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四個菜鳥土博士,憑什麼登上頂級期刊?

自己找出路2〉做出讓產學界驚豔的研究!
文 / 陳芳毓    
2015-12-29
瀏覽數 264,300+
四個菜鳥土博士,憑什麼登上頂級期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5年4月,財金學界發生一件令人跌破眼鏡的大事。

四個平均年齡不到35歲台灣土博士的論文,登上全球排名第二的頂級財務期刊《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在此之前五年,台灣財務學者只有一篇論文被接受發表。

「這本真的很難!」台灣大學財金系系主任張森林驚呼。早年,只有金融研訓院院長洪茂蔚和前經建會主委劉憶如,上過同等級期刊。

四個朋友 好交情玩出創意題目

四位年輕學者都來自台大財金系博士班,分別是台北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顏汝芳、企管系助理教授何柏欣、元智大學財務金融學群副教授黃嘉威與助理教授林智勇。

他們的論文「CEO的過度自信與金融風暴」(CEO overconfidence and financial crisis) 以實證研究證明,過度自信的銀行CEO會在景氣榮景時寬鬆貸款條件,使呆帳比理性的銀行多1%,約3.3億美元,導致組織在經濟下滑時曝險。

「主題創新、有話題,發表速度快,是這篇文章被接受的主因。」台大財金系教授陳業寧指出,四人學術生涯剛起步,沒有老師指導和國外作者,獨立做出研究,更顯難得。

為什麼,國外大師都沒想到的題目,四個學術菜鳥卻能辦到?

「我們先當玩伴,再當共同作者,」四人中年紀最長的黃嘉威笑著說。

說來令人難以置信,這篇論文的靈感竟是「玩」出來的。四個人原是博士班前後屆同學,平日除定期開讀書會,也一起吃飯、旅行,三句話不離研究。「研究已變成他們生活的一部分,」陳業寧對四人的熱情印象深刻。

2011年金融風暴剛過,學術界一片檢討聲浪。四人有次吃飯時聊起,一致認為題目有趣;研究後發現,文獻集中分析制度面的成因,卻少人探討CEO過度自信可能造成的影響,形成學術缺口。

黃嘉威進一步分析,上頂級國際期刊要兩個要素:一,沒人做過;二,重要性高。金融風暴全球矚目,「過度自信」的相關論文,在全球主要期刊的發表篇數也持續攀升,作者都是哈佛等名校教授,重要性不言可喻。

更關鍵的是,早在2001年,聯準會前主席葛林斯潘就發言示警,「銀行家在景氣顛峰時過度放款,正是呆帳的最主要來源。」

四個人決定,「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當時,黃嘉威、林智勇和何柏欣都已開始擔任教職,沉重的上課、招生與行政負擔,使他們學期中完全不得閒。提到放暑假,四人反應竟一致是「終於可以專心做研究了!」

資深教授建議 研究兩次大轉彎

這篇50頁的英文論文,占據了他們四個寒暑假。

第一個暑假建立初步概念,第二個暑假全力衝刺資料分析,並做出第一版結果,與陳業寧討論,他建議加上風暴前的放款狀況做為比對,因此,第三個暑假就全部用來修正方向。

論文投出後,就是漫長的等待。國際期刊接受投稿前,至少會要求作者修改三、四次,耗時動輒一、兩年。

沒多久,期刊編輯回信指出,一位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候選人也在進行類似研究,要求他們比較兩篇論文的異同。「我心都涼了!」顏汝芳睜著大眼睛說。學術界重原創,萬一兩篇相似度高,就代表四年研究付諸流水。

仔細比對,才發現對方研究起步較晚,且研究範為僅限房貸;但四人的研究涵蓋放款總量與房貸,並比對銀行在金融風暴前後表現,廣度與深度都遠勝對方,這才順利闖進第一輪投稿。

後來,四人把研究拿給來台訪問的國際期刊《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主編看。沒想到,對方第一句話竟是「我不相信!」因為文中只提到放款數量,沒分析放款品質,但「不良放款」才是引爆金融風爆的核心之一。

「這個建議,是論文被接受的關鍵之一。」主修金融機構的林智勇指出,四人依照主編意見大幅調整,半年多後,再收到一次微幅修正的要求,終於被期刊接受。

團體戰搶時效 一年多就修改完成

顏汝芳說,當美國的共同作者知道她的論文被JFE接受,第一個反應就是「你一定要專心改這篇文章,我們的研究暫時擱一旁!」

但四個菜鳥教授沒有這種餘裕,只好用人海戰術加快速度。團隊分工,是在四年內完成論文的關鍵。如果一個人要同時做很多研究,就不可能每篇都做得扎實;若要把一篇做到頂尖,時間則難免拖長,喪失時效。

來回修改了一年多,2015年4月1日凌晨12點半,何柏欣最先看到期刊編輯的接受通知,他抖著手打電話給黃嘉威和顏汝芳,「快去收信!」

「我高興得尖叫!」顏汝芳難掩激動。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名列科技部四本A+級論文之一。在美國頂尖大學,財金學者若在六年內於同等級的期刊發表兩、三篇論文,就能獲終身職,年薪20萬美元起跳。

出刊後,他們收到來自各地學界的電子郵件,「Interesting!」「Incredible!」,沒想到四個默默無名的台灣學者,竟能將華爾街關心的議題分析到位。也有企業來索取論文,想了解如何控制放款品質。「做出實用的研究,滿有成就感的!」顏汝芳說。

因為與台大保持良好關係,只要有國際學者來訪,四人就請對方點評論文;有次還陪著吃牛肉麵,好多爭取請益的時間。

「語言與國際觀,我們比不上國外博士,所以一直很認真加強。」顏汝芳輕柔的聲音,透著韌性。

這些學者多是期刊評審或編輯,建議精準到位,但來一趟至少花費幾十萬,多數學校都無力負擔。

另一個很花錢的是數據資料庫。

資料庫就像研究的血液,可從中分析出趨勢脈絡。但研究庫造價昂貴,黃嘉威估計,元智大學商學院每年購買資料庫的經費,約要500萬元,是少數捨得投資的私立大學。

投稿也要花錢。JFE投稿一輪的費用是650元美元,這篇文章投稿四輪才被接受,就要花台幣7萬8000元。幸好有科技部補助,否則兩校一共僅頒發6萬5000元獎金,連投稿費用都不夠付。

可以說,要產出好論文,沒錢萬萬不能。即使是有研究能量的學者,進入財務緊繃的大學任教後,沒有資料庫、沒有科技部補助、沒機會接觸國際學者,每週上十幾個小時的課,還有做不完的行政,就會陷入惡性循環,再也做不出出色的研究。

這篇論文,雖沒給四個年輕人帶來財富,卻大大增強了研究自信。他們已著手合作第二篇論文,期待從博士班的「Friend 4」,成為躍上國際學術舞台的「Financial 4」。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