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怪物》:什麼才是生命的真義?

詹姆斯麥艾維與丹尼爾雷德克里夫的爆炸性精湛演出
文 / 魯皓平    
2015-11-27
瀏覽數 16,200+
《怪物》:什麼才是生命的真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電影題材中,怪物一類的電影往往都非常受到觀眾們喜愛,不論是吸血鬼系列、狼人系列,甚或是巫女系列,都是在電影背景中,19世紀時最引人入勝的故事。

在那個時代,科學與工業革命正在崛起,神學與宗教受到很大的刺激,人們無不追求至高無上的科學境界,甚至,以科學方法開始造人。

這些改編故事的原著,全都是出自1818年的當紅著作《科學怪人》(The Modern Prometheus),這是作家瑪莉雪萊(Mary Shelley)的作品,也是西方文學中第一部科幻小說。

故事描述,一位瘋狂科學家妄想利用自己的科學知識再造一個生命體,於是他遍尋各地蒐集可用的屍塊,將其拼湊、組織成一個彪形大漢,再利用雷電的能量賦予生命,但他卻發現,他所製造的怪物殺傷力龐大,為了毀滅這個怪物,雙方之間爆發了非常多的衝突。

上述的劇情,我們一定在各種不同的電影與改編卡通中看過,不過,大部份的內容都是著重於科學怪人本身,以及各種獵捕科學怪人的方式與打鬥。

但在最新電影《怪物》(Victor Frankenstein)中,則是以造物主、自然法則的角度探討與科學、神學間的爭議,「生命的真義」議題撼動人心且扣人心弦,著實令人震懾。

首先,這部片的卡司在還未上映前便已未演先轟動,原著小說中的靈魂人物弗蘭肯斯坦(Victor Frankenstein)由《X戰警》系列的詹姆斯麥艾維(James McAvoy)飾演,這個選角可說是相當的成功。

詹姆斯麥艾維演技完全不在話下,他將一位追求科學至上、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科學家描繪的淋漓盡致,那種內心的澎湃、眼神的執著、對目標的堅持與靈光一閃的悸動,深深刻劃出歇斯底里的科學家象徵,就像個脫韁野馬,充滿理想與衝勁,但卻需要一個理性、冷靜的人協助與輔佐。

當然,這個人選就是富有學識又內斂,且精明、細膩的伊果(Igor)。

該角色由《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主角丹尼爾雷德克里夫(Daniel Radcliffe)詮釋,不僅演的非常到位,爆發般的演技更是將伊果這個角色之特質轉換精彩展現。我們可以看到丹尼爾的蛻變,他不再是那個《哈利波特》中的孩子,而是跳脫舊有的刻板印象──一下擔任被欺侮的小丑、一下化身專業科學家,以嶄新的表演向大眾宣告:他已有所新里程碑。

詹姆斯麥艾維與丹尼爾雷德克里夫的搭配,一個外放、一個內斂,對戲的過程精彩、張力十足。劇本安排的設定讓雙方的故事都能有明顯的發揮,時而默契十足、時而意見分歧,然後在分道揚鑣後,體會到對方的重要,雖然傳統,但卻搭配故事情節讓人看的非常振奮。

在電影中,有個非常有趣的理論,那觀點是:「以前我們都覺得電燈就是個奇蹟,但它卻徹底的改變了我們生活;現在,用科學方式將屍體賦予生命,想像被害者可以復活,站在法庭上與兇手對質,那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

正是秉持著這樣的信念,弗蘭肯斯坦認為自己是位嶄新的神,打算挑戰上帝,締造全新的生命。他並不怕死,也無所畏懼,只求他手下的「作品」能震撼世人,改變這個世界。

導演特意安排了另一位警探羅德里克(安德魯斯科特Andrew Scott飾),來和弗蘭肯斯坦的觀點來個正反激辯,藉此勾勒出怪物誕生前的曲折過程,發人深省。

也許,在看過那麼多有關於怪物本身的電影(《凡赫辛》(Van Helsing)是其中比較知名又賣座的一部)後,我們可以回頭來看看怪物的造物主,本身的內心與想像;以及被賦予嶄新生命的伊果,又該如何報答弗蘭肯斯坦的救命之恩。

全片將1830年代的英國展現的非常寫質──烏煙瘴氣、晦暗混亂是那年代的城市想像,但紳士們的西裝筆挺、女士們的高貴優雅,更顯英國仕紳的大方典雅。服裝與歷史的考究,讓本片更多了幾分可看性。

如果你喜歡詹姆斯麥艾維或尼爾雷德克里夫,這部片絕對是你今年必看的經典,他們的演技絕對無可挑剔;再不然,《怪物》這部以經典名作《科學怪人》為藍本改編,轉以生命哲學角度來探討的故事,確實帶出了新的賣點,令人驚艷。

(圖片提供:20世紀福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電影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