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東吳法律實務與理論並重,透過服務培養法治精神與同理心

【遠見 × UrSchool︱學習經驗談】
文 /    
2015-09-11
瀏覽數 12,150+
東吳法律實務與理論並重,透過服務培養法治精神與同理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是「法律白話文」的編輯群,也都是東吳法律系大學部的校友。有些是大學生、有些是碩博士生、有些人已經開始當律師,有些人即將邁向留學之路,而共同點是大家的大學生活都很充實,也覺得東吳法律系超讚的。很榮幸獲得Urschool的邀請,利用機會向大家分享我們在母校的求學心得。

參與撰稿人如下:

王鼎棫/推甄入東吳法律、北大法研所、東吳法研所博士生/2001年入學

黃俐菁/推甄入東吳法律、北大法研所碩士生/2006年入學

江鎬佑/指考入東吳法律、北大法研所碩士生/2006年入學

黃麗瑾/指考入東吳法律、中央產經所碩士生/2010年入學

龍建宇/學測入東吳法律、大學生/2012年入學

廖伯威/指考入東吳法律、大學生/2011年入學

楊貴智/指考入東吳法律、東吳法研碩士生、擔任教學助理3年/2007年入(本文責任編輯)

社團及課外活動介紹

說了那麽多,法律系學生似乎給人總是抱著書本蹲在圖書館及閱覽室的印象。「其實我們在上課之外,也會參加社團活動,寒暑假也會跟著社團出外辦營隊的」,俐菁對於大眾的刻板印象似乎感到有些不滿。但俐菁也強調,在升上大四之後(編按:東吳法律系要念五年,而大家會提早一年做規劃),「一切就會風雲變色」,因為大家要開始思考是否要攻讀研究所,亦或是直接投入國家考試,還是要另尋出路?如果選擇前二者,那就將會開始瘋狂的念書時期,原本競爭激烈的感覺就會更強烈,寒暑假就會變成勝負的關鍵時刻,絲毫不能懈怠。

東吳法治播種服務隊

法治播種服務隊是東吳法律系特有的社團,除了是全台灣第一個以法治教育為宗旨的大學社團,更已經有近二十五年之歷史。學期中定期巡迴市區校園從事法律輔導及演講之工作;寒、暑假則前往外縣市辦理營隊,讓小朋友在漫長的假期中,能透過輕鬆愉快之戲劇、大地遊戲等方式,學習各式基本法律所內涵之知識。

談起多年前跟著法治播種服務隊到處辦營隊的回憶,鼎棫仍充滿自信:「這份經驗對於社員最大的意義,一如我們社團的口號─『法治深耕,播種發芽,東吳法播,熱力奔放——把尊重他人的概念,讓學員快樂吸收,並期待他們長大之後能具體實踐,將法治觀念開花結果,所有人都能快樂。如此願景即堪以告慰,更何況還能看見,小朋友太陽般的燦爛笑容。」

(筆者群中某位資深人士所曾參與的法播營隊,看看那精美的畫質還有髮型)

鎬佑想起了當年曾經到雲林口湖國小辦營隊的經驗,「因為對象是小朋友,觀念又不能錯,課程卻又必須簡單易懂不無聊,所以隊員們就必須花整學期去設計教案,並想辦法讓教案有趣、吸引人,並且請教系上有經驗的學長姐及指導研究生或老師等確認法律概念無誤」鎬佑指出,整個準備時間雖然很長、很費心力,但是看到當地的小朋友開心的表情,跟最後的大感謝,「就會非常非常的滿足,法律也好像不那麼冰冷冷」

東吳大學法律服務社

法律服務社正式成立於1980年,於台灣各大專院校法律學系中,屬具有悠久歷史及傳統的服務性社團。法律服務社每學期固定有9次週六的免費法律諮詢服務,寒暑假時則會組隊至他縣市之鄉鎮市提供免費且專業的法律諮詢服務,其成員乃由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大二至大五學生、已畢業之顧問學長姊、義務律師和指導教授組成,截至目前已完成53次的外縣市法律服務。

法律服務社成立的宗旨為「寓學習於服務及法治」,讓參與法律諮詢服務的成員們,透過面對面和當事人談話,學習傾聽和溝通,並找出法律問題;藉由與同儕及學長姐討論案例,培養將課本理論應用到生活實務上的能力;而請教律師或教授時,則可以有效率使社團成員在替當事人解決法律問題的過程中,了解實務與理論的差異,和問題的最佳解決方式。

除了法治播種服務隊外,鼎棫也分享了參加法律服務社的心得。鼎棫指出,「透過與社會人士直接之面談,確實得以磨練法律用語之表達能力,更可近距離面對社會真實百態,體會法與人情間之調和,了解學說理論與現實之差距,警惕自己在學習上務必日新又新。」 

的確,法律服務社最核心的目標就是讓社團成員們能夠在和當事人對話的過程中,「學習抓出當事人在意的癥結點,找出能使當事人達成目的的解決方案,並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解釋給當事人聽,同時,在沒辦法提供當事人所期望的答案時,適時的給予情感上的支持。」曾經是法律服務社社員的麗瑾如此解釋:法律服務社提供一般民眾法律諮詢服務,或許於字面上看起來是提供服務,但實際上卻是社團成員們不斷在服務過程中,學習一生受用的服務和法治精神。

