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是卒?還是帥?-外商眼中的台灣

文 / 許彩雲    
1991-12-15
瀏覽數 15,250+
是卒?還是帥?-外商眼中的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連年衝關之後,去年外商來台投資件數及金額突見陡降,比前年少了一0二件,近二億美元。八十年一到九月,下滑的速度更快,金額比去年同期減少一九%。

前來扣門者逐漸稀落,奪門而出的情節輪番上陣。

來台多年的美國增你智電子公司,日前決定把位於桃園的工廠關閉,移轉到墨西哥,外商一個個出走造成台灣加工出口區沒落的故事,已經上演了好幾年。增你智公司會不會是最後一個?誰也不知道。

雖然經濟部投審會沒有確切的數據說明外商出走情況,許多業者估計,趨勢會愈演愈烈。「只聽說出去的,沒聽說有進來的。」位於桃園工業區的一家口商總經理說。

「數字增減無法說明真正的變化,」台灣第一家美商--台灣通用器材總裁柯雷吉(James R. Klein)用「沮喪」來形容他的心情:「這種數字無法幫助我們作決策。」

實際的情況是,外商扣關數量減少的同時,即孕育起另一股提升對台投資內涵的趨勢。

成立近三十年,雄踞國內家電業龍頭的台灣松下,花了新台幣二十億元在桃園興建新廠。

投資環境名列前茅

民國五十六年就來的台灣最大外商集團飛利浦,近二年準備進一步把台灣飛利浦塑造成亞洲事業的重心。

「到現在,台灣的投資環境評估還是名列前茅,」經濟部投資處處長高一心說。

老廠表現了繼續停駐台灣的泱心。新來者更以喜鵲報春的姿態,出現在台灣自身對前景信心不足的曖昧氣氛中。

日本東芝公司在八十年年初與國內東元企業,合資建立了海外唯一的冷氣壓縮機生產據點。

世界最大積體電路(IC)卡廠商布爾(Bull)公司最近透露,將來台尋找合作伙伴,攜手開發大中華市場。

留在台灣、湧向台灣的外商,正露出要全新規畫台灣的訊息。

從新一波前來台灣的外商觀察,美國、日本與歐洲在下台灣這顆棋時,有不同的棋路。

日幣升值,使日本從一九八七年起大量向台灣投資,而由於國內政策開放,日商對台投資中,貿易與服務業近三年明顯增加,重點偏向攻占台灣本土市場。最近則因我國政府要求日本來台投資服務業,須附回銷日本計畫,而使得案件有減少的趨勢。加上日本國內經濟正處於調整期,海外投資資源相對減少,顯現在台灣的投資趨勢是由興盛轉平緩(見表)。

製造業方面,研究日本多國籍企業的文化大學商學院院長林彩梅指出,日本為了避免與美發生貿易摩擦、接近歐洲單一市場,而直接到美、歐投資高科技產業。它需要便宜又不錯的一般零件配合,台灣的技術優勢,便使自己從全球十大新興工業國中脫穎而出。

另一方面,經濟部投資處處長高一心也指出,八十年一至九月,美國廠商步調一致地集中在製造業。

用新眼睛看台灣

美商慣於在全世界植根,主要興趣在歐市,而把台灣看成新的作戰基地。大體而言,以往對台灣接觸較少的多數歐洲公司,則硯台灣為「可以銷售產品的地方,」曾為美僑商會會長的柯雷吉從旁觀察。

德國拜耳台灣分公司總裁莫克(Dr. Horst Muck)卻指出歐商的更大野心:「想在亞洲擁有生產基地,以縮短運程。」

柯雷吉和莫克表示,「會有更多高科技的產業前來台灣。」來台多年的外商也開始調整步伐。

改善經營管理,加強競爭力,是第一步。位於桃園的台灣蒂雅克,從年初開始加強成本分析,「總公司要求把流失的成本抓回來,再來判定台灣的實力。」蒂雅克總經理小川輝彥說。

產品愈做愈高級則是另一項因應之道。蒂雅克、台灣松下,台灣通用都是例子。

除此之外,同為跨國企業的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黃日燦律師,分析新舊外商在不同策略下,用「新眼睛」看到台灣五種角色。

一是銷售地區。各式各樣的外商產品銷售機構,雨後春筍般拓展的誘因,在於逐漸擴大而成熟的台灣市場。「日本在平均國民所得八千美元時,正是百貨業起飛的時刻。」剛開幕的新光三越百貨副總經理古山宏,作了一個直衝雲霄的手勢。

