稍有嚇阻作用,但最根本的辦法,還在於二千萬人民的自覺。民進黨撼醒了一部分人民,新黨也會激發一部分人民。

從現在起,每一位選民要挺身而出,勇敢而理性地對施政的成效,做嚴格的批判;對官員的能力與操守,做嚴格的挑剔,對三個政黨做嚴格的評估。

我們不再做選舉投票日那「一天」的主人,我們也不做冷漠的一群,我們不放棄時時刻刻要做一個嚴格的裁判者。

有挑剔的選民,才有廉能的政黨,才會有廉能的政府。

(高希均所著「大格局」一書已由天下文化出版公司出版)

本文出自 1993 / 10 月號

第08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