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帶學生上山下海 挑戰極限磨練領導力

名師帶路2〉師大公領系副教授 謝智謀
文 / 陳芳毓    
2015-09-23
瀏覽數 15,200+
帶學生上山下海 挑戰極限磨練領導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拿下頭上的安全帽,他是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習研究所(簡稱公領所)副教授謝智謀,今天要上的,是戶外領導與生態課。

十多位身背登山包、手拄登山杖的研究生,已在服務中心前等著。

冒險教育家 課程遍及國內外

被稱為「冒險教育家」的謝智謀,不只開的課特別,他個人的求學經歷也比山路曲折。

這個曾經中輟、混幫派、差點自殺的不良少年,最後竟成了大學教授。擔任教師後,他將個人經歷淬煉成戶外領導課程,已輔導過數百位與他走過同樣歷程的孩子,並訓練老師與社工,一同參與行動治療。

難度最高的一次是曾將60幾位青少年帶上海拔5300多公尺的聖母基地營,只有兩位因高山症無法登頂。

師範大學公領所的畢業生,是童軍與公民老師的當然人選,也有人到教育訓練機構,擔任企業團隊活動指導員。

這幾年教育趨勢改變,格外強調戶外教學與服務學習,使得謝智謀的課益發受到重視,開課的範圍遍及體育大學、東吳大學與台大。

上他的課不僅要上山下海,橫跨國內外,也不只爬山,還會溯溪、划獨木舟、造竹筏、單車跨北橫、甚至攀爬聖母峰基地營。隨著持續挑戰體力與意志的極限,生命韌性也不斷擴張、更新,這就是戶外體驗教育的意義。

照料全員與自己〉學合作與責任

由於今年6月間爆發台大領導課學生登山募款爭議,許多人好奇,爬山,當作一種休閒和一堂課程,有什麼不一樣?

「金魚缸裡養不出鯨魚,」謝智謀說,將學習過程拉出教室外,就是一種創新的經驗。

傳統教育鼓勵學生比分數、打敗別人。這種學習過程容易養出自私而缺乏耐心的孩子,當別人跟不上他的速度,就會埋怨別人妨礙自己往上爬。

但爬山不能如此。

它既需團隊合作、又得獨立作戰;要準備自己所有的裝備,還能隨時關注伙伴的狀況。而且不能只求人類私利,攀登過程中,謝智謀會不斷教導、實踐與大自然共存共榮的價值。

比如,這一天爬的是台北市第一高峰七星山。出發前,謝智謀一一確認同學們的裝備,隨機抽考野外求生小常識。

「腳底長水泡怎麼辦?」他請一位同學脫下襪子,拿支紅筆在水泡外畫個圈,趁墨水未乾,將一塊紗布按壓其上,留下紅印子後,剪掉紗布中心後,護在水泡外,最後再貼上OK繃。這樣,水泡就不會在走動時被擠壓破裂。

大夥兒正嘖嘖稱奇,謝智謀才點出其中的領導力know-how:「以後帶隊出門,只要每天這樣幫受傷學生清傷口,全隊都看在眼裡。不用兩天,保證所有人對你服服貼貼!」

尋找失蹤隊員〉磨練領導能力

戶外領導力課程源自於國外名校,包括哈彿、普林斯頓與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都有開課。華頓商學院領導學大師麥可.烏辛(Michael Useem),就曾帶著一群CEO爬聖母峰基地營。他相信,將人們帶離舒適圈,置於每個決定都將左右冒險行動成敗的戶外環境,有助培養領導力。

謝智謀分享一個在美國受訓時的真實案例。

在一個野外活動,有天早上集合,竟然有學員不見了!當下,領隊不是慌張地立刻分頭找人,而是先讓全體吃飽早餐,倆倆一組去找,一小時後回來集合。

這麼做的原因是:第一,吃飽飯才有體力找人;第二,兩人一組,較不會導致更多人因為找人而失蹤;第三,萬一超過一小時都找不到人,代表狀況嚴重,需要專業救援。

幸好,最後發現學員只是在野外的大石塊上睡覺了。原來他半夜上廁所迷路,衣服又穿得不夠多,當下決定躲在避風處過夜,等太陽出來後再爬上岩石睡覺,好快速吸收熱能。

山上該設基地台?〉學批判思考

而登頂過程,更是處處有玄機。

當大伙兒都緩緩踩著石階上行,一位同學嫌走樓梯傷膝蓋,改走石階旁的斜坡小徑。

「停!看看腳下,」謝智謀指著被踩得光禿禿的土坡說,為將對環境的影響減到最低,盡量循著前人的山徑走。自闢新路會踩死更多植被,使降雨時地表逕流加速,破壞水土保持。

同學們點點頭,又學到一個尊重自然的作法。

爬山,甚至能訓練批判思考。

當看到有人邊爬山邊滑手機,謝智謀轉過頭來問學生,「山上該不該設基地台?」設了,會不會使人失去親近自然的初衷?不設,發生意外的時候如何聯絡?

又比如,一次要開放多少人入山?完全不限制,人人都能親近自然,但環境承受得了嗎?限制過嚴,大家索性不去爬山,這樣會「怕自然」還是「愛自然」?

原來,上課,可以不只框在教室內。「老師的視野有多大,學生的世界就有多寬,」謝智謀為戶外領導課的目的下了註腳。

【謝智謀小檔案】

學歷:美國印第安納大學休閒行為博士

經歷:曾任教體育大學,華人磐石領袖協會理事長

現職: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習研究所副教授

2015年09月

2016研究所指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