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光是批評,又有何益-訪莫斯科市副市長史坦基維奇

文 / 李慧菊    
1991-02-15
瀏覽數 7,200+
光是批評,又有何益-訪莫斯科市副市長史坦基維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莫斯科發生政變的可能性如何?現在郊區部署許多軍隊,而且聽說是由KGB(國家安全委員會)指揮。

答:這個問題國防部長已經回答過,他說我們可以放心。但如果真的發生的話,市議會根本沒有能力阻止,市民也無法抗拒,讓命運來決定吧。如果八0年代發生在波蘭的事,要在這裡發生,就讓它來吧。這是我哲學上的立場。

問:現在食物短缺是個大問題,在供應上會有問題嗎?

答:我們已向西方、東歐購買食物,莫斯科市及附近九個區的配給制度會持續,明(一九九一)年起,可能還會實行糧票制,但今年冬天保證能供應最低需求量的糧食。

問:現在合作社(按:即私人企業)低買高賣食品,官員收賄,使國營商店一點東西都沒有;人民愈來愈氣憤,該怎麼解決?

答:給我那家合作社的名字,我們明天就去查。沒有證據,叫我們怎麼辦?

問:莫斯科市有能力轉向市場經濟嗎?對中央的倚賴程度如何?

答:蘇聯最高蘇維埃最近通過新法,允許百分之百外資公司設立。如此,我們可以有自己的政策給優惠條件。例如,外商可用盧布賣東西,但到目前為止,卻沒辦法開一個盧布帳戶,我們會設法解決,許多外商也有興趣。

我們對中央的倚賴很高,他們不通過法,我們也沒辦法動。

沒有絕對的答案

問:在邁向市場經濟的過程中,最主要的困難是什麼?

答:最大的困難是「要、不要」「是或不是」的問題,沒有人有絕對的答案,沒有人願意負責任。

在這個大環境之下,浮現三個問題。第一,沒有明確的指導原則。蘇聯最高蘇維埃剛剛否定夏塔林計畫,通過戈巴契夫所提方案,但依舊模糊不清,例如銀行法、商業信用、處理投機行為等,都缺乏明白的規範。

第二,莫斯科是各加盟國權力基地,他們不願意在經濟上負責,又不願離開莫斯科的權力中心,這個現象,成為經濟改革的阻礙。這些人中,很多人只為自己的親信謀利、做生意,不願替國家賺錢。

最後,各企業財產權也是大問題,究竟屬國產、市產?至今未獲定論。中央租建築物給外商,莫斯科卻一點外匯也收不到。

最近固姆(GUM,全蘇聯最大百貨公司)的員工也聲稱固姆是他們的。但固姆是蘇聯和莫斯科的象徵之一,不能輕言放棄。

這些問題都可以解決,但單靠市政府的力量不可能,因為大部分問題都與中央有關。

問:市政府的威信正逐漸下降,因為無法提升人民生活水準,你有什麼看法?

答:這不是莫斯科的危機,而是全蘇聯的。只要身在政府,就難免受此苛責,這點我心裡有數。

但莫斯科新政府才成立五個月,時間太短;我們沒人沒錢,連掃街的清潔工都雇不起。

今(一九九0)年是莫斯科首次自編預算,自己負責財政困境,明年我們會想辦法找更多外援,今年已經沒辦法了。

如果你有好建議,請說,光是批評又有何益?這五個月來,我聽到的完全是指責、抱怨,沒有一個人打電話來說他願意幫忙。

問:日前由戈巴契夫、芮茲柯夫、葉爾欽組成的領導中心,有能力為蘇聯的困局突圍嗎?

答:我想蘇聯總統和葉爾欽都是很有能力的人,他們應該可以,但很遺憾的是,他們目前還不是一個團隊。展望未來,他們不是「可能」,而是「必須」組成戰略聯盟,這樣才有希望。

本文出自 1991 / 03 月號

第05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