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柴靜《穹頂之下》到底說了些什麼?

看不見的中國
文 / 邱莉燕    
2015-03-10
瀏覽數 17,200+
柴靜《穹頂之下》到底說了些什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引發中國人爭相傳閱的紀錄片《穹頂之下》,內容到底說了什麼、引發前所未有的熱潮?

前中央電視台主持人柴靜,自費100萬人民幣拍攝的霧霾紀錄片,由於內容直指霧霾成因及中國政府治汙失能,如今已被當局下令封殺,從各大視頻網站中下片,很多人求一觀而不得。

影片總長1小時43分鐘,分兩線主軸進行,一是柴靜在台上侃侃而談的分享,一是她在過去一年以來到各地的採訪影片、解釋性動畫及數據資料等。全部內容大約分五個部分,首先是柴靜在2013年的大霧霾後得知自己懷孕,從此走上追尋女兒腫瘤的元凶(亦即霧霾)之路,接著講述霧霾是什麼?霧霾的危害有大?結論是「這是一個看不見敵人的戰爭」。

然後談煤炭與石油先讓中國騰飛,再讓中國「遭罪」,接續是介紹英國美國是如何治理空氣汙染,最後是呼籲每個人為霧霾治理行動起來。

以下是影片演講精華整理:

「這是2013年1月份北京的PM2.5曲線,一個月裡頭25天霧霾,我當時在北京,當我這一年裡反覆看這條曲線的時候,想回憶當時有什麼印象,什麼感覺,但是記不起來了,那時候大家都說,好像這場霧霾是偶然的氣象原因導致的,就沒當回事。

那個月裡頭,我還去了四個地方出差:陝西、河南、江西、浙江。回頭看視頻裡的天空,當時的中國正被捲入一場覆蓋了25個省市和6億人的大霧霾,只有我的嗓子有印象,在西安那天晚上咳得睡不着覺,我就切了一只檸檬放在枕頭邊上。

回到北京之後,我知道我懷孕了。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樣子,那時候我就覺得她應該是個小女孩,因為我覺得那是像個童花頭,聽到她的心跳的那一瞬間,我覺得我對她沒有任何別的期望了——健康就好。但是,她被診斷為良性腫瘤,在出生之後就要接受手術。做麻醉之前,醫生對我說,她這么小的年紀做全身麻醉,是有可能醒不過來的,你要有個心理上的準備。

我還沒有來得及抱她一下,她就被抱走了。后來護士在我手里放了這只小熊,那是用來安慰小孩的,她用來安慰我,我再見到我女兒的時候,她還在昏迷,醫生對我說,手術很成功,但有一件事情你要原諒我,他說她太胖了,所以剛才麻醉的時候我們扎了很多針眼才找到靜脈。

我就拿着那個滿是針眼的小手,放在我臉上,叫她的名字,直到她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我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後來我辭職陪伴她、照顧她,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平安就好、健康就好。

但是,回家的路上,我就已經開始感到害怕了,全是煙燻火燎的味,我就拿一個手絹捂在她鼻子上,這樣做很蠢,因為她會掙扎,就會呼吸得更多。

以前我從來沒有對汙染感到過害怕,去哪我都沒戴過口罩。現在有生命抱在你懷里,她呼吸、她吃、她喝,都要由你來負責,你才會感到害怕。

(2013年底)那場霧霾持續了差不多兩個月,它讓我意識到這件事情不是偶然發生,也不可能很快過去了,它就是十年前我在山西生活的時候,我看到的天空。

(柴靜身後播放採訪畫面)

柴靜:是每天都這樣呢?還是?

市民:每天,每年都是這樣,連着三年了,不是說一天兩天。像那些苯并芘它是強致癌物,時間長了以后在人體體內就富集,富集到一定的程度就產生了致癌的風險了。

柴靜:局長,你覺得這還是河嗎?

環保局長:不是河水,是污水,這個有監測數據,年均下來苯并芘超標是290多倍。

市民:那不是樹也都死了,那兩顆大樹全在裂縫上。

柴靜:你見過真正的星星嗎?

