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教育焦慮?練習做不完美的父母

孩子不是「欠栽培」,而是要認識自己
文 / 李雅筑    攝影 / 董旭官
2015-04-24
瀏覽數 91,000+
教育焦慮?練習做不完美的父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凡事,我們總想像著最美好的面貌,並要求自己盡力做到完美。但身為父母這件事,或許該學著練習不完美。

一名出身中下階級的女孩,從偏鄉國中考上北一女,接著進入台大就讀。但求學之路跌跌撞撞,她歷經了爸媽「第幾名打幾下」的高壓教養,回首過去,是一段數不清的反抗情緒和自我懷疑的歲月。

她叫高子壹,目前就讀台大社會所博士班,是一名研究教育的社會學家。直到現在過了30歲,曾任家教、國高中老師的她,才真正領悟何謂學習,並摸索出一套教養哲學,集結成《別被教育打敗》一書。

「現在全台灣都患上教育焦慮症了吧!」高子壹一開口,就一語點出台灣教育的問題。身為典型的「考試勝利組」,她開始反思:當教育成了一股龐大壓力,孩子在學習之路上,還能開心嗎?

但是什麼樣的因素,逼得家長如此渴望灌輸孩子教育?總是覺得小孩的教育永遠都不夠?

她分析,這是歷史脈絡使然,兩個現象讓家長角色有了變化,其中媽媽更背負了較多的教育責任。

首先20世紀初進入工業化社會,人們開始到外地工作,不像以往農業社會,生產活動和家庭連結一起,工業社會是完全分開。「這造成絕對的性別分工,女性成為撫育者的角色,」她說,再加上義務教育興起,學校巧妙將教育分成「教」和「育」兩部分,其中的「育」依舊回歸到家庭。

「於是媽媽要像教育家、企業家、家庭主婦、老師,甚至是像個宗教家,才能在眾多要求中生存,還不能夠生氣,」她認為,如此瘋狂的想像和要求,對一個人來說,幾乎不可能做到。

接著20世紀中後期開始,社會上衍伸出大量的科學驗證法,成為眾多教養方法的有力證據,卻也苦了家長,一下子得面對百家爭鳴的「教條」,「市面上許多教養書不都如此?但這都是60年代後才出現的論點,所謂的教養準則,是可以合理懷疑的。」

另一個面向,則是從台灣教育環境出發。她指出,現在父母歷經上一代的權威教育,面對孩子,不同世代的落差,讓父母親一下子無所適從,更產生了心理衝突和矛盾感。

曾經也對自己父母親感到不諒解的高子壹,經由碩士論文的深度訪談,看見了這代家長的內心糾葛。

她說,現在家長大多接受的是70年代教育,當時正好是台灣史上聯考最競爭的時刻,大學錄取率低,上大學成為一件光宗耀祖的事,因此在父母心中,「追求高分」成為一條通往幸福人生的最快捷徑。

「但現在教育環境完全翻轉了!」她指出,當12年國教開始,成績計算方式改變,入學方式也有了變革,預計在110學年度,教育部將廢除大學入學指定科目考試。

也就是說,無論升高中或升大學,成績是以級分制計算,以往「一分決定學校」、「用其他科目分數補足較弱一科」的型態已經過去,未來的入學管道,也不是成績分發入學,而是以申請制為主。「這就是希望每個孩子能適性發展,找到自己的特殊性。」

她觀察,現在家長也了解時代背景已不同,但對孩子的教養,其實是抱持著一種「欠栽培」的心理。「很多家長坦言是因為不甘心,覺得以前欠栽培,現在有了小孩,希望能給他最好的教育。」

於是「深怕教育不足」的恐懼感,這些年壟罩在每個家庭中。家長即使脫離了學生身分,內心還未掙脫,看著孩子的成績單,就像是一張張檢視自我表現的考績表,責罵小孩的同時,也是對自我的不安,對追求完美父母過程的焦躁。

但是這些,真的是孩子要的嗎?

歷經多年研究,高子壹從社會學家的視角,給予家長建議。「父母對自己的要求,都太多、太高了,」她建議,父母不用勉強自己成為教育家或宗教家,父母親只要選擇放鬆、做自己就好,並做個真正關愛孩子的父母。

對孩子的要求,她認為,倒不如將教養重心放在以下面向,幫助孩子認識自己。

第一,給孩子「為自己負責」的空間。她認為,無論如何,家長無法時時刻刻照顧孩子一輩子,若是總幫忙小孩處理事情,就是剝奪學習機會。

第二,讓孩子練習思考。她說,台灣的教育環境不習慣孩子回嘴,有時孩子接受師長的建議,只是接受權威安排,長久下來,小孩便處於被主導的地位,缺乏開創性想法。她認為,家長應教會孩子問「為什麼」及容忍孩子問「為什麼」。

第三,教孩子認識世界。她指出,目前大家所稱的競爭力和國際觀,常是以扭曲的方式呈現,「但重要的是視野的養成,」她說,一個認識世界、心胸開闊的人,也會擁有同理心和包容力,並知道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這能讓孩子順應未來世界的變化。」

當父母親不把成績掛嘴邊,不再感到「教育焦慮」,不將「欠栽培」的心理強加在孩子身上,開始打破「完美父母」的形象,陪著孩子成長,接受彼此的不完美,過程中產生的信任和愛,就是一切教養的前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親子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