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三十而治新世代

文 / 孫秀惠    
1993-03-15
瀏覽數 11,900+
三十而治新世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過幾個月前,加萬戴還是哈佛大學醫學院的學生。他的政治經驗僅止於擔任助選員、在史丹佛大學選修過政治哲學,以及為了申請獎學金,寫過一篇南非種族運動的論文。今天,他卻是主導柯林頓政府幾十億元公共衛生計畫的第二把交椅。一九九三年美國內政的重頭戲之一,就要看這個才三十出頭的年輕人怎麼演。

「一切變化好像在做夢,」加萬戴看著新辦公室桌面上堆滿的文件、研究報告、統計圖表以及喝了一半的冷咖啡,輕輕喟嘆。

三十而治

三十二歲就做州長、四十六歲當上美國總統的柯林頓,實踐「世代交替」的競選諾言,上台三個月內引進許多比他還小十幾歲的一輩,擔任高階層的官員。

看看這一長串名單:白宮發言人史特凡諾普拉斯,三十一歲;副發言人麥爾(女性),三十一歲;農業部長文思比,三十九歲;環保署長布朗娜(女性),三十六歲;內政顧問瑞德,三十二歲……主要的內閣閣員選定後,新政府還有上千個職缺會在今年八月前陸續敲定人選,而其中至少有一半將由過去人們眼中「嘴上無毛,辦事不牢」、四十歲不到的小姐、先生們擔任。據估計,三十幾歲的一代在柯林頓政府所占的比例可能近五分之一強。

素來在白宮串門子的華盛頓新聞界,面對這一群新兵時,竟然頗不適應。有個老資格的攝影記者開玩笑:「以前,鏡頭只要對準穿深灰西裝、淺藍條紋襯衫、繫著一條莊重的暗紅真絲領帶的傢伙總沒錯。現在你得留意任何一個頭髮沒抹油、西裝下穿條牛仔褲的小子。」

要替這一群「三十而治」的年輕人定位並不容易,他們有的熟悉華府,有的是阿肯色州初來乍到的鄉村小子;雖然大多是民主黨員,政治立場都從極左到中間偏右都有;雖然普遍在地方上相當活躍,關注的問題卻不盡相同。這些人當初因選舉而結合,現在「美國之變」都真的要交在他們手中。

叛逆精神

不過翻開這些人的歷史,卻也找得到許多共同點。

他們多半成長於七0年代頗具自由色彩的家庭;水門事件是他們成長期共同的政治經驗,尼克森所代表的政治人物典型--嫻熟官場權勢運作、與企業界關係密切、敵我意識強烈、維護體制,是他們最討厭的。

剛進政府部門不久,他們對官僚體制一板一眼作風的排斥,已經表現在一些小事情上。柯林頓的白宮助理們走馬上任後,尋思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掉幾堵牆,設計一間大大的「戰鬥辦公室」。

「大家覺得不好,只是因為從沒有人這麼做,」儘管也穿西裝、打領帶,三十三歲的外交政策專員蓋博,都表明不想因循過去的辦公室傳統。

另一名甫自農技研究所畢業,最近剛從阿肯色州徵派上來擔任農業小組召集人的白宮研究員表示,許多年輕的官員喜歡希拉蕊勝於柯林頓,因為「她比柯林頓更「自由奔放」」。

有些人為柯林頓擔心,因為這一批新手顯然都不是安於在一個職位上幹到底的人。以白宮發言人史特凡諾普拉斯為例,他年紀輕輕,待過的工作已有報社、國防部、紐約市公立圖書館、眾議員助理等。

不過,這樣的特性也讓這批人在思考問題時不拘泥,能一針見血、直搗黃龍。柯林頓在競選期間的名言:「問題出在經濟,笨蛋!」,據說就是出自史特凡諾普拉斯之手。

衝刺的精神深深存在這群人的心裡。柯林頓於二月中旬提出的短期、快速振興經濟方案,背後有著這一群人的影子。首席經濟顧問賴賀手下的大將、三十三歲的華德曼表示:「柯林頓政府需要在政策上有些叛逆精神,因為這正是美國人投票給他的原因之一。」

保守與開放並存

雖然與柯林頓、高爾同被定義為「嬰兒潮世代」,但這群三十出頭的官員認為年齡相差十年,已使他們成為嬰兒潮世代中的第二個世代。

「有人形容嬰兒潮世代是在富裕中成長、被越戰喚起」,其實,現在三十幾歲的美國人所經歷的,跟這些已有距離。」內政顧問瑞德指出:「當柯林頓他們那一代踏入社會時,美國的經濟情勢仍然一片大好;在我大學畢業那年,許多人聽到的已是「日本巨人占領美利堅」。」

也因此,跟柯林頓那一代在三十幾歲時的表現比起來,今天的三十歲世代顯得較保守。他們沒有沾染上嬉皮之風、用錢的觀念較節制、不贊成企業舉債擴張的策略,甚至連抽煙的人口都少得多。

然而在另一方面,嬰兒潮的後世代又比前世代更開放,特別是能接納人與人之間的差異。

柯林頓政府的年輕官員中,環境政策顧問哈特患有愛滋病,三十二歲的宣傳部官員布魯思丁是憂鬱症患者。對他們來說,與同性戀者、少數民族、特殊主義者共事,是天經地義的事;性別歧視更是這一群人相當唾棄的。

事實上,這些人的經驗範圍內,多得是能幹的女主管或高薪的妻子,「全美國到處都有希拉蕊,何必為能幹的白宮女主人大費周章地討論?」一個新進的白宮助理就曾這麼對採訪的媒體抱怨。

影響人權深鉅

觀察家認為。這些政治生態的變化在未來十年內,會對美國社會的少數人權產生重大影響。賽加基金會學者詹寧士指出,儘管保守勢力對於諸如同性戀婚姻權等問題的阻力還很大,但這一群年輕的政治家將會逐步透過立法,將他們心中認為不是問題的問題,予以正常化。

同時,由於這群人與官僚系統、企業、上層階級的淵源不深,也意味著利益團體對政府的牽制程度會降低。

當柯林頓提名布朗娜為環保署長後,美國主要的環保團體之一「峰巒俱樂部」就發表聲明:「由此人出任,代表了政策將轉離過去對中上階層利益的偏愛,加強對中下階層的保護。」其它政策可能也會有同樣的轉向。

截至目前為止,年輕官僚間對政策的差異性尚未顯現出來。不過一般深信,再過幾個月,當執行政策的工作進展至更枝節時,歧見必會產生。

日他們有的是認同柯林頓的自由色彩,有的喜歡他的某些新觀點,有的只是純粹希望民主黨贏了以後,他可以進來實現自己的夢想。」一位老資格的民主黨員指出,可能只有「急欲改革」,才是這些人政治理念最能交集之處。

柯林頓當初允諾要在上台百日內提振美國人的信心,從最近的一些民意調查來看,他是做到了(見表),背後這群人也功不可沒。

至於他們能否為美國做通盤而長遠的考量,恐怕是許多人最大的疑慮。不過對於這些已忙著快步穿梭在白宮和國會的官員而言,疑問不如行動。

在美國的歷史上,並不是每個世代都能出總統,例如,一九二四年到一九四三年這十年間出生的美國人,就被稱為「沉默的一代」。許多現年三十幾歲的官員都認為,他們也可能是在嬰兒潮與嬰兒荒兩個世代交替中的夾縫人物。

不過,就另一方面來看,美國歷史上也幾乎找不到那一任總統上台後,有如此多的年輕面孔有機會手握美國前途。至少,在未來數年內,他們的聲音絕對不會被忽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