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瑞士不搭整合列車

文 / 許靖華    
1993-06-15
瀏覽數 14,600+
瑞士不搭整合列車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在這個種族衝突頻仍的世紀,瑞士似乎是忍耐與和諧的楷模。

說起來有點矛盾,瑞士之所以能水波不興,並非這裡的人更包容大度,而是由於人種比別的地方更複雜:愛爾蘭人講英語,他們是為宗教而戰;比利時人信奉天主教,他們是為語言而戰。瑞士曾發生過宗教戰爭,也有城市與鄉村的衝突,但沒有種族戰爭;瑞士也沒有單一的分裂因素;語言的區隔是以南北來畫分,宗教從東到西不同,而城鄉衝突則沒有固定的戰場。

瑞士最近一次內戰是在一八四七年,結果就是今日的瑞士。

去年十二月六日瑞士又打了一場內戰,只是這一回不在戰場上而是透過投票箱。爭議的問題是瑞士該不該加入歐洲經濟區。造成爭議的原因是經濟和瑞士史上第一次出現的種族問題。這是現代瑞士最大的政治之役,而有八0%的選民前往投票。選民的答案是「不」。我對這樣的結果感到驚訝,我的瑞士友人卻不。

瑞士投票的狀況反映了歐洲人目前的心態。在瑞士投票的六個月前,丹麥人投票反對加入馬斯垂克條約(譯註:今年五月丹麥重新投票,以五七%的些微多數通過);而瑞士投票的三個月前,法國人差一點就否決了同樣的議案,那比反對票多不到一%的贊成票,都是來自巴黎。瑞士的政府與立法部門,就像其他歐洲政府,都力促選民投票支持加入經濟區。而且除了一個政黨外,其他的政黨都支持這一點;產業公會與工會的態度亦然。媒體更是一面倒的贊成。

一個外國人在選舉前後看當地的報紙、電視,可能會以為反對者都是一些偏激人士--極右派或極左派。事實上,在政壇、財經界以及校園裡。都有人鼓吹反對加入歐洲經濟區;瑞士人民黨的布羅賀就是其中之一。

布羅賀在媒體的筆下是個走群眾路線者,跟隨他的人則被視為抗拒改革的人,甚至被畫為種族主義者。報紙的報導讓人以為所有前進、自由、有思想的瑞士知識分子都偏向大歐洲,只有那些沒受過什麼教育的無知老百姓,心中充滿懼外的想法,才會受布羅賀的影響投反對票。

然而媒體的呈現都是錯誤的,且忽視了歐洲愈來愈多選民反彈的情緒。

自主觀念深植人心

這個國家曾為了不希望成為日耳曼族神聖羅馬帝國的一部分,冒著全數遭殲滅的危險打了一場「莫加頓」戰役,從此,瑞士自主權不僅深入那些能獨立思考的農人心中,也存在許多知識分子的心裡。對這些人來說,瑞士必須搭上歐洲整合列車的說法,只不過是空論,他們相信,這一班列車將會開到沒有民意的懸崖而翻覆。

瑞士的確不想離群索居,但它不要加入歐洲,歐洲應該加入瑞士,這兒大部分的人相信生活品質比經濟利益和消費主義更重要。

媒體的一面倒誤導了許多人,但最後公民投票開出來的都是五0.三%反對和四九.七%贊成;二十六個郡中,只有八個贊成。然而選舉過後,媒體卻仍疾呼這種選舉方式是一種錯誤,並且把布羅賀與歐洲其他國家的國家主義煽動家相提並論。

分析投票的狀況,就可以證明媒體宣傳說選民投票不夠聰明的說法是錯的。投票率之高創了紀錄,而投票的人,根據分析,比一般選舉的投票人水準都來得高。

這次投票決定的是未來的優先重點。投贊成票的人之中,九二%是從經濟的角度著眼:參加或不參加,對瑞士的經濟是生或死的選擇。而投反對票的人之中,八四%是擔心一旦瑞士加入歐洲經濟區,會失去好不容易得來的獨立自主。

從投票中可以測試出瑞士人是否將經濟看得比他們的直接民主來得重要?雖然正反兩面十分接近,後者都依然得勝。幾乎半數的投票者在意見調查中指出,政府所進行的決策並不是為了人民,而是為了一些不符大眾福祉的特殊利益。投反對票的是一群說德語的沉默大眾,他們反對的是政府與工業團體。而投贊成票的,多數是說法語的瑞士人;然而這並不表示他們信任現在的政府,只不過是經濟的考量。

