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法律學群〉律師面臨「通膨」儲備第二專長最重要

認識18大學群〉
文 / 陳虹瑾    
2015-09-23
瀏覽數 6,750+
法律學群〉律師面臨「通膨」儲備第二專長最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法律人才通膨,造成「行情」被打亂,律師削價競爭已不是新聞;曾經的金飯碗,如今成了紙飯碗。

專家建議,備妥法律相關的跨領域專長,例如商學、資訊、會計、財稅、智慧財產,甚至醫學相關領域,飯碗才能保值。

想進大事務所 英語能力不能差

「每年將近千人進入市場,你拿什麼跟人競爭?」東吳大學法學院院長洪家殷指出,法律科系畢業生,若僅熟悉傳統法學的單一領域,已經沒有競爭力。

洪家殷觀察,社會大環境變化急遽,大學畢業就急著就業,是相對短視的作法。

他建議,除非「對念書真的一點興趣也沒有」,若有心從事法律相關行業,大學畢業生可選定第二專長,多花2至3年進修,增進職能與業界人脈。

輔仁大學財經法律學系教授郭大維觀察,產業界對於法律人才的需求,逐漸發展為理論與實務的結合。市場也期待律師擁有各自的專業領域,逐漸建立市場區隔。

郭大維指出,今年起,考選部為了讓律師具有不同專業,在律師第二試增設選試科目,考生可從智慧財產法、勞動社會法、財稅法、海商法與海洋法任選一科應試。

他強調,律師數量劇增,市場競爭是必然;若考上律師,未必要從事統律師行業,也可以到企業服務,畢竟各行各業都需要法律人才。

大型企業大多希望求職者擁有智慧財產權或稅務金融相關專長,還要具備流利外語能力。「想進大事務所,英語能力絕對不能差,」郭大維說。

教育現場〉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

法庭實習更勝理論 強化專業區隔

「念法律不能老是關在象牙塔裡,一定要貼近實務!」就讀東吳法律所民商法組的黃詩琳,還沒畢業就累積整整一學期的法庭實務經驗,陪同台北地方法院的法官開庭、閱覽卷宗,貼身觀察法庭實況。

這個實習職缺推出之後太搶手,最後還要抽籤決定實習人選。黃詩琳是幸運兒之一,超過36小時的實習,讓她見習如何從諸多瑣碎的事證、書狀中拼湊出事實全貌,見習何謂勘驗、鑑定、提示證物,「這是學校和教科書無法教我的,只有跟在法官旁才學得到!」她說。

洪家殷指出,為增進研究生競爭力,法研所日漸重視實習課程,已經與許多機構簽約,包含台北地院、台北市政府法務局、新北市政府法制局、法務部法務事務司、行政執行署、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

透過各種資源媒合,學生有機會在研究所階段思考職涯發展,不論未來要求職還是要考試,都對判斷有所幫助。

例如,洪家殷觀察,學生若跟隨法官身邊,一有新案件,就要協助整理法律面的所有爭點,加上觀看開庭狀況、從頭到尾接觸完整的判決過程,較能抓住法官對問題的思考點。

值得注意的是,這項實習成績不是由教師評分,是由法官打成績。

東吳法律所重視實作經驗,授課也逐漸強調傳統與新興專業並行。

洪家殷指出,法研所囊括公法、民法、刑法、財經法、國際法、財稅法、科技法。以往針對傳統法學,提供完備課程架構;近年為配合時代變革,還希望加強專業區隔。

課堂拋出時事題 訓練思辨邏輯

未來,東吳法研所將強化財稅法、科技法、網路法、醫事法、智慧財產權等領域;例如,稅法相關師資部分,即將導入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資源。

除了實習課,一般法律學科也常聘請實務界教師上課。黃詩琳回憶,在一門公共工程相關法規課堂上,老師就拋出大巨蛋、美河市等爭議時事議題,不給答案,僅引導學生自行找資料,再引導將法律應用到實際個案、解決問題。

