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阿罩霧風雲 用紀錄片補足台灣近代史

李崗:台灣欠缺看待事物的「全景」
文 / 王美珍    
2015-09-12
瀏覽數 16,150+
阿罩霧風雲 用紀錄片補足台灣近代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個月前,「反黑箱課綱」佔領行動落幕。且不論立場爭議,此運動積極性的意義,至少激起了歷史教育思辨對話的空間。一個月後,導演李崗監製的紀錄片《阿罩霧風雲II:落子》,將於9月18日上映。如何閱讀台灣的近代史?此部紀錄片,或可作為一個認識的視角。

《阿罩霧風雲》是以「霧峰林家」為題材呈現台灣近代歷史的紀錄片。霧峰林家是台灣五大家族之一,因其發跡於霧峰(古稱阿罩霧,今台灣臺中市霧峰區)而得名。自19世紀中期以來,林家掌控了中台灣大量的田地,並協助平定太平天國、戴潮春事件並參與中法戰爭,成為清治時期台灣社會最具影響力的家族之一。日治時代,霧峰林家則與基隆顏家、板橋林家、鹿港辜家、高雄陳家並列為「台灣五大家族」。

上集故事講述1895年臺灣被割讓給日本,林家分裂於兩岸;下集故事則以林獻堂、林祖密為主軸,從1895年兩岸分離到二二八事件後林獻堂避居並終老於日本為止,描述林家經歷中、日兩種不同政權、二戰與國共分裂的演變,到1956年林獻堂終老於日本為止,見證臺灣人面對歸日與內渡的掙扎。從這個移民家族的生存史,幾乎就是台灣近代史的縮影。

李崗認為,台灣目前欠缺看待事物的「全景」,社會的情緒才常常因此躁動不安。他以拍攝電影的手法舉例,第一場戲的順序,第一個鏡頭一定是全景,才能看得清並整理所有人的相對位置與關係。之後才切到中景,最後才進入角色的特寫與主觀視線point of view(POV)。

這種缺乏「全景」視野,瀰漫著整個社會。若從新聞來看,台灣缺少國際新聞,就少了世界的全觀,因而看不清自己的相對位置。每天只在「局部」的小新聞上著墨(這也是為何電視新聞總是充滿著行車記錄器、奧客吵架等小新聞)。

讀史則更需要「全景」。「台灣現在的狀況是只有特寫鏡頭,而沒有全景的建構,所以每個人都情緒高漲、躁鬱但不知身在何處。在《阿罩霧風雲》裡,我們要不時拉開世界的全景、當時兩岸的中景,與林家本身的觀點(POV),才不會糾結在封閉令人窒息的自我世界和忠孝節義的迷思裡。」李崗說。

不過,由於該片題材較硬,加上歷史故事人物早已不在,若要以紀錄片呈現,困難重重。於是, 李崗決定以「以戲劇重現的紀錄片」(drama documentary)呈現。全片以蔡振南的口白講述,伴以演員重現情境,僅偶爾出現對白。觀者必須屏除平日看電影依賴對話、劇情的敘事習慣,是觀影經驗的一大挑戰。

然而,為了重現歷史,紀錄片團隊花了五年進行史料考證,必須結合記錄、學術、電影三個領域。下集總經費耗費三千萬,募資困難,李崗卻願意當憨人,自掏腰包五、六百萬,也堅持要拍下去。「臺灣三、四百年,像是一整本書,是個大歷史……可是前面的大歷史,大家完全空白。我想說林家的故事,你只有知道自己的過去,才能面對自己的未來。」

這條路仍是孤獨的。李崗說,台灣人常常對政治狂熱,但對歷史冷淡。《阿罩霧風雲》上集於2013年上映時,全台票房僅有250萬,默默上片,默默下片,票房淒慘。 不過,李崗認為上集的背景是清朝,距離民眾較遙遠;下集則國共戰爭、228事件,民眾會更有感。

(圖片提供/安可電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生活電影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