模擬法庭

傑賽普國際法模擬法庭比賽是一個國際性的模擬法庭,也是全球最大的模擬法庭比賽,每年有來自全球超過80個國家的隊伍參與這個比賽。「而東吳大學法律系自2008年起已經連續八年代表台灣到國際賽與世界一較高下了。」2015年代表東吳及台灣參與國際賽的建宇十分得意地說道。

參與模擬法庭跟課堂上的學習最不同的是,在法庭上我們是站在當事人的面想去思考法律,因此我們理解在兩個當事人間,他們的爭議是什麼,進而才會思考如何用「代表正義」的法律做論述去贏得訴訟。建宇指出。「透過參與模擬法庭,讓我體會如何讓法律論述具有人性,而不再是課堂上讀的文謅謅條文還有一大堆學說。」 

除了以國際法為主的傑賽普競賽以外,也有以武裝衝突法為主的紅十字會模擬國際人道法法庭、以國內法為主的理律盃等競賽。除此之外,東吳法學院也是少數在院內自辦「模擬法律事務所與模擬法庭活動」競賽的法律系。「這個競賽活動結合『法律攻防實務演習』選修課程,讓沒有實務經驗的同學們可以在課堂上獲得師長傳承,再到模擬法庭上好好演練一番,」

曾參加過競賽的貴智補充,除了模擬「法庭」以外,「這個比賽還增加『律師意見書撰寫』、『當事人簡報』項目,讓同學跳出法律人的窠臼,體驗把法律分析傳達給不諳法律的當事人的感覺,非常有趣!」

公部門實習機會

東吳法律系也開設了「法律實務實習課程」,提供學生參加到公部門實習的機會,現在與東吳法律合作的機關,除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外交部領務局、財政部關務署基隆關、地方政府法制單位等。提供學生們多元學習的機會,學生得以一窺法律究竟是如何在公家單位中運作的。

建宇利用暑假期間參加這項課程到法務部法制司實習工作,其中參與許多法規審核或是法規研修的會議。他表示,「雖然法律人習慣用非常抽象的文字去規範社會生活,但是仍然有許多社會活動難以用既有法律解決,例如:現在刑法尚未對於八仙塵暴的公共危險有所規範。但法律若是定得不好,也可能包括到一些我們不想要處罰的事情。」 

因此,法律人除了參與後端「認事用法」外,也必須積極參與前端的立法修法,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協助整個「社會生活」進行風險的調配,確保法律能達成規範的目的,且不會規範到不該規範的人事物等等。 

求學經驗分享

憶及當年的學習經驗,俐菁說,或許會在大一時多參加活動,出去走走吧,因為法律系真的太緊繃,甚至有種暮然回首大學就唸完了的感覺,如果可以應該善用時間再多體驗不同的事物。

鎬佑的大學生涯則和俐菁相反:「印象中常常睡到中午打玩電動才從去學校參加社團的會議、睡到中午讓牌咖買早餐來找我打牌、夜衝到凌晨才回家...」。到了大三,因為身旁的朋友開始準備的研究所考試、就業、出國留學,當時跟風去了補習班,學業與心態才逐漸回到正軌上。後來在修習犯罪學課程的過程中接觸了監獄議題,也在某些機緣下開始關心起土地徵收議題,發覺自己所愛的這塊土地面臨千瘡百孔的傷害、熟悉的生活習慣面臨著消逝的危機,終於頓覺自己知識的匱乏,上了研究所才開始努力吸收各種知識,希望未來為自己的家園盡一份心力。

鼎棫則說,「剛入學的我,曾幼稚地以為「背多分」就可以開心收割,結果期末盡是慘綠,在茂密課業的叢林裡,還真是一隻飛不高也跑不快的笨鴨子啊。」幸好推甄以來對法律的憧憬,讓鼎棫保持作中錯,錯中學的勇氣。而在某次機緣下和大一憲法老師聊天時,向其老師詢問為何當初選公法組,老師則古單刀直入地說:「因為可以學得很扎實!」鼎棫說,「 當時那句扎實,直直衝擊了我的腦門!」而在踏入研究所,循著製作報告的路徑,不斷地在混沌裡摸索,不知不覺也拼湊出鼎棫自身對法律的感想:這是一門『學習時需要體系性的融會貫通及個人化的獨立思考;運用時需要精準的法學知識及論述能力;更要有關懷當事人的同理心』的專業工作。法秩序追求既是回復和平,若能修補當事人間的裂痕,才是法律工作的最大使命。

鼎棫再次提醒學弟妹,「念法律系學到的不只是法條,而是面對事件時抽絲剝繭與體系分析的能力。為了能順利取得前述能力,必須培養『體系感、判斷力、論證力,同理心』,尤以最後一個,最為重要。」

>>法律白話文運動粉絲專頁法律白話文運動網站

專欄簡介:

UrSchool是一群由熱血大學生組成的義工組織,我們希望能搭起高中生與大學生們的橋梁,讓高中生真正了解各學系、領域的特色、發展與出路,以及適合何種特質能力的人,以免只憑字面上的解讀與憑空想像,甚至僅按照分數選填,而進入與自己志趣、能力不符的學系適才適所必能有為,讓我們一起串接不同領域的人才吧!

>>更多教育分享資訊可至UrSchool網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等教育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