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上千小綠綠大團圓 全屆尋回率高達97%

她們最傳奇〉25年不間斷 北一女30重聚
文 / 陳芳毓    
2015-10-28
瀏覽數 490,400+
上千小綠綠大團圓 全屆尋回率高達97%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9月一個燠熱傍晚,夕陽與水銀路燈映著磚紅色總統府,將博愛特區暖成一片橘。三三兩兩綠衣黑裙北一女生從大門走上重慶南路,與幾位要進校園開會的中年女子錯身而過。

這一錯身,就是30年。如今走進校門的當年「小綠綠」,是北一女74級校友、48歲熟女。校外她們是各擅勝場的醫師、主管、老師與家庭主婦;重回校園,共同目標是,用一年找回當年的同學,成為下半輩子的朋友。

舉辦25年不間斷 每屆籌備長達一年

近年來台灣大型同學會蔚為風潮,但論規模、比歷史,當屬已舉辦25年不間斷、每屆籌備期長達一年、每年能找回超過上千位校友的北一女「30重聚」,最絕無僅有。

台灣不少名女人畢業自北一女,目前正籌備30重聚的74級名人,有消基會名譽董事長蘇錦霞、台北市文化局長簡余晏、台大眼科名醫陳偉勵等。

特色1〉上山下海找人

先從畢冊下手,管區、房仲都是線索

北一女30重聚為何有特色?首先,歷屆30重聚都能找回超過96%、近1500位散布全世界各專業領域的校友,「找回率」超高。去年12月,東吳大學會計系教授蘇裕惠接下本屆總召,第一任務就是找人。先找出願擔任各班聯絡人的校友,再聯絡每一位同學。

高中畢業紀念冊裡的電話和住址,是找人基本工具。由於結婚、出國人數眾多,有人是在大年初二回娘家那天,照著畢業紀念冊上的電話打一輪,一下就找到不少同學。

接下來整個春天,這群女子便陷入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尋人狂熱中。

有人一到下午就無心上班,上網蒐尋同學的名字;有醫師校友一遇到48歲的女病人就問,「北一女畢業的嗎?」竟也找回兩人;有人不知市政府信箱是投訴專用,寫信去聯絡任職市府的同學,還被列案處理。

漫長找人過程中經常出現有趣插曲。例如有人住在同一社區,天天見面打招呼,竟沒發現彼此。

至於依舊訊息杳然者,就得人肉搜索。本屆副召集人莊婷媜照著畢業紀念冊上地址,找到倒數第二位失聯同學的家,將一筆一畫手寫的尋人信一一投入信箱,卻石沉大海。

第二次,她向管區警員求助,員警開偵防車帶她找人,正好遇上當天搬來的新屋主。推敲發現,同學可能是上任屋主的女兒。由於遲遲沒回音,莊婷媜不氣餒地再回去按門鈴,被狗追了四、五次後,最後才輾轉透過房屋仲介取得同學手機。

當今年3月第一次籌備會盤點尋人進度,有的班幾乎「全壘打」(找回全班同學),有的卻是個位數,落差很大。莊婷媜這時祭出「尋人神器」──民國75年的大學聯考榜單,加上大學畢業紀念冊交叉查詢,3月底就找回近八成同學。到9月,全屆1504人只剩48人沒聯絡方式,29班有10班「全壘打」(找回全班),尋回率高達97%。

尋人多數時候是喜悅的,悲傷亦在所難免。一位同學似乎沒跟任何人聯繫,打聽才知她30歲即罹癌過世;1998年大園空難,同屆亦有兩人罹難。

中年回顧,更明白人世無常。班上全壘打那天,74級校友丘美珍欣慰地自言自語,「等我告別式那天,這些同學應該會來。」

特色2〉重視專業分工

找出各領域達人,用LINE追蹤進度

找回同學後要分配工作,尤其是準備每年12月大會當天的表演。

蘇裕惠原本擔心沒有人支援,但學姊安慰她,北一女人才濟濟,只要提出需求,一定會有人接手。

果然,需要安排表演,有策展經驗的北藝大副教授趙綺芳接下;需要做紀念品,畫家傅淑英作畫、理化老師許玫理作詩、加上呂文慧流利的行書,三位同學合作出獨一無二的北一風小手袋。曾任財經雜誌總編輯的丘美珍,還提議寫部落格出書,七個任務小組很快成形。

令人好奇的是,要工作還得照顧家庭,如何在工作之餘辦同學會?她們竟異口同聲大笑:「是利用辦同學會之餘工作!」 蘇裕惠的手機裡,有五個與30重聚相關LINE群組。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巡一遍群組,看看工作又推進多少,同學又分享多少心情。3天不看,訊息就叮叮咚咚1000多條。有色笑話、減重經驗、美食餐廳,還有人把孩子的數學題貼上來求解答。