王慧卿:沒有。

柴靜:你見過藍顏色的天嗎?

王慧卿:見過藍一點的。

柴靜:你見過白云嗎?

王慧卿:沒有。」

2004年我採訪這個6歲的小女孩的時候,無論如何我都沒想到,她所說的就是我女兒可能會面臨的一個世界。

這是2014年整整一年的北京,只有空氣優良的時候,我才能帶女兒出門,但是這樣的天能有多少呢?汙染天數175天,這意味着一年當中有一半的時間我不得不把她像囚徒一樣關在家里面。十年前那個環保局長對我說了一句話:「孝義是山西的縮影,山西是中國的縮影。」短短十年,我眼睜睜地看着它成為現實。

有的時候早上醒來我會看到女兒站在陽台前面用手拍着玻璃,用這個方式告訴我她想出去。她總有一天會問我,媽媽,為什麼你要把我關起來?外面到底是什麼,它會傷害我嗎?這一年當中我做的所的事情,就是為了回答將來她會問我的問題:霧霾是什麼?它從哪兒來?我們怎麼辦?

霧霾是什麼呢?我有時候會把燈關掉,我想看一看,我知道PM2.5就存在這當中,它們是一些空氣動力學直徑小於2.5微米的顆粒,所以它們才能折射大量的可見光,留給我們一個能見度很低的世界。這是一個看不見敵人的戰爭。

大量的樣本顯示,有很多人比你更高,超標20倍。所有這些致癌物都附着在剛才看到的那個黑色的採樣膜的表面,一種叫做黑碳的物質上,它非常小,只有0.2微米,但是它是一個鎖鏈的結搆,所以如果它打開的話,兩克黑炭能有多大?能有整個籃球場那麼大,所以它可以吸附很多的致癌物和重金屬。

在中國這樣的黑炭有多少呢?這是2009年NASA做的一個測算,那個紫得發白發亮的地方是中國,它(黑炭)像幽靈一樣在我們的上空飄蕩。

在中國每年因為大氣汙染過早死亡的人數是50萬人。在這場跟人類的戰爭當中,我們最脆弱和最容易受到傷害的,就是我們的孩子和我們的父母。影片中這些小孩大多才兩個多月大,還沒有出過門,但是已經得了肺炎,他們在接受霧化治療。在2013年1月份,重霧霾期間的時候,我們整個國家,有27個城市都出現了急診人數的爆發性增長。

(柴靜身後播放採訪畫面)

Edward Lagrence Avol(南加州大學醫學院臨床預防醫學教授):「如果讓他們暴露在汙染中的第一天,他們受到一部分功能損傷,他們暴露的第二天,他們的損傷沒有第一天那麼多,但這不是因為他們有了適應性,而是他們已經失去了這部分功能,損害已經發生。」

我就在華北天空下生活,這十年來我怎麼沒有覺察到霧霾的存在?我就去找了我們國家奧運空氣質量保障小組的組長唐孝炎院士,她給了我這條曲線,這是2004年。

11年前,那時候我們還沒有PM2.5的檢測,但是我們有PM10,她是根據當時的估算,那個時候在汙染期的話,PM2.5可以達到三百到四百,屬於今天的嚴重汙染。但那個時候我們一直認為那是霧,我們一直把它叫做霧。

人們在當時並不是沒有聞到嗆人的味道,但煤炭帶來的溫暖和能量在當時更重要。1980年前後,北京市內有3700家工廠,對一個充滿發展渴望的農業大國來說,煙筒被認為是進步的標誌。

過去30年內,我國的肺癌死亡率上升了465%,雖然吸煙和老齡化仍然是這個數字的主要因素,但細顆粒物明確的致癌風險,愈來愈得到重視。2012年,PM2.5被列入監測範圍,國家《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划》實施,隨着收入增加,信息透明,人們對環境的期待愈來愈高。