一般認為瑞士是個企業家與工會組成的政府,經濟繁榮是其第一目標,以致所訂的政策往往與一般民意相違。民意首度的反彈是在一九六0到七0年之間,反對的原因是瑞士的外籍勞工太多。政府講了許多冠冕堂皇的話,諸如人權、照顧貧苦的國家等,但骨子裡最主要是因應企業界需要。

在計畫經濟的國家,如中國,企業必須負擔工人的福利開銷,工廠還要負責造馬路,蓋電廠、蓋學校甚至商店、醫療設施亦在其中;在資本化社會,企業只要負責發薪水與紅利,其他就由地方政府來操心,而政府則向人民徵稅來做這些事,所以實際上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企業和銀行荷包裡法郎賺得飽飽的,還要進口廉價的勞工。大眾得負擔這些人的福利,自己的房屋稅卻愈來愈重、學校愈來愈擠、醫療費水漲船高。有人抱怨,就被貼上排外的標籤。我記得瑞士要通過限制外籍勞工法案那一次的投票,議會的不記名投票幾乎全數反對,然而公民投票和有將近半數(四七%)贊成。

瑞士有直接民主,民眾可以用選票來對事情表示意見,這項權利在瑞士加入歐洲經濟區之後,可能會受到威脅。因為瑞士加入的條件之一,是瑞士的法律必須與歐洲經濟共同體一致,他們不能自訂跟歐體憲法明訂的「人民有遷徙自由」相違的法令;也不能限制外國人不得購買阿爾卑斯山區的房地產,因為這樣違反歐體憲法的「資本流動的自由」。

投票贊成加入歐洲經濟圈,就等於投票贊成制訂數十條新的法令來取代舊的條文,以便符合歐體的規定。對於瑞士最古老的十三個說德語的郡來說,他們打了百年的獨立戰爭,好不容易才擺脫神聖羅馬帝國的伽鎖,他們沒有理由讓布魯塞爾的外國政權統治。瑞士人投票反對加入歐洲經濟圈,因為他們不希望最後一點抗議的權利被剝奪。

歐洲其他國家的人民沒有這種權利。瑞典、挪威、冰島、芬蘭和奧地利加入了經濟圈,因為他們的國民無法對此投票;意見調查顯示,如果在其中某些地區舉行公民投票,結果可能和瑞士是一樣的。德國總理柯爾、英國首相梅傑都不敢讓人民對馬斯垂克條約投票表決,因為答案很有可能是「不」。

重民主更勝經濟利益

瑞士公民投票的結果,還顯示其他的一些現象:在瑞士一向製造紛爭的三股力量中,宗教沒有在此回「一九九二戰爭」中軋一角;這一次比較是鄉村與城市的對抗。大部分投贊成票的西部瑞士人,來自日內瓦湖附近,這些人都是日內瓦與洛桑兩大都會郊區的居民,同時絕大多數住在城市;無論他們是說法語還是說德語,投的都是支持票。相反的,在鄉村地區,不管是法語區或德語區,反對票居多。

在城市中誰投贊成票?經過分析顯示:藍領工人中有四一%,收入較低的白領階級有五七%,中等收入的白領階級有六二%,經理與自雇階級五一%。顯而易見的,白領階級占了加入歐洲經濟圈支持者的大半。相對的,藍領階級不贊成者過半數。勞工階級擔心一旦國界對外國人開放,飯碗會被搶走。白領階級比較不擔心語言不通的外國人會帶來什麼競爭,他們更憂慮如果瑞士不加入經濟圈,企業無法生存,他們也會沒有工作。

從投票來分析也揭開了歐洲共同體是青年人的未來與夢想的迷思。不同年齡層並沒有顯出特別的傾向,只有七十五歲以上的人,投反對票的比例稍高了一些。

對於這樣的選舉結果,起初要求重新舉行投票的反應,並沒有得到政府的支持。政府官員知道,投票結果雖然在未來數年對經濟沒有好處,但除非瑞士人民確信布魯塞爾的中央政府會更民主,否則再投一次票結果還是一樣。

七百年前,瑞士三個州的農人開始試驗採取民主政治。後來歐洲其他國家、美國與世界各國都加入了。如今瑞士人再度打一場一九九二年的「獨立戰爭」,而且期待歐洲、美洲、全球各地都加入其新的試驗:在這裡,民主的價值更勝於經濟的利益。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