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前有虎後有狼, 單腳跳的台灣如何突圍?

兩岸半導體大老的心聲
文 / 鄭婷方    
2015-05-29
瀏覽數 47,550+
前有虎後有狼, 單腳跳的台灣如何突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理事長、鈺創科技董事長 盧超群

把半導體當好萊塢,聚集全球英雄

如果台灣半導體產業不趕快想辦法把人才聚合、留在台灣,五年、十年以後,一定會追不回來。我看到美國、大陸都採用員工分紅配股,吸引人才,讓我飯都吃不下去。

台灣沒有天然資源,應該把半導體業當成好萊塢經營,想一想,人才都爭先恐後由全球各地勇赴好萊塢,沒人想到地大或地小,台灣也一樣,應該積極打造新求才政策,讓全球英雄群聚台灣。

聯華電子執行長 顏博文

這是國防競爭,不可掉以輕心

半導體產值,2009年台灣是大陸2.62倍,但2015的預測值,差距縮小到1.31倍,如果什麼事都不做的話,可以預期很快會黃金交叉,沒辦法掉以輕心。

大陸把半導體產業當國防工業,因為關乎資訊安全。這是一個國家的競爭,是一個國防的競爭。如果我們不想清楚,「矽盾」的優勢一定會變化。

聯發科資深副總 張垂弘

不要唱衰產業,努力引進高端人才

台灣半導體生態鏈非常完整,從上游到下游,左鄰右舍打個電話都可一起做創新,是其他很多國家都學不會的。但競爭力在下降中,雖然台灣現在占全球半導體市場高達22%,但好像從來沒看到大家在討論,如何把這市占率變成40%?

我們也面臨到人才漸漸減少,尤其在員工分紅配股改掉之後,變得更明顯,其他人來接觸台灣的人才也容易許多。環境更讓新的人才不敢進來,因為整個社會氛圍都在告訴年輕人,工作這麼辛苦做什麼,會過勞死,怎麼都沒想到,我們做的努力是為了推進整個科技的進步?還有最大的問題在大學校園,因為沒有足夠預算,沒辦法跟上最新製程、例如3D IC最新科技的研究。另外,不要唱衰產業,要想辦法引進高端人才。

華邦電子總經理 詹東義

要改變、創新,提供用戶更多價值

過去30年來台灣從矽谷那邊搶了一些生意跟活動過來,但是美國矽谷有因此消滅嗎?沒有。因為矽谷改變了自己,進入新的行業,到現在還是茁壯、蓬勃發展。

台灣半導體面對大陸威脅,競爭必然會發生,我們只有一條路:要改變。不是說生產技術或晶片設計弄得更先進,這些已經不是創新了,大陸遲早會把這些都建立起來。應該重新去檢驗商業模式跟產品,例如做IC設計、要有終端應用的概念,如何提供用戶更多價值,而不只是把CPU做得愈來愈快,那一定死路一條。

台灣創投教父、玉山科技協會理事長 王伯元

積極往外投資,整合資源向前衝

台灣晶圓代工的優勢還有五年,IC設計更少一點,大概剩三年,半導體產業是台灣的光環,如何維持?

第一個要積極往外投資,不只在大陸、在美國、歐洲,都要參與,對大陸的投資,也還要再更自由一點。第二,台灣在IC設計領域,公司很多,大大小小公司都有,是不是應該有更多的上下游整合或水平整併,這樣才能愈做愈大。第三,要整合研發資源。台灣全年政府科技預算999億,加上軍方200億,但是項目分得很散,是不是可以整合,集中給幾個重大的產業,台灣不是沒有錢,但要用在刀口上,才能發揮最大效益。

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全球大中華業務主持人 黃日燦

引進世界級營運規格,不然注定要輸

每個企業的成長,自我成長是右腳,外部併購是左腳,所有跨國企業的成功都是兩隻腳搭配著來。但是台灣就只有靠自我成長,一隻腳的,照經驗法則,跑不過兩隻腳的。光是2011年到2015年半導體界有很多1億美元以上的併購案,但台灣幾乎沒有參與。

