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關注力」等同「貨幣」

《玩轉臉書》書摘
文 / 新聞稿    攝影 / 張智傑
2015-12-11
瀏覽數 9,600+
「關注力」等同「貨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蘭蒂‧祖克柏(Randi Zuckerberg)──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的姊姊。她曾擔任Facebook的行銷總監,在離開Facebook的工作之後,發現有太多人需要達到科技與生活間的平衡。

於是,她分享自己的故事、經歷的困境,以及如何找到有意義的方式,把新科技融合在生活中,撰寫成《玩轉臉書》(Dot Complicated)一書。

以下是本書精華摘要:

在這個新的網路世界裡,我們的關注力是非常珍貴的。

在行動裝置和可即刻聯繫的時代之前,如果有人在跟你講話,你卻在對話中,突然拿起報紙看了起來,或是傳訊息給以前高中同學,問他們小孩最近如何,絕對是非常失禮的行為。但是現在,多虧了智慧型手機,這種事天天發生。

工作到一半的時候,即時訊息提醒聲響了;看電影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因為新簡訊震動了起來;開車的時候有來電;去拜訪奶奶的時候你還一邊上Facebook。你可能同時在跟某人講話,但在手機一響或震動之後,或是太久沒響、沒震動,你的關注力就會無可避免地被拉走了。

一整天下來,感覺就像是所有事情都在爭取你的關注,或是你要一直爭取別人的關注。智慧型手機和社群媒體在近年來為我們的生活做了不少事,但它們也好像影響了我們真正出席任何時刻的能力。現在不論跟誰開會或碰面,即便專注力沒有完全投入其中,在社交層面上好像也已經被默許了。

華盛頓大學傷害防治研究中心於二○一三年的研究指出,他們在二十個「高度危險」的十字路口所記錄的一千一百零二個行人中,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一邊走路的同時,也一邊在講電話、傳簡訊,或聽音樂。你還記得媽媽有說,過馬路要看兩邊嗎?現在不只如此,還要交代你記得抬頭才行。

同樣的,你可能人在工作場合,但是卻整天在檢查社交網站,你就沒有做到老闆僱用你時要你做的事:全神貫注。(除非你是在Facebook上班,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不整天掛在Facebook上才奇怪。)即使人在現場已經不等同於你把專注力放在這裡了。所以,「專注力」在現代生活中,已經比你實際所在的地點來得更重要了。事實上,專注力重要的程度,感覺上已經等同社交層面中幣值的地位。當一個泛泛之交用十二封落落長的信一直吵著要跟你約一通不必要的電話會議,這個人就是在大量地消耗你的專注力儲蓄值。當你可以跟朋友好好相處一段時間,不受電話或電子郵件干擾,你就是拿出了專注力投資這段友誼,並且在自己的專注力儲值帳戶中存入一大筆專注力。

你的專注力是有限且有高度價值的資源,你應該要把它用在你自己覺得重要的事物上,不論是朋友、家人、工作,或你自己都可以。

當然,人類的情緒都不是能夠真的貨幣化計算的。妳不能跟孩子說:「沒時間講話了。你們知道媽媽的時間有多昂貴嗎?」他們應該會覺得非常傻眼吧。你不能把專注力像貨幣一樣拿去做等值交換,雖然有些人看起來不像是「值得」你花時間對待,你也不該就此忽略這些人,因為這樣你就成了個混球了。

對某些人付出注意力,對其他人則否,這樣做並不代表你就是瞧不起人或是狂妄自大。這只是反映了一個很實際的事實:每個人都只能對限定數量的人付出關注、或是發展出情感。有些科學家甚至相信,一個人能跟多少人維持穩定社交關係,可能是受到天生的大腦構造所限。知名演化人類學教授羅賓‧鄧巴就曾提出一個理論,認為大腦能力,最多只能讓我們跟大約一百五十人發展有意義的關係,這個數字現在被大家稱為「鄧巴數字」。不論這是不是真的,有這個認知,了解我們無法跟所有人結為朋友比較好。