我戴着口罩逛街,我戴着口罩購物,戴着口罩去跟朋友見面,我用膠條把我們家門窗每個縫都給它粘上,帶着孩子出門打疫苗的時候,她衝我笑我都會感到害怕,說實話我不是多怕死,我是不想這麼活。

所以每次碰到有人問我說,你到底要幹嘛做這件事情。我只好簡單地告訴他,這是我跟霧霾之間的一場私人恩怨。我要知道它從哪兒來,我要弄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中國的PM2.5,60%來與燃煤和燃油,也就是化石能源的燃燒。這種燃燒的強度有多大呢?我們可以來看看,在2014年,這個數值可以代表全球化石能源的燃燒強度,可以看看中國有多亮,那個燒得發紅發亮發白的地方就是我們國家。從圖標來看的話,它比歐洲高出三到四倍,我們燒了這麼多化石能源。而最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煤和油的汙染物之間可以發生大規模的化學反應。

在南威爾士被廢棄的礦坑深處,埋葬着英國工業時代的心臟,它曾經驅動過一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也給這個國家帶來一場可怕的黑色災難。在1960年年代,倫惇大煙霧事件發生完之後,其他的國家紛紛開始減少和控制自己的煤炭用量,但當時恰逢中國改革開放的開始,這個已經封閉了多年和落後了多年的國家,迫切地需要一種巨大的能量能讓自己起飛,它的選擇是煤炭。這是它增長的曲線。

那中國這麼多煤用在哪兒?2013年這36億噸,我們可以看一下,其中3億8千萬噸燒在京津冀,而這3億8千萬噸當中,有三個億燒在河北。

(柴靜身後播放採訪畫面)

熊躍輝(國家環保部科技標準司司長,原華北督查中心主任):「有60%以上的鋼鐵企業沒有任何審批手續,環評法甩在一邊不用,就是一直通知停止審批,不管你合法的、不合法的都停止審批,真正的破罐子破摔的就是黑戶,監管部門都不想去觸及這一塊,關的了嗎?能取締的了嗎?一千萬噸鋼是多少人就業?10萬人就業,河北的鋼鐵是到了什麼程度?已經到了你取締不了的程度。」

中國用30年的時間走完別人100年走過的工業化的道路,所以我們煤的汙染之上還要再附加油的汙染。那麼我們的油怎麼了?我們的油大部分燒在車上,我們的車在十年之間增加了將近一個億。北京本地的汙染源當中,最大的就來自機動車。

車多就汙染嗎?北京市交通委給我的解釋是這樣的我,東京90%以上的人在坐軌道交通,他們只有不到6%的人在開車。北京有多少呢?北京34%的人開車。北京每天高峰期的時候,六環以內,每個小時的PM2.5排放量是多少?——1噸。北京人在5公里以內開車的有多少?將近一半。

在北京每天一天凌晨的時候都會出現汙染的峰值,而且是每天恆定出現,永遠比當天下午有機碳的排放大概要高出兩倍。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也想知道這個答案,我們就去了延慶。

(柴靜身後播放採訪畫面,隨機抽查一輛車)

司機:這是國一之前的。

柴靜:那就是意味着沒有任何排放設施。

司機:沒有,基本沒有排放控制措施。

警察:綠標。

司機:國三。

柴靜:是哪兒發的?河北省環保廳。

司機:買的時候他說是國三的,咱又不懂,對不對,咱只是買車的。

(柴靜身後播放採訪畫面)

李昆生(北京是環保局機動車排放管理處處長):「大面積造假,或者說得更嚴重一點,全面造假,這是行業內的秘密,90%基本配置都不在。如果有三萬輛車進城,那就相當於幾百萬輛車在夜里還在跑。」

沒有任何排放設施的時候,它的排放會是一個什麼結果?只這一輛車,只一項顆粒物的排放,它就是國IV車的五百倍。它的氮氧化物的排放,要占所有機動車的70%,它的一次性顆粒物的排放要占到多少呢?99%。還有更可怕的事情是,柴油車的尾氣排放出來的顆粒物毒性遠比一般的大。如果要問責的話,首先應該問的是造假車企的負責人吧?

