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荷蘭拚先鋒 帶領全球走向「循環經濟」

重新思考產業鏈 力拚「零廢棄」
文 / 楊瑪利、林讓均    
2016-09-29
瀏覽數 235,350+
荷蘭拚先鋒 帶領全球走向「循環經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元月,「COP21巴黎氣候會議」才落幕一個月,荷蘭帶自己走向了歷史的轉捩點。

「人類正面臨嚴峻的環境挑戰,處於歷史當口的我們必須尋找具體解方,而『循環經濟』指引了一條明路,讓我們能夠在經濟、生態與社會問題上,做系統性的改變……,」熱心於環境議題的荷蘭王子卡洛斯(prince Carlos de Bourbon de Parme),公開宣示荷蘭力拚成為「國際循環經濟熱點」(Netherlands Circular Hotspot,NLCH)。卡洛斯身兼NLCH專案的主席。

這可不是政治宣言,喊喊口號而已。今年上半年,荷蘭擔任輪值歐盟主席,就積極倡議循環經濟,更在4月份於史基浦機場物流園區舉辦「循環經濟特展」(CIRCULAR EXPO),向世界展示產業轉型的可能。

如今走在荷蘭各大小市區,許多角落已可見到NLCH的圓圈標章。這是循環經濟中的典型模型:「封閉的循環系統」(closed-loop),表彰資源永續循環利用。

「從搖籃到搖籃」 讓資源永續

愈來愈多荷蘭人與企業,開始學著「打圈圈」。

這個人口不到1700萬人的北海小國,成為全世界最積極的循環經濟倡議大國。為什麼如此大聲疾呼?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為何躍上國際,成為當紅關鍵字?

早在1960年代,美國經濟學家波爾丁(Kenneth Boulding)就提出循環經濟的概念。

一直到2010年,單人遊艇環遊世界的女性全球紀錄保持人艾倫.麥克阿瑟(Ellen MacArthur)創立了同名基金會,這也成為了目前推動循環經濟最知名的核心組織,才進一步炒熱該議題。

因為崇尚「從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的資源永續理念,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與合作伙伴、管理顧問公司麥肯錫在2012年於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提出了全球第一本探討循環議題的報告「邁向循環經濟報告」。

報告一出,世人矚目,激發了一波波產業與政策回響。

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EF)在2014年將循環經濟列入論壇的六大計畫之一。隔年,歐盟(EU)也公布「循環經濟推動計畫」,希望以政策力量帶動產業轉型。

據歐盟估計,採取廢棄物防治、環保設計、再利用等循環手段,可以節省約6000億歐元的淨利、等於多賺8%年營收,並減少歐洲企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達2~4%。

若擴大到全球範疇,經濟效益又有多大?2014年出版的「邁向循環經濟報告」第三版,指出光是材質回收、再利用的跨產業合作項目,就能在五年內創造出5億美元產值、10萬個新工作機會,並且避免一億噸的材料浪費。

核心精神1〉從3R到5R

重新設計產品 易拆解、回收、再利用

只是,究竟什麼是「循環經濟」?

爆紅不過四年的循環經濟,其實不算新名詞,甚至不是新觀念,但卻可能是另一種嶄新的商業思惟與模式。

「以前,我們談永續(sustainability)是減低傷害,例如減少製造廢棄物;現在,談循環經濟,則是有較系統性的思考,用對的手段把事情做好!」負責永續財務策略的荷蘭ING銀行副總奈柏(Gerald Naber)解釋,像是重新設計產品、使之容易拆解、回收、再利用,就是從源頭解決廢棄物的具體模式。

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給循環經濟的簡單定義,共三大原則:首先,強調「使用」,而非擁有;第二,儘可能延長產品與資源的使用期限;第三,設計易於拆解、重組的無毒產品,並使用再生能源。

「循環經濟,就是來自於對『線性經濟』(Linear Economy)的反思!」奈柏說,傳統線性經濟有三個階段;開採、製造、丟棄,各環節的成本都高。

「線性經濟走到盡頭,是該轉彎了!」剛接下台糖董事長、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創辦人黃育徵表示,地球面臨資源用盡的挑戰,唯有讓資源不斷利用,成為封閉的循環系統,才是解方。

他表示,廢棄物其實是「被錯置的資源」,循環經濟的最終極目標就是「零廢棄」。為此,在產業價值鏈的源頭就必須系統性思考,否則走到終端就容易面臨產品無法回收再利用的窘境。

因此,在傳統的3R:Reduce(減量)、Recycle(回收)與Reuse(再利用)之外,還得加上2R:Redefine、Redesign。亦即,重新定義並重新設計產品與服務模式。

