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莫再做全輸的政策

【名人專欄】
文 / 葉銀華    
2015-09-07
瀏覽數 4,750+
莫再做全輸的政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個政府的效能貴在所採行的政策,能確實達成有利於全民整體利益的目標;最壞的是貿然採行若干政策,不僅無法達成原先的目標,甚或淪入全輸的窘境。政策是涉及眾人的事,而涉及眾人的事就是麻煩的事,因此要採有重大影響的政策,必須能夠疏理眾人可能的反應,並充分考量政策所有可能衝擊與效益,作為施政的基礎,這也是「治大國若烹小鮮」的道理。近來被大家熱烈討論之大學工讀生與兼任教學助理納入勞健保,以及干擾股市三年的證所税事件,可說全輸政策的範例。

首先,勞動部認為學生若需受指揮監督從事教學、研究或行政等工作,有對價關係,就是僱傭關係。因此,各大學需為僱傭型的工讀生、兼任教學助理加納勞健保,衝擊各大專校院經費運用。學生每月在學校工讀或兼任教學助理所得大多不到5000元,但由於勞動部不下調1萬1000元投保薪資,因此學校與學生需繳交1萬1000元計算保費,初步估計每位助理增加勞健保負擔每月約2000餘元,保費佔所得比率實在太高(低薪高保現象)。

相關衝擊還不僅於此,現有規定要求身心障礙勞工比例要達3%,隨著勞工人數大增,各大學若無法符合,得面臨每年數千萬罰款。以台大而言,根據報導每年得面臨至少4千萬罰款,單單這些罰款將讓台大減少聘用500個聘用名額,這還未計算勞健保支出。

由於各大學在預算限制下,初步擬定對策,除了銳減員額、爆發停聘潮外,甚或有學校全面取消教學助理。原本勞動部本意是要造福學生,但學校的工讀或助理支出固定,在新增保費支出、罰款,當然結果是學生工讀或擔任助理人數大幅減少。

如同教育部指出,學生變勞工幾乎是沒有贏家,而且在教學助理大幅減少下,勢必降低學生的學習品質。由於即將開學,我們呼籲勞動部、教育部、衞福部一起面對此一議題,從修正相關規定或補貼著手,必須讓需要在學校打工的同學可以有收入,且必須維持原本的學習品質。

其次,2012年上半年執政黨很快速度提出復徵證所稅的政策,在引起軒然大波後,立法院修正通過指數8500點以上、每年成交金額10億元以上與初次上市櫃股票,以設算或實際申報,繳納證所稅。結果造成股市成交量大幅萎縮,立法院隔年刪除指數8500點以上復徵的規定,再一年後立法院又將每年成交金額10億元以上復徵的規定延緩三年,等同冰凍起來,等到2017年再議。目前等同只有對初次上市櫃公司,有條件式課證所稅。

股市經此一翻攪,大傷元氣、成交量下降,證券商叫苦連天,影響證券商從業人員與股東的權益。而且,政府因成交量萎縮,估算少徵數數百億的證交税,但只課到30餘億的證所税,實在得不償失,又是一項全輸的決策。

雖然近來台灣股市大跌,歸咎於證所税不見得適當,但是目前朝野大致同意要停止上述證所税的課徵方式,改成是股票賣出金額的千分之三或千分之四,來拆成證交稅與設算式的證所税。同一個執政黨、同一屆立委對整個證所稅制,不斷改來改去,我們呼籲對於上述新的改革方向,財政部、金管會與立法院應該好好設算到底多少證交稅與設算式的證所税是適合台灣股市,不要又貿然決定,否則有可能又要淪入經常擾動股市的困境。

(本文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教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評論人物專訪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