十幾年來,如果說這種全面造假、普遍造假都存在,而且監管部門知道的話,為什麼不去處理他們呢?我們不是有法律嗎?你這樣的產品是可以召回的呀。但是從2004年到現在,這個法律在這類車輛上用過多少次呢?一次都沒有。

(柴靜身後播放採訪畫面)

丁焰(環保部車輛汙染研究處主任):「當然我們問過,你大氣法為什麼要這麼寫,為什麼不直接寫我們。人家說了,就是因為當時定這條的時候,很多部門反對,不能你環保管。但最後這個法就過不去,過不去最後等於就用了一個模糊的寫法,就是叫有執法權的去做。但是實際上還是沒管住啊,合格證全是真的,車型也全是真的,環保部門也發了那個綠標了,也是國四的。沒有一個部門去看那個車到底是什麼,只有那個車是國一的。」

尷尬的不光是環保部門,車企業也挺尷尬的,那個造假的老板後來就跟我說,如果環保部能夠去執法,去抓那些造假的車輛的話,我保證第二天就生產真的。在延慶的時候,隨機抽查了這輛柴油車,這是在北京加的柴油,已經是非常好的,全國最高的水平了,但是它的柴油測出來之後,是歐盟和日本包括美國的25倍。

全世界的石油企業都會去盡量維護自己的行業利益,這是一個公司的天性,這無可厚非。我們很想知道其他國家到底是誰在制訂這個標準,這是我們目前為止調查到的結論—澳大利亞:環保部;韓國:環境部;日本:日本環境省;墨西哥:環境和自然資源部與能源部;加拿大:環境部;歐洲標準委員會。澳大利亞、韓國、日本、墨西哥、加拿大,基本都是環境部在主導標準。即使是歐盟這樣的歐洲標準委員會來定的時候,它會有行業協會的聲音,但是也沒有出現過由石化行業來主導標準制定的情況。

那為什麼在我國,國家車用燃油質量標準是由石化行業主導的呢?一個國家的選擇有它的歷史原因。上世紀60年代,我國石油處於極度緊缺狀態,長安街上的公交車需要頭頂一個煤氣包行使,遠未到考慮燃油環保指標的時候,環保部門也未成立,所以標準的制定,是由當時石油部下屬的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負責。

在中國,除了我們的油品標準低之外,我們還有另外一個,在我出發之前遠遠沒有想到的問題,就是我們有一半的油是完全失控,全球十大港口,現在有七個在中國。遠洋貨輪帶來的汙染之大,在靠近海岸線四百米的地方,它排放的汙染相當於50萬輛大卡車。所以在深圳,60%的二氧化硫是來自輪船的。

也許你既不生活在港口邊上,也不生活在河的邊上,也不生活在機場的邊上,但是你一定遇到過這些車。這些是工程的施工車輛,有一次我在河北看到它們的時候,我以為前面失火了,繞到前面一看,是它在排放黑煙。我們跟環保部一起,環保部門的人就說:「那這樣,我們去查一下,看看吧。」他們就現成買了一個柴油壺,然後就進了最近的一家民營加油站,我是最後一個下車的,那麼等我下去的時候,我發現他的證已經被老板奪走了。

(柴靜身後播放採訪畫面)

老板:查?查?查...大氣防治法?

柴靜:環保部門有這義務權力。

老板:你有義務,你有義務,沒這權力。

這老板說完這句話之後,我們每個人都默默無語,然後就拎着柴油壺就都散了。他說得太狠了,從煤到油一項一項下來,煤和油的消耗都這麼大,我們的品質相對低劣,我們缺少清潔,我們還在排放的時候缺乏控制,我一直想知道為什麼,一直到這個老板,這句話我覺得他莫名其妙地道出了某種事物的本質。

一噸鋼,如果把它所有的環保成本省下來,不去裝的話,它能夠省一百塊錢,一噸煤能夠省156塊錢,一輛車如果不裝環保設施的話能夠大概省兩萬,油品少升級一次,能夠省500個億。十年前,我問空氣中是什麼味道,我沒有得到答案。現在我知道了,空氣中是錢的味道。

