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疫苗研發露曙光 彭貴春突破百年盲點

防疫尖兵2〉登革熱疫苗研究團隊
文 / 黃漢華    
2015-09-30
瀏覽數 12,600+
疫苗研發露曙光 彭貴春突破百年盲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早在1919年,就有科學家嘗試製作疫苗,但一直失敗。直到1943年,發明小兒麻痺口服疫苗的美國科學家沙賓,終於成功分離登革熱病毒,也著手開發,1954年,雖然疫苗已能產生抗體,但登革熱病毒基因在人體內改變,導致疫苗沒保護作用。

找到病毒真面目是研發關鍵

就這樣過了快100年,醫藥界仍沒有放棄研發登革熱疫苗的夢想,只是仍沒有最好結果。

2011年,台灣國光生技獲得美國疾病管制局技轉疫苗開發技術,因技術性困難停擺。

2014年、2015年7月,賽諾菲巴斯德藥廠接連宣布,在亞洲和中南美洲進行第三期人體臨床試驗,發現從來沒有得過登革熱的人打三次疫苗,保護作用為52.5%,曾經染病者的效果則有八成,只是仍然未達到99%的有效性。

如今,成功大學微生物暨免疫研究所副教授彭貴春對登革熱疫苗另闢新的研發方向。

彭貴春是全球第一位探討骨髓幹細胞跟登革熱病毒關係的學者,他解析病毒的3D立體結構後發現,病毒會感染骨髓幹細胞,造成人體造血功能破壞而死亡。同時他也正在研究牛樟芝對抗病毒的功效。

他的發現引起國際藥廠注意,諾華、賽諾菲巴斯德兩家藥廠採用他的方法,有了前所未有的發現,正在大陸進行猴子實驗。

「與其說我研發疫苗,不如說我設計疫苗,」彭貴春說。

環顧全球近百年來的登革熱疫苗開發,都還是在實驗室培養登革熱病毒,看不見它的廬山真面目。但彭貴春大膽推測,人體內的病毒和實驗室病毒在結構上可能不同,這可以解釋為何近百年來,疫苗實驗效果不如預期、開發無效的原因。

「這就像警察要抓壞人,得先知道壞人的長相,才容易抓到!」他解釋,找到病毒的真面目,對疫苗研發有多重要。

為了了解登革熱病毒在人體內的真面目,近來他和成大附設醫院合作,一取得病人的新鮮血液,立即以冷凍電子顯微鏡觀察病毒的立體樣貌,果然證實推論──人體內病毒的結構不同於實驗室病毒,也揭開疫苗開發不易的癥結。

「病毒的立體結構看來像荷包蛋,」彭貴春說,目前還沒有了解真實的結構,他希望能製作立體模型,進一步了解病毒感染機制,才能研發有效疫苗。

2012年底自美國返台任教的他,原本研究疱疹病毒引起的神經性病變,能夠對登革熱病毒提出嶄新看法,不只源於病毒學的深厚知識,也源於一份關愛。

顛覆主流 立論令人信服

2005年,他在美國Emory大學任教,到泰國參訪醫院,和一名病童開心聊天,離開後再走回來,護士告訴他,小孩過世了,他驚訝表示,才15分鐘的時間啊,一問才知道得了登革熱。

由於在美國很少聽到登革熱,2007年,彭貴春開始研究後,才發現登革熱是複雜棘手的疾病。例如,為什麼病人會出血?如果熬得過,為什麼第二天很快就好了?為什麼導致骨頭劇烈疼痛?他猜測可能和骨髓幹細胞感染病毒有關,透過研究,證實了看法,病毒造成骨髓幹細胞死亡,也影響造血功能。

雖然一開始,他的看法和主流分歧,但他不動搖。和他合作的成大醫院一般內科醫師陳柏齡表示,彭貴春改變了過往觀點,勢必受到質疑,「可是,他立論清楚,令人信服,」所以,陳柏齡尋求病人同意,提供檢驗剩餘的血液給彭貴春研究。

同樣充滿使命感的成大國際巨分子與奈米醫學創新研發中心助理教授吳尚蓉,是彭貴春團隊的一員。她表示,由於要以電子顯微鏡觀察人體內的病毒,為了配合病人送來的新鮮血液,即使深夜11點也願意加班。

老天疼惜努力的人。2013年,彭貴春在曼谷國際登革熱會議發表,受到好幾家國際藥廠注意,2014年和他們展開合作,2015年,論文陸續接受國際期刊審查,也應邀到國際上演講。

他的研究令人期待,希望全球科學家研究100年未果的困境,彭貴春能夠突破,讓登革熱疫情從台灣絕跡。

本文出自 2015 / 10 月號

消失中的上班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