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記取社會主義犯的錯-專訪立陶宛經濟部長維納玆卡

文 / 李慧菊    
1991-02-15
瀏覽數 9,900+
記取社會主義犯的錯-專訪立陶宛經濟部長維納玆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二次大戰前立陶宛有極高的經濟水準,現在你們有什麼策略以恢復往日輝煌的傳統呢?

答:未被占領前,立陶宛的貨幣曾是熱門錢幣,我們平均國民所得跟當年的瑞典、芬蘭差不多。

要恢復舊日水準,有兩件艱巨任務,一是恢復經濟自主性,光是獨立的經濟體制還不夠,更重要的是建立具競爭力的經濟實力;第二項工程,是確立市場經濟。

跟著而來的,是一連串相關問題--貨幣、外貿、財政、社會問題等,都須一步步克服。

拿發展對外經貿關係的策略來說,還包括兩件事,一是尋求可能的合作伙伴,以替代立陶宛對蘇聯的倚賴,其中最重要的是獲取石油、天然氣等天然資源。我們現已成立特別委員會,解決這個問題。

第二就是如何吸引外資,以提升科技水準。前幾天,經濟部才向政府提出獎勵外資辦法,希望藉外資改變我們現有的經濟結構。 問:立陶宛有什麼樣的比較利益、經濟實力,可以完成這樣的使命呢?

答:就經濟規模而言,我們的貿易總額是二十二億美元左右(不包括對蘇聯境內各共和國的貿易),但逆差高達八億美元。很明顯地,我們必須提高產品品質,以擴大海外市場。我們的比較利益是在輕工業上,例如紡織業、手工藝品等,當然還包括廉價勞工。

地理上,我們是進入蘇聯市場一個相當好的據點,因此立陶宛希望跟蘇聯保持一個良好關係。除此之外,從立陶宛到中歐、北歐距離適中,這也許能幫助我們發展海港特色。

法律上,政府會儘量減低干預程度,以吸引外資進入。我們的投資環境一定比鄰近國家優惠,例如波蘭、匈牙利等。在我們的獎勵外資法出爐之後,都曾在美、加地區登過廣告,廣泛徵詢他們的律師、銀行家、商人的看法,以做修正參考。

問:九0年代,對世界最具影響力的事件之一,是社會主義轉型到市場經濟的挑戰,立陶宛也身處中。你認為在這過程中,那些是最重要的關鍵?

答: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

我們天天密切注意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發展,並記住他們犯的錯,但同時我們也清楚,立陶宛必須走自己的路。

就眼前的情況而言,最關鍵的問題,是恢復生產者的活力。我們必須透過私有化,放鬆價格管制。在此之前,我們己經解放過去對管理的約束,解除行政干預,讓工廠儘量學習用經濟手段解決問題。

對立陶宛來說,另一個關鍵是建立自己的財政、金融體系。立陶宛明(一九九一)年要恢復舊有的貨幣Litus,我們現在已經在印新鈔票了。既然立陶宛決心成立獨立主權國,印行自己的貨幣,是獨立的重要象徵之一。

除了政治考慮之外,就發展市場經濟而言,我們必須有自己可以操作的貨幣政策和基礎,才能制定銀行運作、利率原則,所以也必須有立陶宛貨幣。

突破禁運防線

問:立陶宛如何決定盧布與立陶宛貨幣之間的兌換問題?

答:蘇聯現在的經濟狀況非常不穩定,錢多於貨物;我們不會用一比一的匯率,也許十盧布換一立陶宛幣。但因為我們的人民存款全是盧布,如果太快使盧布貶值,會造成社會恐慌。所以我們也許會採德國模式,在一定的數量內,一盧布換一立幣,然後雱眹洏葙艨袉v穩定下來。

為了避免通貨膨脹問題,會採取緊縮的貨幣政策,而且,在私有化過程中,人民會拿錢買股票,我們就可以把錢收回來。

問:為了達到政治目的,蘇聯政府可能給立陶宛更大的經濟壓力,你認為立陶宛跟蘇聯會有什麼樣的經濟關係?

答:蘇聯極有可能對立陶宛實施第二次禁運;但同時,蘇聯內部也有一些變化,許多共和國已宣稱擁有經濟自主權。所以,我們比較有機會直接跟各共和國談判,突破禁運的防線。

我們已經與七個共和國有政府間的協定,包括最大的俄羅斯共和國,再過一段時間,相信可與其餘共和國建立相同的經貿契約。

在這種聯盟之下,各共和國勢必給中央政府更大的壓力,這是春天第一次禁運時看不到的。此外,世界輿論、國際間的支持也很重要。

最近我們將參加在巴黎舉行的歐洲安全會議(按:已召開),希望得到各國支持,讓蘇聯開放立陶宛邊界,不再由蘇聯軍隊控制。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從其他國家,自由進出口貨物,獲得我們需要的天然資源,而不必再倚賴蘇聯。

本文出自 1991 / 03 月號

第05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