城市給了我們個人的自由,也給了這個國家30年來的繁榮,未來還會有三四億人要進城,這個必然到來,不可避免。他們會給這個國家帶來不可思議的文明和財富,但是假如用投資拉動工業和拉動城市發展的模式不改變的話,結果會是什麼?這意味着我們將在用光所有的資源之前,我們就用光所有的環境容量。

之前我很擔心,北京還在擴張,它的汽車的量還在增加,它的汙染能降低嗎?但是這是洛杉磯,一個跟北京非常像的地方。它也是三面環山,空氣擴散條件很不好,所以它曾經發生過大規模的光化學汙染煙霧事件。但是從1970年以來,洛杉磯的車輛還在上升,上升了這麼多,三倍,但它們排放呢?降低了75%,他們怎麼做到的?我就去趟洛杉磯在那里觀察。

洛杉磯這種攤大餅的城市規劃,被認為是典型的失敗案例,它的公交系統也遠沒有有效地建立起來,造成車輛毫無約束的發展。

1千7百多完人差不多1千3百多萬輛車。都快人手一輛了,整個加州,一天之內,8.5億的形成,所有的燃料加起來,都夠來回月球1600趟。

根據加州空氣資源部的估計,南加州空氣中71%的致癌物質,都由柴油車產生,所以所有的柴油車都被要求安裝DPF,這種顆粒過濾器,相當於給車戴上口罩,可以過濾掉99%的顆粒物。

為了治理汙染,加州不得不制定最嚴格的新車機動車標準,環保部門有權力抽查任何新車,可從用戶手中直接抽查12萬英里之內的在用車,一旦發現廠家違規,要從出廠當天開始,每一天罰2萬5千美元。環保部門有權力要求車企,召回全部問題車輛。

中國是一個煤炭的消費量,占70%的國家,在我們國家能源結搆里面,我們怎麼才能減掉煤呢?很多人都跟我講說,倫惇要等了40年,50年才把汙染治好,我們也得等這麼久。但真的是這樣嗎?看看這兒,從他們開始治理汙染的前十年,他們就把汙染物降低了80%,這是一個極大的改善,我們來看看倫惇是怎麼做的。

倫惇大煙霧事件發生的時候,英國的能源結搆中,將近90%是煤炭,1953年,顆粒物的平均濃度,超過歐盟標準的十倍,他們控制汙染的壓力,比我國當前更大,英國人在1956年通過了《清潔空氣法》。

(柴靜身後播放採訪畫面)

John Murlis(英國倫惇前環保督察員):「每一個煤礦都在地上有洗煤的設施,在賣給用戶之前,煤炭先要被洗干淨,在開放式的壁爐里燃燒煤是違法的,這就是壁爐。(無煙區內)任何排放煤煙的設施,都是被嚴令禁止的。治汙監察員可以檢查店鋪,檢查是否在售買違法的燃料。」

政府出錢,承擔家庭壁爐改造70%的費用,但懲罰同樣嚴格,違反者可以處以100英鎊罰款,甚至坐牢。

煙霧事件發生後20年中,石油替代了20%以上的煤炭,天然氣替代了30%以上的煤炭,煤炭在整個國家的能源結搆中,從90%下降到30%,而重工業占GDP的比例也下降了10%。很多煤礦和燃煤的工廠關停,又一個倫惇的地標消失了。這里曾經有上百萬人就業,現在你們(礦工)怎麼掙錢生活呢?

