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除了畫作修復,更急切的是台灣老電影修復

我們真的在乎國寶嗎?
文 / 王美珍    攝影 / 董旭官
2015-08-31
瀏覽數 13,650+
除了畫作修復,更急切的是台灣老電影修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幅來自國外的展覽畫作被一男孩不慎弄破,使得「畫作修復」的工作,引起全台重視。然而,很少人知道,台灣自身的文化資產——許多極具歷史意義的老國片,因年代久遠,正逐漸毀壞中,急欲等待急救。

故事,從兩個重要的人說起,一是已故的一代歌后鳳飛飛,二是台灣國際大導演侯孝賢。

上週,我參加了國家電影中心舉辦的 《秋蓮》修復募資啟動記者會, 這是已故國寶歌后鳳飛飛1979年拍攝、由侯孝賢擔任編劇的電影 。該片的膠卷拷貝,因為年代久遠,已經發生刮痕、嚴重褪色、膠卷齒孔毀損等問題。就像人生了病,必須趕快醫治。如果損壞的老電影再不修復,等於任由這些珍貴的歷史畫面死亡。

電影 是比課本更鮮活的歷史記錄

記者會當天,也同時放映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侯孝賢1980年第一部擔任導演、由鳳飛飛與鐘鎮濤主演的電影《就是溜溜的她》。觀影中,許多參與者都興奮驚呼。原來,鳳飛飛與朋友約會的地方,是早已拆除的台北的老圓山動物園,片中露臉的大象林旺,更是許多台灣人重要的集體回憶。沒想到,電影都把它們留下來了。

現場觀眾,一邊看電影一邊指認台北街景,有人邊看邊說:「以前的炸雞店原來長這樣……」記錄了台灣經濟剛起飛時,許多西式餐廳興起。鳳飛飛扮演的工廠二代繼承人角色,也體現了傳統產業興起與外貿發展的歷史。電影中也出現了一大片視野全無遮蔽的農田與山景,記錄了台灣早年鄉村純淨的美,在農田早已破碎化、民宿林立的今日,早已不復見……。

電影的珍貴之處,在於除了故事以外,亦往往記錄了台灣在一個歷史時空下的生活樣貌,是比課本更鮮活的歷史記錄。這尤其可在侯孝賢早年的電影中體現,如《風櫃來的人》的澎湖魚村風貌、《小畢的故事》的淡水眷村、《童年往事》的鳳山老車站……這些台灣曾有的地景氛圍,均已消失。

電影中出現的明星,也是台灣社會集體歷史重要的一部份。為什麼鳳飛飛值得欽佩?她代表1970年什麼樣的台灣精神?「影音的記錄,能流傳到世世代代。如果能讓鳳姐的影像重新數位化,讓後代年輕人也可見到年輕美麗的鳳姐,多麼有意義!」鳳學讀書會會長陳文文這麼說。

國內待修復電影達上百部 企業贊助意願卻不高

一個重視歷史的國家,必然也應該重視電影保存。然而,很少人知道,台灣早期的電影的保存目前出現極大的危機。

由於台灣海島型氣候的濕度高, 早期的電影均以膠卷拍攝,很容易讓底片產生霉斑,大幅度的縮短影片保存壽命。此外,每一次的放映,都難以避免再拷貝片上留下刮痕,造成物理損傷。存放時間久了,更嚴重的會得到「醋酸症」,膠片中的醋酸鹽片基產生化學變化,釋放出酸味。若大批膠卷置放在同一空間裡,還會互相感染,讓膠卷的損害蔓延。

數位修復影片需經過清洗、掃瞄、數位修復、調光、聲音處理等步驟。通常,一部35mm的電影,一秒由24格畫面組成,1分鐘就有1440格,以一部120分鐘的電影為例,數位修復人員需針對172800格的畫面進行逐格修復,其所需投入的人力、心血、耗費的時間以及金錢都非常龐大,修復一部片的經費至少要300萬起跳。

然而,國家電影中心執行長林文淇表示,目前國家電影中心一年的營運經費僅有3600萬,連比我們小的香港營運經費都是台灣的四至五倍,扣除其他業務經費,一年僅最多修復4、5部片。但是,新北市樹林共有10個片庫,約有1萬8千部華語電影其中,亟待修復的影片達上百部!

除了畫作修復,更急切的是台灣老電影修復

(損壞的國片電影放映圖像,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為了搶救老電影,國家電影中心曾經試著向企業尋求募款。修復老電影雖對台灣文化歷史保存非常重要,然而,國內卻普遍缺乏這種觀念。企業的贊助生態通常要求媒體曝光度,能替企業形象加分,然而老片修復若不受社會重視,自然企業意願不高。因此,談到贊助老國片修復,許多企業的回應均是「與企業形象關聯度不大,恕無法贊助」。

比利時竟願意免費修復侯孝賢舊片 台灣呢?

因此,之前國家電影中心兩部重要老電影的修復募資,只能靠著由與電影相關的當事人自掏腰包。例如,導演胡金銓1975年榮獲坎城影展技術大獎(這也是國片首度贏得國際影展獎項)的《俠女》,就是由女主角徐楓自捐510萬修復。另一部鳳飛飛主演的電影《春寒》,則是由國家電影中心透過flyingV群眾募資、由鳳迷團體「鳳學讀書會」號召鳳友捐款修復。

很難想像,連台灣大師級導演侯孝賢早期的電影,竟然是由比利時皇家電影博物館爭取修復侯孝賢導演舊片。比利時皇家電影物館侯孝賢導演回顧展的聯合策展人王雅倫表示,在準備影展的過程中,發現侯孝賢的早期作品,除中影曾修復的《童年往事》和《戀戀風塵》兩部電影之外,其餘全零散分佈在台北、日本和香港等各地,且底片的保存狀況不一。因此,從去年十一月開始,就一直在媒合比利時免費修復侯導經典作品,這也是比利時皇家電影博物館成立以來「第一次」對「非歐洲影片」的修復工作,且完全免費,足見比利時對於電影藝術價值的珍視。

國外的電影博物館,竟然願意幫忙修復台灣大師的片子。那麼,台灣自己呢?

目前,國家電影資料館正在Flying V尋求民眾募資,修復鳳飛飛的第二部電影《秋蓮》,希望大家一起來救老電影,最低只要200元就能贊助。鳳飛飛一生出過的唱片上百張,但電影作品僅有六部,修復此影片,對台灣影視史來說,彌足珍貴。(Flying網站 https://www.flyingv.cc/project/7997

台灣這幾年大聲疾呼要發展「文創」、著重「歷史」。或許,我們可以從重視老電影的修復開始。未來,希望有更多企業加入贊助,在思考贊助經費時,有些活動雖然媒體度曝光高,但影響力很快會消失,不如替台灣的留住珍貴影像,才是永恆的價值。

除了畫作修復,更急切的是台灣老電影修復

(電影海報由張祺田先生設計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生活電影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