目前循環經濟最著名的例子之一,就是全球第一支模組化手機、荷蘭手機品牌Fairphone。

籌辦荷蘭「循環經濟特展」的社會企業家布朗(Guido Braam)指出,Fairphone與供應鏈社群合作,針對容易損壞的零組件(例如螢幕)模組化,壞了或想要升級都能單獨抽換,延長整支手機的壽命。

供應鏈重新設計,也創造新商業模式。以「使用」(usage)代替「擁有權」(ownership),正是核心價值。

125週年的燈具大廠飛利浦,近年推出燈具租賃方案,不賣燈泡,改賣維修、智慧照明等套裝服務。同時也開啟逆物流(reverse logistics),擴大回收網絡,延長產品與原料的壽命。

近月來經常受邀演講的黃育徵,也常舉得過環保大獎的化學品服務公司SAFECHEM為例子。

金屬製品製造商需要化學溶劑來清潔金屬表面,由SAFECHEM提供化學租賃方案,包括出租清潔機器。SAFECHEM是以月費,或清潔金屬的分量大小,來做不同方案的計價,而不是傳統的「(溶劑)賣愈多、賺愈多」。

在化學租賃方案中,金屬製品製造商不需花費太多錢,而SAFECHEM則必須研發更有效率的機器,讓溶劑可在機器中循環使用,並搭配更多加值服務,才能擴大獲利。

這種創造對製造商、客戶與環境等多贏局面的做法,使得溶劑可有效回收,整體消耗減少八成、有害廢氣物降低九成。

核心精神2〉租用而非買斷

考驗企業如何做大附加價值

迥異於線性經濟中慣有的「一次賣/買斷」,循環經濟中更常見「租用」「單次使用付費」等方式,使得財務模組,也必須調整。去年五月,ING銀行就發表一份報告:《在循環經濟中,重新思考金融角色》。

「租用而非買斷,這將會增加營運資金的成本,以及償付風險!」奈柏表示,

一直以來,製造商賣出一套商品,就能回本、獲利;但用租的,租期可能長達數年,延長回本與獲利的期限,製造商必須用其他方式來回填成本支出,也大大增加了營運風險。

而對金融體系造成的主要挑戰,包括如何進行企業價值的「估價」。由於循環經濟才在萌芽階段,因此金融體系可能必須及早定義出模型來評估循環企業的價值。

「雖然挑戰重重,但得及早面對,」奈柏說,好消息是循環經濟不只是道德呼籲,而是有具體獲利模式,潛在商機值得期待。

當然,這考驗著企業如何做大附加價值。

核心精神3〉團體戰加速腳步

連結社群之力 打造全新價值鏈

從「線性經濟」轉移到「循環經濟」,典範轉移的過程是否曠日廢時?如何加快腳步?

「找朋友來幫你!」史基浦機場所在地的「哈勒默梅爾市」(Haarlemmermeer City)副市長倪德泰(John Nederstigt)說,連結社群之力才能有效整合供應鏈,打造出全新價值鏈。這個機場城市正在打造數個貿易園區,成為循環經濟聚落。

今年初荷蘭宣稱舉國皆為「循環經濟熱點」,顯然有備而來。三大港口城市:「空港」──阿姆斯特丹、「海港」──鹿特丹與「智慧港」──恩荷芬,接力遞出循環城市白皮書。

同時,已有超過25家循環大使企業與組織,站出來帶頭示範,包括飛利浦、ING集團、西門子、史基浦機場、鹿特丹港、Delta開發集團等。其中多家已是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號召成立的「CE 100」的成員,早在國際上形成100家產業協力平台,開始「創新1000天」計畫。

根據荷蘭最大研究機構TNO估計,轉向循環經濟將為荷蘭帶來每年超過70億歐元產值、5萬個工作機會,並減少1700萬噸碳排放。

聲勢浩蕩,荷蘭儼然已是全球循環經濟的領頭羊。駐台的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代表紀維德(Guy Wittich)指出,荷蘭約七成原物料仰賴進口,和台灣很像,都是資源匱乏的小國,「走向循環,才有未來!」

今年蔡英文總統在就職演說上,特別提出「要走向循環經濟時代,將廢棄物轉變為資源」,可說是正式啟動了台灣循環經濟元年。

「台灣承諾在2030年減少2005年溫室氣體排放量的20%,大家別再問做不做得到,該問怎麼做?」黃育徵疾呼,台灣經濟也該轉個彎,進一步學著畫個圈了。

本文出自 2016 / 10 月號

台灣正在瘋荷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環保全球焦點經濟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