現在前面有虎,包括美國等國家,都沒有放棄過半導體,後面有一隻狼(大陸),他們是跟我們一樣單腳在跳嗎?當然不是,他們都用兩隻腳在跑。我們需要世界級企業營運的規格跟組織架構,不然注定要輸。

瑞銀亞太首席半導體分析師 陳慧明

「大者恆大」是半導體不變法則

台灣的企業應該加緊整合、整併,未來半導體產業會走向「大者恆大」,像是手機行業一樣,第一名賺大錢,第二名賺小錢、第三名賺不到錢。過去日本做記憶體產業,有六大公司,每一家都很大,每一家也都不夠大,最後還是韓國三星一家勝出。

台灣要走出去,也只能靠「大者恆大」這個概念,要有那一、兩家世界級的公司,台積電光是蘋果一個客戶的營收,就相當於全台灣賣鳳梨酥業者十倍的產值。

而從每家公司的資本支出,也能看出一些意義,三星今年預計在半導體上花150億美元,台積電今年的資本支出約110億美元;而大陸的中芯國際今年的資本支出14億美元,等於一個是造上太空的火箭,一個是造水上快艇,也能看出在半導體領域要成為世界級的公司,進入門檻愈來愈高。

大唐電信前總裁、北京清華大學信息科學技術學院副院長 魏少軍

2020年是關鍵,要認清自身優勢

大陸市場這麼大,絕對需要自己的晶圓製造。當摩爾定律走到10奈米以下,速度就會放慢了,大家都碰到牆壁,就給後面追趕的人機會,大陸1天搞不定、2天搞不定、3天總會搞定吧,到時候人才也會慢慢靠攏,只是時間問題。

2020年會是很關鍵的一年,在那之前,兩岸晶圓代工沒什麼競爭關係,比較互補,但是那之後就不好說了。

至於台灣IC設計業同行,他們的擔心可以理解,因為大陸早晚會超越,就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但這並不是說,大陸一崛起,台灣就會衰退,雖然大陸營收可以超過台灣,但台灣的同行要認清自己的技術優勢,發揮優勢,而不是把優勢變弱勢。

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執行副理事長 徐小田

競爭又合作,把整個產業做更好

現在兩岸態勢,已經不是你死我活。沒錯,市場經濟是要競爭,沒有競爭就沒有進步,但競爭裡有合作,要把整個產業做更好,絕對不是台灣死了,大陸半導體就可以做得更好。

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已凝聚了50個大陸國內的基金,創造了平台,對外資門也是開著的,只要有半導體相關的投資項目,大家都可以來談,每一個基金都有不同喜好,青菜蘿蔔各有所好,聚了幾個基金就可以把一個項目做成了,今天假如英特爾要賣股,我們也可以談,台積電要合作也可以談。

中國科學院微電子研究所所長 葉甜春

大陸是條大船 台灣可跳上來發展

大陸半導體發展的機會,也是台灣的機會,市場在大陸,終端用戶在大陸,台灣的IC設計公司應該來跟大陸的應用廠商、系統廠結合,這邊是一條大船,你為何不跳上來呢?如果像台積電這樣的大船,他說我不想跳你船上,這可以理解,但是一般的公司沒道理不過來。

前中芯國際副總、矽睿科技首席執行官 謝志峰

台積電難超越,但其他產業難倖免

2000年時,台灣除台積電、聯電很牛,還有很多很牛的IC設計公司,像是華邦電、旺宏、矽統、威盛、鈺創,聯發科當年還排不到第一名。那時候大陸什麼水平?IC設計基本是零,沒有展訊、也沒有海思,但現在,攤開大陸前十大IC設計公司,已跟台灣平分秋色,有的還超過台灣,十年以後,很可能達到美國水平,整體一定會超過台灣。

半導體封測的話,我想兩岸漸走向旗鼓相當,甚至大陸會有本土優勢,畢竟技術門檻沒有那麼高。然而,十年之後,我仍不認為大陸能超越台積電,就算投1000億、1萬億也不一定做得出一家台積電,這需要資金、人才、設備各方面的積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國際財經兩岸要聞經濟科技傳產投資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