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定位城市優勢,以人為主體呼應未來需求

幸福論壇5〉城市打造成長新引擎
文 / 王一芝    
2015-12-15
瀏覽數 3,900+
定位城市優勢,以人為主體呼應未來需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主持╱《遠見雜誌》副社長兼總編輯 楊瑪利

與談╱台中市市長 林佳龍、亞洲大學講座教授 劉育東、零點研究諮詢集團高級副總裁 馮晞

遠見高峰會第十場專題論壇,以「城市打造成長新引擎」為題,邀請台中市長林佳龍,以及兩位城市專家亞洲大學講座教授劉育東、零點研究諮詢集團高級副總裁馮晞,探討城市競爭力的現況與未來趨勢。

主持人《遠見雜誌》副社長兼總編輯楊瑪利觀察,人口都往城市集中,城市人口占全球人口七成,城市建設是很重要的議題。

近幾年各種城市與城市間的競爭評比愈來愈多,例如最佳智慧城市、最佳創新城市、最佳創業城市等,城市早已取代國家,成為競爭力的主角,全球城市進入新競爭年代。以下為論壇精華:

林佳龍〉找到獨特定位 就能建立城市認同感

台中是台灣的中心,我十年前就看上台中,台灣發展已進入到城市跟區域競爭的時代,經過十年,我終於有機會來實現城市的願景。

最近中國社科院剛發表的城市競爭力報告也顯示,在兩岸所有城市裡,台中是台灣唯一入選前十名的城市,排名第八;十年後將成為兩岸前十大最有競爭力的城市,代表未來十年我們要很努力實現這個目標。

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也在最近發表一份華人社會的城市競爭力報告,台中排名第41。根據各項指標,加上未來趨勢,也把台中列為未來發展潛力第9名,都印證了台中市正在崛起,很有發展潛力。

我提出「大台中一二三」的藍圖,也就是一條山首線、兩大海空港,三個副都心。

一個城市要發展,流通性要很強,不管是車流、人流、物流、金流或資訊流,台中確實擁有一些過去想像不到的優勢或機會,它是台灣交通的樞紐,在高鐵一日生活圈裡,台中是中心,台灣也只有台中市,海港和空港連在一起。過去台中港和清泉崗空港的發展,都屬於中央政府,現在台中已是直轄市,可以主導城市規劃,所以我希望能讓貨從雙港出,客從雙港入。

過去台灣人習慣從北部或南部進出,但台中的地理位置位於亞太樞紐,想要翻轉台灣下一波的經濟動能,台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如果能夠中進中出,將會帶動中彰投,中台灣的共同起飛,甚至讓北台灣因為台中的發展,跟國際的連結更強。

除了有形的陸海空運,還有無形的資訊網路連結。台中擁有台灣最強的製造業,包括工具機、精密機械,60~70%都在台中,還有光學、自行車等產業。台中是台灣最有條件發展工業4.0的都市。

台中也是一個文化城,文化是軟實力,台中從劉銘傳清朝時建省,到日本把它定位為小京都,國民政府遷台後成為省政府的所在地。台中擁有非常豐富的歷史和文化,配合未來2018年花博和2019年東亞青年運動會,台中變身為花園城市和運動城市,指日可待。

台中市是移民社會,城市發展初期是擴張至上,文化性反而沒有那麼深,需要到哪裡,就開展到哪裡,一樓不夠就蓋兩層樓,現在才學會慢慢去珍惜過去的舊文化。關鍵在於,如何存舊立新,過去城市發展都想抄襲別人,現在開始去探尋自己的獨特核心,和城市的歷史演變關係。

我相信唯有在地化,才能夠國際化,找到城市的定位之後,就能夠建立這個城市品牌的認同感。此外,只要努力去打造Only one,就會變成No.1,如果只是抄襲別人的No.1,最後還是會被別人超越。

劉育東〉城市永續議題 中國與台灣應急起直追

身為建築學者,過去我看城市,第一個看城市建設,第二看城市文化。城市建設除了建築以外,還包含交通等硬體建設,我也很重視城市文化,也就是軟實力。城市如果沒有過去的文明和未來的創新活動,是沒靈魂的。

最近我邀集世界十大名校,包括哈佛、耶魯、普林斯頓、巴黎大學、紐約大學、羅馬大學,還有北大,創辦一本期刊,想從學術角度來回顧,邁入21世紀的15年來,我們在建築和都市做了哪些事情,未來又可以做哪些事。

初步結論是,城市不能只是談建設,不再只是談文化,必須開始關注「城市經濟」這個議題。

如果沒有城市經濟,就沒辦法開展出積極的建設或是軟性的文化活動。城市經濟是都市發展最上層的課題,而這不能只靠中央政府支持,而是都市必須能自我營運維生,透過建築和文化刺激都市的經濟。

