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總統要提出:二種腦袋改變台灣

總統大選評論之三〉
文 / 高希均    
2015-10-29
瀏覽數 12,650+
新總統要提出:二種腦袋改變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面對大陸經濟實力,腦袋非變不可

前三名的貢獻度為中國大陸,接近30%;印度近15%;美國10%。其餘七國包括了印尼、墨西哥、南韓、巴西、奈及利亞、英國及土耳其,都在3%以下。值得注意的是德、日、法等傳統大國均已被拋棄在十名以外。

對「抗中」的、「親美」的、「媚日」的政治人物,看到這樣劇變中的世界經濟,為了台灣的長期發展,最迫切需要的是「換腦袋」——改變思維與心態、改變政策與戰略。

「變」可以產生好與壞、成與敗、善與惡、是與非的二種結局。歷史上充滿了各種令人稱讚或令人痛心的例子。台灣在1950~80年代,經濟的落後與大陸的挫敗磨練出死無退路的「變」,產生了經濟奇蹟。

中國大陸在文革之後的1970年代後期,鄧小平大膽地推出了改革開放;居然能在不到40年中,使貧窮落後的社會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種「變」產生了空前的轉機。

此刻兩岸都面臨新的挑戰:台灣陷入「新平庸」;大陸追求「新常態」(參閱遠見雜誌2015年2月號拙文)。台灣與大陸非「變」不可。

陷入「新平庸」的台灣,在不確定的大氛圍中,政府不敢做大決定,產業不敢做大投資,民間不敢有大作為。一個花了半世紀構建的小康與成長的台灣,在逐漸解體。所幸馬政府在兩岸關係上有建設性的貢獻,穩住了和平、安定、人心。

(二)台灣要「換」腦袋

台灣怎麼應變?政府如何對付?明年1月選出的新總統,只要敢對症下藥,無私而勇敢地「變」,會得到選民的支持;但要真正做到,必先要提出:台灣急需二種腦袋,才能救台灣。

先討論「換」腦袋。過去半世紀來,政治領袖換腦袋最產生實效的例子就是鄧小平。1978年鄧小平如果沒有換自己的腦袋,沒有再換共產黨裡面重要幹部的腦袋,那裡會有中國的改革與開放?那會有今天的經濟大國態勢?傅高義教授在他《鄧小平改變中國》1100頁的大書中敘述鄧小平的改革。很清楚地看到他「換過」三次腦袋:1949年之前是一身是膽的「革命家」;1949年中共建國後成為三起三落的「改革家」;1978年後更是敢作敢為的「實踐家」。

台灣的政治領導人李登輝至少換過四次腦袋。

(1)在1998年接任總統前是「反對台獨,追求統一」;(2)擔任總統任內的1996年,倡導「兩國論」,引發台海危機;(3)2000年任滿後,四處散發「親日仇中」言論;(4)2015年7月訪日更說:「日本佔領時,自己是日本人。」「不同意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釣魚台是日本的」。

如果國力與領導人腦力有關,那麼比一比鄧李二位的腦袋,就可以猜測大陸與台灣今天的處境及國際地位。

在當前台灣民粹四處瀰漫下,尤其在總統大選中,誰敢說政治「不」正確的話?只要國民黨的洪秀柱一提「一中同表」「終極統一」,就立刻被曲解抹紅;她有花木蘭的壯志,卻以岳飛的悲壯謝幕。

共產制度下的洗腦不可取;在民主社會中,唯有靠進步觀念來改換落伍的腦袋。不久前在討論「大數據」的論壇中,聽到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提到政府部門對資訊的公開,要加快換腦袋,深獲我心。

(三)台灣要「借」腦袋

過去40年來,世界上用「借腦袋」的策略,最耀眼的例子應屬杜拜。二次參訪中,我都看到了「借腦袋」的威力。

不到30年時間,一個落後的沙漠漁港成功地轉型為全球度假、購物及金融中心,每人所得已超越3萬5000美元。杜拜政府憑想像力與執行力,訂定願景及藍圖,以開放策略吸引國際人才及資金,推動突破性與炫耀性的大計劃,產生了跳躍式成長,使杜拜獲得了「化不可能為可能」的「沙漠奇蹟」。《紐約時報》居然稱讚杜拜的領導人為「全球旅遊業最佳企業家」。雄心萬丈的杜拜官員,最喜歡「追求第一是唯一的選擇」,「好」是「最好」的敵人。

看到杜拜官員對願景信心,更使人懷念台灣經濟起飛時的那群廉能官員:尹仲容、孫運璿、李國鼎、趙耀東、王昭明……。台灣也曾有過輝煌的紀錄:在經國先生主導經濟政策年代(1969~1987),平均年經濟成長率為9.0%,平均年出口成長率為26.0%,平均失業率為1.7%。官員們當年就是勇敢地「換」自己腦袋,走向開放;同時務實地引進外來人才,「借」他們的腦袋,參與投資與建設(如張忠謀)。

200年來的美國,更是在全世界中用非常友善開放的移民政策,吸引到了全世界諾貝爾級人才(如楊振寧、李政道、丁肇中)。想想如果美國沒有愛因斯坦、熊彼德、海耶克、杜拉克、貝聿銘、馬友友……美國社會的面貌會變得多麼地蒼白!

一定使台灣人驚訝不已的是,香港大學的校長(Peter Mathieson)是英國人,英格蘭銀行總裁(Mark Carney)居然是加拿大人,而且是擔任過加拿大中央銀行的總裁公開徵聘來的。《紐約時報》形容這是300餘年來英國政府最破格的任命。台灣公部門的決策者及「人才」清一色是自家人——黃面孔、熟面孔、老面孔。

我們三位總統候選人,請告訴選民:你要用什麼方法大規模地來「換」那些僵硬、膽小、短視、反對者的腦袋?再如何來「借」圈子外的、國際的、世界一流的腦袋,加快地把台灣融入世界?

當明年5月20日總統就職時,如果前後左右全是大圈子裡的熟面孔,小圈子裡的老面孔,這樣的場景,是使你興奮?還是緊張?

本文出自 2015 / 11 月號

你,同學會了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評論兩岸要聞經濟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