(柴靜身後播放採訪畫面)

Ed Davey(英國能源與氣候變化大臣):「100多年前,我們英國有幾百萬礦工,現在只剩下幾萬人了,但我們的就業人數是歷史最高的。當一個產業正在被淘汰的時候,會有另外一個產業冉冉升起。」

1960到1970英國治汙的前十年,經濟并沒有倒退,GDP反而增加了一倍。之後十年中,英國進入油氣時代,他們的經濟總量翻了四倍。英國是用更清潔的能源,石油和天然氣,尤其是天然氣來替代了煤炭,他們才取得了藍天和白云。那時候人均GDP跟中國是一樣的,政府最重要的是不要去補貼那些已經要被時代淘汰掉的落後和汙染還有虧損的產業,你要給新興的產業,給它們公平競爭的機會。它們會帶給你驚喜。倫惇的經驗告訴我們,中國要從煤炭時代進入油氣時代,我們才能夠得到更清潔的天空。

我們的天然氣探明是多少呢?22%。那我們的石油探明率是多少呢?38%,而且每年開釆量只占探明量的1/9。有大量的資源,我們知道在哪兒,但卻沒有去開釆?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美國來說,它們有6300家天然氣石油公司,我們有幾家呢?三家,其中70%集中在一家手裡,中石油。美國有160家天然氣管道公司,我們(主體管道)有幾家呢?三家,其中70%集中在一家手裡,中石油。

(柴靜身後播放採訪畫面)

Edward Davey(英國能源與氣候變化大臣):「我認為只有開放市場,才能分享智慧,尋求創新,才能得到世上最好的東西。

做這次演講,我才第一次接觸到中國的能源問題。這兩年石化業的腐敗圖,它是一個腐敗高發的區域,能源局前局長劉鐵男在接受庭審的時候說過一句話,要想遏制高發的腐敗,就要把本來應該屬於市場的權力,還給市場。

2014年6月份的時候,我們中國的能源國家安全戰略,已經明確,能源是一種商品,我們要建搆有效的市場結搆和市場體系,而且要改變政府對於能源的監管方式。但是在等待一個國家,建立和完善一個龐大的體系之前,我們究竟能夠做什麼?

世界上再強大的政府,也沒有辦法獨立治理好汙染,它要依靠的就是每一個,像你我這樣的普通人。我們的選擇,我們的意志。只有信息公開,才是一切公眾參與的基礎。你可以猜猜看,今年之前有多少家中國的公益組織是具備司法訴訟主體資格的?一家都沒有,就是因為當時我們的《民事訴訟法》規定,只有有關組織才可以提起訴訟,至於誰是這個有關組織,沒人知道。但是1月1日開始,新環保法已經規定了,只要你從事環境公益活動五年以上,沒有違法記錄,你就可以承擔這個訴訟主體的資格,現在700多家環保組織。

我們可以記住這幾個數字,12369。如果你不打,它就永遠只是一個數字。霧霾天一來我就不知道我,明天在哪兒,或者未來在哪兒。

但是呢就在那個餐館老板,把那個油煙(回收裝置)裝好的那一會兒,我突然覺得我好像腳落實地,這種感覺很難說清楚。你明明知道說它對於改善大氣汙染的作用,是非常微乎其微的。但就是因為一個人,知道了自己做的一點點事情,可以讓事情本身變得更好,他心里面就能夠踏實了。

所以回頭來看,人類與汙染之間的戰爭,歷史就是這樣創造的,就是千千萬萬個普通人,有一天他們會說不,我不滿意。我不想等待,我也不再退位,我要站出來做一點什麼,我要做的事情,就在此時,就在此刻,就在此地,就是此身。

成千上萬的孩子正在孕育,正在出生,這些河流,天空、大地是應該屬於他們的,我們沒有權利只知消費不知可知,我們有責任向他們證明一個被能源照亮的世界,同時可以是潔淨和美好的。在霧霾嚴重的時候,我們至少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就是保護好你自己,和你愛的人。

(資料來源:網路/首圖來源:翻攝自影片《穹頂之下》)

【完整版影音】《穹頂之下》柴靜霧霾調查:

更多霧霾系列報導,請參閱2015年1月號《遠見雜誌》

直擊「全球最大吸煙室」〉6億中國人的奢望,何時才能自在呼吸?

霾害中國!你不能不知的真相〉中國將成最大肺癌國,百萬人難倖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產業綜合政治環保兩岸要聞傳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