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全球瘋緬甸,台商急卡位

歐巴馬都來了,外資怎能不來!
文 / 王怡棻    
2014-12-01
瀏覽數 39,350+
全球瘋緬甸,台商急卡位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繼兩年前美國總統歐巴馬造訪,2014年11月緬甸再度成為全球鎂光燈的焦點。做為第25屆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高峰會和東亞高峰會的東道主,還屬於低度開發國家、人均所得居東協國之末的緬甸,短短兩天接待了十數個國家領導人。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紛紛開出巨額的貸款支票做為拉攏牛肉。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緬甸首都奈比多會晤總統吳登盛後,還風塵僕僕搭機到仰光拜訪反對派領袖翁山蘇姬,對緬甸的重視不言而喻。

自2011年宣布由軍人專政轉型為文人政府,這個被喻為東南亞最後一塊的投資處女地,即引起全球外資的興趣。一連串改革開放的政策,讓緬甸停滯50年的進步齒輪重新轉動,隨著歐美各國在2012年陸續放寬經濟制裁,緬甸也搭上東協的成長列車。

根據Asia Monitor資料,緬甸的GDP成長率由2009年的1.8%,激增到2013年的6.8%,快速追上越南、柬埔寨、寮國等鄰國。人均GDP亦由578美元,逐年增加超過850美元。外人直接投資在2012∕13會計年度達到27億美元,遠高於前一年的19億美元。

緬甸的經貿大門打開了,進出口也隨之活絡,受惠的不只是歐美大企業,台灣也雨露均沾。2014年前三季台灣對緬甸的機械出口,較2013年同期增加51.1%,超越越南(50.7%)與菲律賓(40%),高居亞洲之冠。

經貿門大開 換車潮湧現

兩年來緬甸的快速變化,在重視先機的台商眼中看得最清楚。「從一下飛機,就可以感覺緬甸經濟的起飛,」大亞(越南)電線電纜業務協理張宦民回憶,2012年第一次造訪緬甸,整個仰光機場冷冷清清,通關非常快,行李拉了就走。出了機場,馬路上一片漆黑,不但沒幾盞路燈,車也沒有幾台。

2014年再來,景象已有天壤之別。在燈火通明的機場,每個櫃檯前都排著長長人龍,拿著證件等待海關查驗。機場外,感覺走到哪裡都在塞車。「以前一天至少要拜訪三、四個客戶,現在遇上堵車,能拜訪兩個就很不錯了,」一位台商無奈地說。

來自世界各地的商務客蜂擁進入緬甸,在建設趕不上需求、青黃不接的當下,不僅塞車成為常態,旅館價格也大幅飆漲。「4月時一個晚上只要100美元,到了7月就漲到280美元!」HCG和成緬甸總代理冷耀東不諱言,在新飯店還沒落成前,旅館費很難有下降空間。貿易開放帶動緬甸物質文明快速躍進,馬路上激增的車子,表現最為明顯。

在仰光擁擠繁忙的大馬路上,夾在破舊公車與人力三輪車間的小客車愈來愈多,隨處可見NISSAN、BMW等國際車廠的展售中心,打開電視每幾分鐘就會看到新車廣告。近兩年緬甸賣出40萬輛車,一天發出將近500張新車牌照,剛富起來的緬甸人已然啟動換車潮。

「以前(雨季)搭計程車是要穿雨衣的!」貿協緬甸辦事處主任葉人誠毫不誇張的說,過去計程車多是超高齡二手車,不但車頂破洞漏水,車窗無法搖下,連底盤也因年久失修裂開。一行駛過水漥,乘客就會遭殃。現在的計程車雖然稱不上高級,但已提升到一般人不致抱怨的水準。

星巴克等連鎖業者積極設點

基礎設施也快速改善中。

2013年緬甸開放外資進入電信業,由挪威電信巨擘Telenor ASA與卡達電信業者Ooredoo QSC取得執照,讓過去低覆蓋率的電信與網路環境有了改進。原本一張要價高達5000美元的手機SIM卡,在業者競爭下,近兩年一路降到100美元以下,大幅縮減了經商與通訊成本。

過去緬甸金融體系不健全,買房、買車、買機票都是用現金交易。但自從兩年前開放金融業後,2013年下半年願意接受VISA、萬事達卡的餐廳、旅館、珠寶商家等,就如雨後春筍般激增。走進仰光最具代表性的旅遊勝地,金碧輝煌、宏偉壯觀的大金塔區,不但可以使用免費的無線網路,掃描柱子上的QR code獲得解說訊息,還可以找到數台具有換匯功能的嶄新ATM,方便絡繹而來的遊客提款。

兩年來,標榜日韓產品的現代化超市開始進駐緬甸,2013年台灣的日出茶太緬甸代理商,短短一年已開了五家分店,一杯飲料要價80台幣,比台北還貴許多。

繼可口可樂在緬甸設廠,指標性的連鎖食品業者,如肯德基、星巴克等,2015年也都將在緬甸設立據點。「看到歐巴馬來,大家都覺得不來不行!」國內電線電纜大廠台一國際產品經理蘇家祥直言,沒有足夠利益,是不可能拉動這些忙碌的領袖。

緬甸熱持續延燒,台商紛紛投石問路

緬甸熱持續延燒,做為東盟一員並享有低度開發國免稅配額的優勢,台灣並沒有視而不見。從改革開放的風聲吹起,投石問路的台商就明顯成長。

自2012年經濟部開始破冰,外貿協會即積極舉辦緬甸考察訪問團,並進一步擴大在當地舉辦「工具機暨自動化設備展」等各類展會。

三年來,展覽的規模愈來愈大,參與廠商也幾乎呈現倍數成長。2013年10月,貿協位於仰光的辦事處正式對外營運,才短短一年,就已舉辦超過30場活動,接待訪客與廠商超過600人次。