東吳法律所碩乙學生許銘瑋表示,先前從事服務業,大學念的是經濟,碩士念了法律學位,擁有法學訓練與經驗,讓他對未來就業更有信心。讓他收穫最多的是,校方請來實務界知名老師或退休法官,透過理論與實務並重,更能強化思辨邏輯,讓法律貼近生活。(研究所招生人數:67名)

【未來出路】

適合就讀對象:具有邏輯訓練者、對研究法律有興趣者(跨領域背景學生受歡迎)

可能就業產業與職位:律師、法官、企業法務人員、調查局人員、關務人員

產業現場〉衍義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 王健安

向前輩展現能力 將人脈帶著走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為何讀研究所?如何選定讀這間研究所?

王健安答(以下簡稱答):大三的時候,同學們大多要考研究所。我本來不想考,覺得好像沒有什麼用,不希望自己念很多書,卻和法律實務工作有落差。

我有一位學姐,她是台北地院法官。當時她告訴我,台大法律所的財稅法組教授內容跟其他所不一樣,「是念稅的」。我想,既然在台灣念,就要念有意義的、比較實用的研究所。

如果從結果來看,我現在的工作、我所擁有的一切,包含學歷、知識、能力、人脈,都是這個研究所帶給我的。

問:印象最深刻的一堂課是什麼?

答:稅務訴訟專題研究。

這是一學期的課,整學期都是跟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合作,學期報告會集結出書,裡面都是個案判決的評論。

碩一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懂,被排到全班第一個報告,準備不夠充分,第一次上台就被課堂上的律師慘電。我很感謝這次「被電爆」的經驗。我發現,考上研究所還是跟實務有很大差距,思考仍有局限。

在課堂上,我們評論已經形成判決的案例。這些案例大部分是打輸的官司,在訴訟過程中已有論述,我們則討論如何更細膩地推導、找出不同解法,使案例能被判贏。這很需要腦力激盪。

課堂上的案例有助於刺激我們思考。現場不但有會計師觀點、律師、法官觀點,有時候還有國稅局退休官員直接到班上來指導,那又是另一個世界。

每次上課都是接受多元觀點思考的衝擊。那時的我,常常問自己:「我為什麼想不到?」

財稅專業是另一藍海

問:讀研究所過程中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答:人脈。在律師業來說,我認識了在專業領域有一定高度的人。

我們這一屆只收8個學生,所有人在研究所畢業之前都被業界徵詢過是否有就業意願,法律界搶財稅人才,搶得很凶。

財稅這塊專業,在台灣的法律圈裡面算是藍海。

目前,扣除在會計師事務所的律師,懂稅的律師,全台在10名以內。稅務圈子很小,台灣律師做這塊的更少;念研究所的時候,我就有和前輩往來的機會,還沒畢業就建立人脈。有些學長姐做這塊業務,他們忙不過來,就會找我們合作。所以,我研究所二年級考上律師後,就開始執業了。

問:如何在讀研究所過程中充實就業力?

答:律師就是法律服務業。因此,提供符合業界需求的服務,就是你的就業力。

去律師事務所面試,跟參加研討會的時候是不同的。對我來說,念研究所的最大好處,就是有一個舞台,讓你在於出社會之前展示能力。律師事務所走的是客製化服務,我透過和前輩的接觸,讓業界看見我的能力。

例如,在稅務實務課程的討論課上,所上的學生都有機會提出自己看問題的角度。若業界前輩對你的報告有興趣,覺得你有能力,就會多跟你合作。

問:在你的產業,研究所訓練對求職與工作有什麼幫助?

答:這個時代,就律師業來講,研究所是必要的訓練。

因為,律師錄取率提高,在市場上完全供過於求,一般案件大家都會辦;未來律師一定是走向專業分工。研究所教育就是提供專業分工經驗,宏觀上來講,更是訓練思考和整理資料的能力。

律師工作需要將複雜的資料量排列組合。我在面試新進律師的時候就發現,若應徵者經過研究所訓練,基本的文字表達、資料蒐集能力會比大學畢業生更嚴謹。(台大法律所財稅法組,2015年畢)

2015年09月

2016研究所指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等教育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