最近我也受邀在威尼斯雙年展策劃一個亞洲森林建築的活動,希望能在全世界找出幾棟建築,在面臨能源危機時,不再是能源的消耗者、森林砍伐者,而是扮演能源支持者的角色。

我從兩個角度切入,一個是高科技,必須採用最新科技,不能只是用一點綠能或太陽能板,就認為解決了能源問題,而是更深刻的思考,如何從現今各種科技領域,結合土木工程、建築工程,做到更有效率的節能。

歐美國家做得很前瞻,日本也是,而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都找得到案例;可惜的是,中國大陸和台灣不管在政府或民間,竟沒辦法找到一個10公頃以上的土地,20年回報期,在水資源節約50%,廢棄物節約50%,能源節約50%的嚴峻標準下,投入基礎建設做永續的綠能建築。

如果單靠民間,會遇到很多困難,因為沒有辦法被獎勵,台灣對企業有很多獎勵措施,但卻沒有機會獎勵這個前瞻性的作法。

第二個困難是,如果沒有高科技,那麼應該有低科技,就是不開冷氣,不靠節能設備,採用最自然的方式,靠通風採光這種有機的方式來進行。我希望能選出世界十棟建築物,願意在建築樓地板上種很多喬木,我稱之為森林建築。

我很容易在歐洲的荷蘭、西班牙、倫敦,找出這樣的代表性建築;亞洲新加坡、馬來西亞也有案例,但台灣,雖然把綠建築的口號喊得震耳欲聾,卻找不到一個建築師的作品。中國大陸雖有很多建築師團隊,支持這樣的理念,但對於生態、永續,且低科技這種誰都能做到的建築,卻一個也沒看到。

一個城市有幾個重大課題,首先是城市經濟,畢爾包美術館是最成功的案例,能夠刺激當年西班牙落寞的經濟,讓整個城市得以更新,20年前吸引了250萬觀光客,到這個只有75萬人的都市,現在還能維持在120萬人。

第二是都市建設,第三是都市文化,希望台灣跟大陸能夠急起直追,讓森林建築或永續不再落後,更希望台中市能成為第一個推動的城市。

馮晞〉城市規劃應以人為主體 考慮未來發展

市長是管城市的,建築師是造城市的,我的角色就是住在城市的居民。幾年前零點做過一個研究,把北京、上海、天津、廣州、廈門這五個城市當成一個人,詢問民眾,這些都市是男還是女,多大年紀,什麼學歷,愛好是什麼?換句話說,如果你把一個城市當作一個人來看,那麼你喜歡的是哪幾個角度呢?結果是,受訪民眾認為那些城市都是男性,只有廈門是女性。

我想從天時、地利和人和三個角度來談城市的規劃。

天時,指的是時間的概念,一定要看到有未來的思想。處於互聯網時代,如果從城市規劃的角度來看,我們住在一個概念時代、一個審美時代,這個時代最需要的是想像力。什麼是解放想像力的東西?是藝術。什麼是轉換想像力的東西?是科技。

以西湖來說,西湖的周邊很美,但一離開了西湖,你看到的景觀,就跟其他城市沒什麼不同。城市的規劃一定要在時間上經得起未來的考驗。

第二是地利,也就是這個城市的大街小巷,能不能禁得起看,這和都市規劃很有關係。大陸很多城市,大街可以看,小巷不能看,不像巴黎大街小巷不管往哪裡走,都很美。重要的是,規劃城市時不是向政府負責,而是向城市負責任,它的生命在哪裡,如何才能讓大家喜歡。

第三個是人和,城市特色在哪,文化在哪,中國不乏很多好建築、好設計,但問題是只有一個點可以看。最近我到上海一個叫「黑森林」的地方,那裡都是森林,但一出去就沒有了。萬科在新外灘建了一棟建築,設計令人驚艷,但一出門就不能看了。

城市規劃能不能對得起後代,能不能也讓他們感覺很有特色、很有文化,挑戰很大。

我曾和廣州規劃局合作一個項目,很辛苦,因為規劃變來變去,來了一個新市長,或是哪個顧問建議,就被要求改變。規劃如果變來變去,不可能考慮到天時、地利、人和,大家關注的對象錯了,對象應該是城市,應該是住在這個城市的人。

那麼,城市規劃如何做到科學性、藝術性,也符合趨勢性呢?

中國現在發生很大的變化,什麼都有,有資源,有人才,但我認為仍必須好好規範,在規劃城市時把對象搞清楚,從天時地利和人和,考慮到未來性,才能讓城市有文化、有個性、有生命力。

2015年12月

預見2016未來大趨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全球焦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