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紅場前的吶喊

文 / 林蔭庭    
1991-02-15
瀏覽數 6,700+
紅場前的吶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蘇聯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以「匱乏」來自我調侃的笑話。

一家商店門口,有名男子不堪大排長龍之苦,怒沖沖地衝向克里姆林宮,想要槍殺戈巴契夫;不料他一轉眼又回來了,原來「那兒的隊伍排得更長」。

事賽上,去年下半年在克里姆林宮附近冒出的「帳棚族」,就以行動表達了對現實生活的不滿。這些流浪遊民,在俄羅斯大飯店前搭起僅能容身的棚子、木板屋,四處晾曬的衣棠和觸目驚心的抗議標語,與巍峨的宮殿遙遙相映。

滿臉皺紋的老婦無助地坐著,身後五、六歲小男孩滿臉憂鬱,有些人則在棚外掛著白骨屍骸的照片,控訴史達林恐怖的清算運動。

一個從西伯利亞孤兒院中逃跑出來的男孩抱怨,他在孤兒院裡沒吃沒穿的,靠做手工賺點工資,「我來莫斯科尋找公道,雖然我知道公道也不在這兒。」

莫斯科向來是蘇聯的模範城,街頭極少見乞丐或浪民,但最近不同了。帳棚族最多時高達三百人,個個苦水滿腹,怨聲載道。

戈巴契夫去年底曾在國會中坦承,一九九一年的前三個月蘇聯將短缺一千萬公噸的穀物、近兩百萬公噸的糖,以及三十五萬公噸的肉類。然而,這絕不是因為去年農產欠收,相反的,去年卻是蘇聯有史以來最大的豐收年,只不過弊端百出的產銷制度拖垮了一切。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