二是資金的來源。台翔與麥道公司的合作,正是台灣以資金在國際競爭中占上風的明顯例子。

國內航太業領軍者台翔公司,因為打算拿出二十億美元,獲美國著名飛機製造廠麥克.道格拉斯公司青睞。這一炮打響台翔國際名聲。

三是跨國企業全球策略的一環。在這個全盤計畫中,台灣不只是產品供應地,還可能是設計、開發、服務業範圍更廣的供應者。台灣惠普、飛利浦等企業不約而同在此地成立亞洲技術開發中心,顯然是全球策略思考的結果。

四是亞洲遠交近攻的盟邦。本此策略者多為歐美廠商,主要競爭者則是日本、韓國。飛利浦幾年前開始加強兵力,就是為了就近瞭解日本電子業的動態。

五是進軍大陸和東南亞的跳板。由於文化、語言的方便,以及由簡單工業邁向先進工業的經驗,促使台灣成為進入大陸及東南亞的基地。

台灣在跨國企業的全球戰略中浮現,是一場「裡應外合」的結果。

前台大商學系主任陳定國在他的「多國性企業經營」一書中,清楚指出:多國企業在全球發展的脈絡,是由歐洲向美國發展,由已開發國到開發中國家,這是必然的趨勢。

發展多重角色

「二000年大趨勢」作者約翰.奈思比也指出,東亞與東南亞是目前全世界經濟成長最迅速的地區。這是吸引跨國企業向此地發展的主要力量。

以往,跨國企業(包括後起之秀日本)的焦點在歐美先進國家時,台灣被視為產品裝配、加工的地方,「外商對台灣的看法很具體,與台灣的牽扯也很狹窄。」黃日燦分析。

台灣因為搭上這班列車,利用出口寫下耀眼的經濟發展成績單,得以儲存資源,趕搭另一班列車。「受過訓練的人力是目前最大資源。」受訪的外商不約而同指出。

基礎工業的技術累積,是另一項利基。「十七年前,我們要用的零件幾乎百分之百自日本進口,現在幾乎在台灣可買到大部分。」蒂雅克小川輝彥說。

經濟發展過程培育的技術、人力、市場,加上地緣關係,勾勒出台灣今後發展的多重角色。用一句話形容:台灣已從一個單純的加工地區,升格為國際經濟體系的一環;由以勞力為優勢的邊陸,轉變為以腦力為利基的中心位置。「現在如果少了台灣,我們不知道怎麼繼續下去?」一位久在台灣的外商說。

台灣出現新的魅力,當然也不乏競爭對手。

三年多前,美國全錄公司本來打算在台灣投資生產高速印表機,後來因為新加坡願意提供土地,全錄便轉赴新加坡設廠,並且設立了人員訓練中心。

德國拜耳在未來兩年內在台灣和新加坡兩地選擇一處設廠,主要考慮也在土地成本。

韓國土地大、資源豐富、人口多,形成較大的國內市場;加上基本技術進步,處處威脅台灣。

香港原以商業優勢而成為跨國企業區域總部的理想位置。九七陰影使跨國企業將區域總部向新加坡及東京疏散,而不是台灣。「地理位置不利(與重要市場--大陸不能直航)、基礎架構(電信、金融等)尚未完成、國外人才不願居住,台灣要成為跨國企業區域總部的機會不大。」惠普總經理黃河明分析。

亞太地區中,與東亞與東南亞各國相比,外商眼裡的台灣,競爭定位究竟在那裡?黃河明和黃日燦試圖釐清。

大陸、印尼、馬來西亞、泰國將成為低價產品的根據地;台灣和新加坡則生產更高層次的產品;台灣另外扮演顧問服務和軟體服務的角色,及一部分的開發、設計角色;日本擔任大部分產品設計及技術來源。

學者陳定國曾指出,當年美國企業前往歐洲投資時,運用獨特的管理才能,把存在於歐洲未用的資金、勞力、製造技術等資源都動員起來,威脅了當地的原有企業,一度引起歐洲的恐慌。

當外資在台灣利用相對低廉的中高級人力,投資逐漸走向質的精進時,也有人開始擔心外商究竟能為台灣留下什麼?形成另一種思考。

社會學者蕭新煌指出,六年國建吸引許多外商進來,但真正移轉技術給國內的比例有多少?內涵是什麼?

「我們無法走回頭路,要以台灣資源自給自足是不可能的,」律師黃日燦則說:「只要有角色可以扮演,對我們就有利。」針對日商,林彩梅也樂觀預測;由於競爭需要,日商這一波前來投資,會把現有成熟而不危害其領先地位的技術轉移進來,這會使台灣對日本的技術倚賴,在未來五年逐漸減少。

如何拿捏分寸,使台灣利用技術掌握,以自立姿態加入國際經濟體系,從「伙伴」蛻變為主角,眼前便是關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