但大家很有默契地避免敏感話題,例如政治和婚姻。「因為成熟,也因為珍惜,不希望不小心觸怒別人,知道界線在哪裡,」蘇裕惠說。

人生多了一個巨大的安全網,有人逐漸放下心防,做回任性小女孩,「我要說話了,大家暫停!」所有人竟頓時安靜,她一口氣傳了50多條訊息吐真言,彷彿回到女生宿舍。

也有人鼓足勇氣,玩起「真心話大冒險」。住美國的校友劉馨君,開了5小時的車到同學會地點,卻猶豫是否該進門,「我在北一的三年,並不快樂。」她寫下得知要開同學會後的矛盾,「在綠園這個精英齊聚之地,我第一次用盡全力也衝不過『尚可』的範疇,面對那些美麗聰慧如黃蓉的同學,心中只有羨慕嫉妒恨。」

但年深日久,「我也記不清誰是舊友,誰是假想敵,誰是誰非,誰又是誰的偶像。也許就是這個對友情的渴望把我推進了30重聚的大門。」真誠而坦然的告白,讓許多人紅了眼眶。

蘇裕惠參加了9月的美國30重聚,進去的時候是惶恐的,結束後卻是釋放的。「讓全班感情凝聚的突破點,就是示弱,」她觀察。當有人分享如何從丈夫外遇、健康問題裡走出來,有類似經歷的人都鬆了一口氣,因為不用再裝了,「這是一種集體療癒。」

特色3〉舊的新朋友

找回一輩子的朋友 找回完整的自己

外界誤以為,30重聚的高潮是12月大會。其實大會是「結果」,真正動人的故事,常發生在找到同學到大會間。

由於,高中三年大多在讀書與考試中度過,許多人對同學不熟悉。找回同學後,大家開始依興趣組成次團體,一起爬山、烘焙,從對方身上發現了許多以前不知道的優點。「生活裡多了一群很舊的新朋友,」丘美珍說。

為準備年底大會表演,志趣相投的同學也組團練合唱、練樂儀隊、甚至一起準備出書。

丘美珍成立「姐姐的生涯筆記本」共筆部落格,向100位同學邀稿,不到三個月,就已交出87篇稿子,破了她編書生涯以來最快的記錄。畢業自建中的另一半看她忙得不可開交,忍不住問,「為什麼不吃個飯就好?」丘美珍皺著眉給他一個「這是什麼笨問題」的表情。

美國場有位丈夫無法理解,為何太太熱衷同學會,「為什麼要一直回顧過去,為什麼不能向前看?」一起參加後他發現,「往後看,其實對人生很重要。」因為用一整年找回一輩子的朋友,也能找回完整的自己。

許多人好奇,高中名校40、50所,為什麼只有北一女能夠將同學會辦成近乎傳奇?

答案是既有信念,又有方法。

這個信念,原本來自一個中年女子的鄉愁。1991年,台大電機系畢業後赴美的北一女校友李珠,在事業家庭穩定後,驚覺前半生都在做好孩子、好學生、好妻子和好媽媽,「但往後的人生,應該要為自己活!」接任校友會長後的她,興起找回老同學的念頭。

在那個「去去去,去美國」的年代,當屆400多位北一女畢業生,超過300位在美國。沒有網路,每個人都是靠著一本本美國大學通訊錄與一通通電話,串起聯繫。李珠那個月的長途電話費,甚至超過了房貸;但高達五成的出席率,訴盡異鄉遊子對青春往事的懷念。

為確保不會只是曇花一現,李珠當時就找好下屆與下下屆承辦學妹,相信只要連辦三年,就會傳承下去。這幾年,不管走到哪兒都有學妹告訴她,30重聚改變了自己。

30重聚只是起點 還要一直辦下去

籌辦這一系列的活動,無法靠少數人完成,都是歷屆傳承。10月的一個週一晚上,北一女三級古蹟教室光復樓燈火通明,素淨著一張臉、馬尾隨意扎在腦後的校友會副會長陳藹玲和各屆代表,一邊嚼著便當、一手翻著資料,逐項討論年底大會。7點多,會長馮燕匆匆閃進來,報告幾分鐘之後,又一陣風地趕回行政院繼續加班。

北一女校歌裡有句「齊家治國,一肩雙挑」,形容這群女子的做事風格,再適合不過。

六年前,富邦文教基金會董事陳藹玲硬著頭皮接下30重聚總召,她稱之為「洗禮」。「以前的人生就是當媽媽和工作,30重聚是一個轉折點,」找回友誼後,人生從此不同。

30重聚並非終點,前幾屆校友們早已規劃未來數十年的重聚:滿50歲時,要「郵輪之旅」;再過八年,還要籌備40重聚。之後45、50重聚,一直辦下去。

晚間9點,會議近尾聲。74級30重聚主題高高投影在牆上:五位綠衣少女牽手起舞,「今如昔,聚不散」。久別重逢的心聲,短短六個字,勝過千言萬語。

本文出自 2015 / 11 月號

你,同學會了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2年國教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