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解開裹腳布,跨進女學堂

文 / 楊孟瑜    
1991-10-15
瀏覽數 11,750+
解開裹腳布,跨進女學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幽默大師林語堂曾以女人的裹腳布和迷你裙,來比喻演說的精采與否。

如果,用裹腳布和迷你裙來隱喻女人的昨日和今日,解開了腳上又臭又長的束縛之後,是什麼力量使女人換穿上套裝窄裙?

「過去八十年來婦女最大的改變,就是出外就業。」台大社會系教授伊慶春明白道破女子獨立自主的原由。

當婦女出外就業增多後,夫妻分工現象日漸普遍,家庭結構和倫理觀念也隨之轉變。「我們可以預期,下一代會更不同。」研究婦女和社會關係變化的伊慶春指出,國外已有研究發現,職業婦女的下一代由於經常看見、或實際參與分擔家務,比起生長在其他家庭的孩子,更能平等看待男女地位。

解開裹腳布的剎那

婦女擺脫束縛、追求平等後的簇新面貌,牽引著家庭和社會的發展。

對於婦女地位的改變,一般多認為來自教育和經濟的逐步推動。

教育普及,給予婦女知識和工作能力;經濟發展,給予婦女就業機會。步步發展使得近代婦女得以一展長才,爭取平權。

但論及婦女解脫束縛的根源,不能不將歷史的縱深引到建國之初,解開裹腳布的剎那。

「婦女之所以受到注意,和救中國運動大有關係。」專研婦女史的台大歷史系講師林維紅點出關鍵。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1 / 11 月號

第06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