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高教轉型!一張A4信紙讓倒閉大學翻身?

培育更符合企業需求的人才
文 / 李雅筑    攝影 / 陳之俊
2015-12-10
瀏覽數 97,600+
高教轉型!一張A4信紙讓倒閉大學翻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張A4信紙,竟奇蹟式扭轉倒閉學校的命運。

這樣的故事就發生在台南台江國家公園附近的一所大學。前身為興國管理學院,被中信金接手後,今年更名並轉型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才一翻身,就成為注目焦點,不僅是企業助學轉型的典範,更創下業界首例。

今年,學校以單獨招生,新設財務金融、財經法律及企業管理三個學系,150個招生名額,吸引441人報名,錄取率僅35%。

驚人的是,學生來自建中、北一女、台南一中、台南女中等明星學校有87人,符合台政大錄取資格者有10人,成績達國立大學標準學生超過四成。

為何吸引優秀學生趨之若鶩?原來,學校以優渥獎學金為號召,學生一律享有學雜費、食宿全額減免,針對弱勢學生,中信金還投入4000萬獎助金,每月給予45名弱勢學生助學金5000元。

學校也打出「畢業即就業」的口號,成績可上台政大的學生,有機會在大三時赴美國華頓商學院進修一年以及海外分行實習,成績達國立大學標準的人,派到中信金的海外分行實習。

《遠見》採訪團隊來到距離台南高鐵40分鐘車程的校園,雖位處偏遠,但走進校門,一大片綠油油草地,加上整齊排列的樹木,顯得生機盎然。行政大樓內,放眼望去盡是中信金的企業LOGO與代表色,辦公環境打造得像銀行一般,整潔而明亮。

「你看!這學校第一眼看起來還挺不錯的吧!」校長施光訓忍不住指著校園說道。

不像有些校長對媒體總保持一些「距離感」,施光訓身上散發平易近人氣質。在這裡,許多學生說他像朋友,他不僅能叫出學生的名字,包含學生的家庭背景、學習狀況,甚至是戀愛八卦等,他也瞭若指掌。平時他總巡視校園,有時他也和學生在餐廳用餐,他吃的菜,跟學生盤中的一樣,一點都沒加料。

拯救學校倒閉危機,一封信打動辜仲諒

回憶起接任時期,施光訓仍心有餘悸,更形容這是場人間煉獄。

今年初,還在稻江管理學院任職校長的他,由於成功提升招生成績,被人找來興國管理學院「把脈」。當時,興國管理學院面臨倒閉危機,教職員工和學生紛紛轉校,學校陷入一片愁雲慘霧。「在這裡,沒有一個人相信學校可以活下去。」

不服輸的他分析,學校若要從內而外全面地調整結構,「唯一辦法就是靠企業幫忙!」

但要企業接手談何容易?

券商分析師出身的施光訓,業界人脈資源廣,他原本盤點富邦、國泰和中信,不過看準中信的慈善基金會近年積極投入公益,便鎖定中信金。

他先從中信金的人資部門主管下手,無奈一路卡關多次,遭到婉拒。幾番折騰下,他決定咬牙放手一搏,直接寫信給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期待奇蹟發生。

短短一張A4信紙,他不僅談辦學的重要性,更提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口中的台灣「三中一青」(中小企業、中低收入、中南部,以及青年)議題。

「若是要幫助台灣年輕人,最重要就是從教育著手,」施光訓談起下筆寫信的初衷。

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施光訓

他解釋,許多偏鄉孩子想努力,但苦無出路。「台灣的大學排名是由地理位置決定的!」他感嘆,一個偏鄉孩子想出頭,得千里迢迢到都市,因為那裡才有所謂的「好大學」。「如果在偏鄉設立一所優質大學,並且連結就業,就能讓偏鄉孩子靠教育翻身。」

這樣簡單且樸實的理念,深深打動辜仲諒。「辦教育本來就不會賺錢呀……」兩人面對面談話時,辜仲諒拋出了這句話,並說辦教育不是為了謀利,而是公益與回饋。

「當時我就心想,這件事情搞不好會成功,這個老闆想事情就是不一樣!」施光訓回憶道。

結果,企業辦學竟然成真,學校也成為中信金培養未來人才的基地。

「我們要成為亞洲最務實的商學院,」施光訓說,學校的課程以符合業界需求為先,像是學生必須以非母語修畢三門課,強化外語能力,體育課也瞄準高爾夫球和網球,因應未來工作所需。每周三則派任中信銀副董事長陳國世等高階主管來分享業界經驗。

特別的是,為了讓學生提早熟悉職場環境,學校設計出學生幹部制度,分成宿舍管理組、法務紀律組、福利組等,由學生一手處理學校事務,從中培養管理能力。

目前就讀財金系的大一學生周殷毅,名片上方印有「實習經理」職稱。他笑說,平時他得負責掌理各項學生事務,由於事務太龐雜,先前他還向學校申請一名「秘書」。

畢業於雄中、考試分數可上台大經濟系,周殷毅放棄台大,看準的就是新學校的可能和彈性,「這是學校的第一年,也是給自己的試煉和機會,」對他來說,新學校的新氣象,讓他更能發揮所長,朝著國際金融家的目標邁進。

「學校小而美,師生之間就像朋友,」曾就讀南部某國立大學,之後毅然決重考的財金系學生陳俐妤說,相較於其他學校,人數少的優勢,即是師生關係更緊密,「這能真正落實生活導師制度。」

引入企業資源,打造企業人才基地

中信金融管理學院的案例,正說明當今的台灣高教環境,面臨少子化危機的時刻,學校該如何因應和轉型?

事實上,明年,當虎年出生的人進入大一,大專校院的新生人數將首度跌破25萬人,比今年減一成,在教育界被視為是「高教105年大限」。

據教育部統計,102學年大專校院及專科生有113.5萬人,預估112學年僅剩82萬人,10年間減少31.5萬名學生,概估高教將減少300億元學費收入,台灣高教發展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對此教育部祭出「高教創新轉型方案」,編列千萬經費補助大學,共分四大策略,包含高階人才躍升、退場學校安置、學校典範重塑和大學合作合併等。

「無論前段還是後段學校,都需要創新思維!」教育部技職司長馬湘萍說,除了增加學校收益,學校轉型更積極的意義是引入業界資源,加強產學合作規模。

馬湘萍觀察,大學創新轉型的過程,企業扮演重要角色,國外就不乏有許多企業助學的案例,像是韓國的成均館大學,即是由三星集團出資,讓這所超過六百年的古老大學,搖身一變成為新人才基地,「台灣的企業和大學,應有更多合作可能和彈性。」

負責「高教創新轉型方案」的收件工作、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秘書長張玉山分析,多年來,台灣高教發展茁壯,人才供需卻失衡,加上學校大多朝同質方向發展,使得高教資源重複投資,「已經到了不得不轉型的時機了!」

距離「105大限」僅剩不到一年,學生數銳減下,各大學如何因應這波「虎年海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產業綜合政治金融傳產高等教育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