人類心理中最奇怪的特點之一,就是有時候會用很奇怪的方法,幫自己的人際關係排出優先順序,進而影響我們在關注力上的分配。想想看這件事好了:大家都覺得,欠不熟的朋友錢,最讓他們感到壓力。反之,對於自己身邊親近的人,或是認為之後還是會見面的人,我們反而覺得暫時欠債不還也沒有太大關係。心理學家光是看還錢的速度,就可以判別這兩人之間交情的本質為何。

這大概也解釋了為什麼不回那些不是很熟的人的信,會讓我們覺得壓力很大,然後反而把親戚寫來的信一直堆在那兒沒空處理。當同事或普通朋友寫信來被我們忽略的時候,我們會覺得在「關注力」上欠人家一筆。但如果朋友花了時間寫信來,結果我們沒有付出關注力,我們可能還不會覺得要馬上還債,因為知道自己跟這個人很快就會有機會面對面接觸了。

當我跟我弟弟馬克一起在Facebook工作的時候,只要他女友普莉希拉(現在是他的太太了)一打電話來,他就一定會接。不論他當時在做什麼,馬克把對她的專注力擺在所有人之前。布倫特跟我也採取差不多的做法,不論我當下多忙,只要看到手機顯示來電為「布倫特」,我就會儘量想辦法接電話。如果專注力是我最珍貴的資產,那當然沒有其他人會比我的家人更值得我把這樣的資產交付給他們了。

科技的進步拓展了人們傳達及接收專注力的方法,但是當太多事情都需要我們的注意力的時候,可能就會讓日子變得很難過,也影響到我們與重視的人之間的情感。

在決定我們到底要把專注力放在誰身上之前,應該要了解我們的朋友,和「加好友」之間的差別。現在可能有點想不起來了,可是朋友這個詞,在過去曾經只是名詞,還不是個動作。當時,朋友就是那些跟我們最親近的人,我們會常常一起出去、一起喝酒,互訴心事。Facebook的時代開始後,社交網絡改變了一切。現在,一個「朋友」,可能是你最好的朋友,或是祕密敵人,可能是同事、遠親、鄰居的狗,也可能是金‧卡戴珊。

不同的交流管道也改變我們在專注力上的分配。如果有人手寫了一張卡片給你,或寄個禮物,我們就能得到幾天的時間可以處理。一通電話比起一通視訊電話,占用的專注力相對小些,因為我們可以同時進行別的事,且不需要在通話中一直整理頭髮。面對面談話,談話間還把手機關機,這是我們能表達的最高度關注了。

把每天有限的專注力想成是一種貨幣,可以幫助我們把該做的回應排出優先順序。要回覆收件夾裡所有信件會令人壓力很大,我們想要看到收件夾顯示零封信件,跟渴望看到神祕的獨角獸一樣,如果不把信件回完,心裡就會覺得自己還有欠債沒還一樣。現在甚至還有一種服務,把專注力的抽象概念拿來比照金錢,去向廣告信件的發送人收取大筆款項。這對科技公司來說是很大的轉變。在社交網絡剛開始的時候,所有平台都一直鼓勵你大量跟其他人連結,好像有什麼交友數量大賽一樣。但隨著一切像鐘擺般盪回來,現代人越來越無法消化他們的線上好友人數,開始出現了這種新興行業,專門為寧可只跟自己比較在乎的人連結就好的人服務。比方Path,這個社群媒體就限定使用者只能有一百五十位好友,還有Couple,這個軟體就只設定給情侶使用。

我們最終都應該要好好想想,哪些人對我們來說最為重要。

今年我母親過生日的時候,我們一起去了一趟兩天一夜的水療之旅。晚餐的時候我們舉杯跟彼此約定,在這忙碌的生活中,我們還是要為彼此空出時間,給予對方最高度的關注。我希望自己在未來的日子裡可以一直守住這個承諾。

「關注力」等同「貨幣」

(本文摘自《玩轉臉書》,蘭蒂祖克柏著,大田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