「平均每個禮拜都有十幾二十位,幾乎沒有停過,但組成變化很大,」從籌備初期就常駐緬甸的主任葉人誠觀察。兩年前,來緬甸考察的台商主要是中小企業,現在造訪者,不論是規模或層級都愈來愈高,包括新光金控集團董事長第一千金吳欣盈、戴德梁行董事總經理顏炳立等。

目前,已有玉山銀、第一銀行等四家銀行在緬甸成立辦事處,兆豐、中信、新光等八、九家銀行在排隊等待金管會核准。愛迪達代工大廠寶成、可口可樂包材廠宏全等,都分別斥資上億在緬甸建廠,預計於2015年投產。

大廠急卡位 三年前就布局

不過,由於緬甸金融體系槓桿的空間小,除了少數資本雄厚的廠商,多數還是以貿易形式穩扎穩打。比方11月甫落幕的緬甸國際電機電子暨電力設備展,吸引120家廠商參展。

指標廠商如士林電機、東台精機、大同等,幾乎清一色找代理或經銷商銷售。由於2013年參展情況正面,2014年不少廠商都再接再厲加入,「業績是其次,但一定要先來卡位,把品牌形象打出來,」專事生產精密加工機的邁鑫機械董事長謝夙彥強調。

台積電設備供應商帆宣,就十分看好緬甸,三年前就開始布局,指派副總經理張瑞如負責。

三年來,張瑞如每個月風塵僕僕往返台緬,除了尋找協力廠商,也砸下重本購買日本合作開發的迪拉瓦(Thilawa)工業區6公頃土地,做為建廠之用。

「原本看了好幾處適合的地,但都還沒出價就被買走了,後來想想還是先下手為強,」在微弱路燈下,張瑞如指著耗資2億台幣興建的百坪總部說,緬甸分公司蹲了兩年,2014年才設立,目前有七個員工,三位來自台灣。

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設有分公司的帆宣,不諱言「前進緬甸」是國際化布局的一環,但更重要的是要跟隨客戶腳步,「廠務工程多是就近採購,我們要先準備好,」他表示。

潛力無窮 東南亞最後的寶地

同樣跟隨客戶步伐踏進緬甸的,還包括老字號的東台精機。

東台精機2012年第一次試水溫,指派一位業務人員帶著公司海報參展。由於展期洽詢情況良好,於是2014年決定要擴大規模,不但耗資9萬台幣運來最新CNC數控車床,還多找了泰國分公司的業務主管、同仁與代理商一同站台。

「看緬甸,從地形就可以知道它未來潛力無窮,」東台精機泰國分公司業務主管陳彥銘肯定,緬甸深水港多,且位於東南亞與南亞間的樞紐。陳彥銘把緬甸當做「下一個泰國」,希望跟著日資客戶一起切入市場。

做電力系統起家的大同,比東台精機更早看到機會,行動也更積極。「緬甸最缺的就是電,最需要改進的就是電力系統,」大同泰國公司採購中心副處長楊正義直率表示。

從緬甸吹起政治改革號角,大同就努力向對方推薦自己的解決方案。甚至直接向電力部長報告大同過去處理電力的經驗及歷史。可惜最終還是由最價格便宜的大陸廠商得標。

雖然一時無法承做緬甸政府的電力系統,只能仰賴代理商進口大同電鍋與漆包線,但大同對於緬甸市場還是保持樂觀,2014年甚至多租了一個攤位,要讓當地買主看到自己的誠意。

「東南亞開發差不多了,只剩下緬甸有機會了,」45歲中年創業、東台精機緬甸代理商的黃霆榿坦白,沒趕上大陸起飛,現在越南等地都飽和了,於是他選擇緬甸。「雖然有語言文化隔閡,走來很辛苦,但十年後就能看到豐盛成果,」黃霆榿深信。

人力成本低,但土地貴、電力不穩

儘管緬甸目前是東協薪資最低的國家,月薪只要台幣3000元左右,很容易吸引台廠。然而近兩年真正在緬甸投資設廠的台商,屈指可數。為什麼?「因為除了人力成本,其他都很貴!」前台商總會會長曾春雲一語道破。

其中,土地近兩年在富人炒作下出現驚人漲幅。以300坪廠房為例,原本只要4萬美元,2013年翻10倍到40萬,2014年又漲一倍達80萬,「隨便一塊比新北市還貴,11坪的辦公室要價30萬台幣,比比皆是,」曾春雲回憶,過去幾年接待不下千位台商,不少一聽地價就打退堂鼓。

除了土地貴得超乎常理,不穩定的電力也是一大致命傷。嚴重時,一天可停電21、22次,因此家家戶戶必須自備發電機,電器也多裝上穩壓器避免突然停電造成機器的損壞。也因為供電問題,仰賴穩定電力的製造業幾乎無法發展,只有做來料加工,如紡織等輕工業,才能順利發展。

衛生環境長期不佳,也讓緬甸難以留住優秀人才。由於水源不潔淨,不少台商來緬甸的第一個月都在腹瀉中度過,「腸胃藥是必需品」一詞在緬甸不脛而走。街道排水不良,滋生蚊蟲也帶來疫情。「來這邊幾乎每個人都得過登革熱,」建商Masters Mep Engineering副總江振生搖頭表示,他每次回台灣都要帶一堆抗生素返緬,以備不時之需。

而政治的不確定性,也讓所有商旅戒慎恐懼。「開放兩年後,緬甸似乎走到一個十字路口,進入成長趨緩的『撞牆期』,」葉人誠觀察,許多外商都在等2015年大選塵埃落定,才再次行動。

全球焦點經濟投資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