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正規教育差點抹煞天分,學雜耍也能躍上國際

他們跳脫傳統4〉太陽劇團前團員 陳星合
文 / 彭漣漪    
2014-06-30
瀏覽數 40,650+
正規教育差點抹煞天分,學雜耍也能躍上國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小,陳星合玩玩具就是比別人厲害,一個人搞玩具兵,他會設計劇情、安排隊伍,攻堅、襲敵,玩到同學都來圍觀,「我那時就懂得編創,」他回想。母親也看見他的天分,將10歲的陳星合送去讀國光藝校,並有計畫地帶他去看成龍的《七小福》電影、《孫悟空》這類的傳統戲曲。

世界知名劇團訪台 絕對緊迫盯人討教

國光藝校隸屬國軍,採取軍事化訓練,早上5點半起床、晚上8點回宿舍,陳星合每天做的事就是倒立、劈腿、翻筋斗,主學豫劇。在嚴厲的學長、老師帶領下,他學會要乖乖聽話,最好跟別人一樣,學長姐都告訴他,畢業就進國家劇團,過著像公務員的生活,他以為那就是自己的人生。

直到高中上戲劇課,陳星合才知道世上不只有豫劇。17歲時,他第一次看太陽劇團的DVD,第一次知道有百老匯,他心生嚮往,鼓起勇氣告訴別人,他想進太陽劇團。沒想到學長劈頭就倒冷水:「如果你可以進太陽劇團,我頭剁給你當椅子坐。」老師也說:「你想轉行?不可能!」

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學校教育系統,夢想總是很難被鼓勵,甚至可能受嘲笑。他瘋狂地愛上雜耍,沒有人教,就看網路自學。改變命運的,是他要求自己不斷進步,永遠比別人努力一點的態度。每當世界各地雜耍名團來台灣表演,他就成為瘋狂粉絲,不止買票看,還故意到他們的帳篷附近「散步」,有機會就靠近,聊天、求教、甚至志願當導遊,帶他們遊台灣。

法國雜耍劇團傑若.湯馬士(Compagnie Jerome Thomas)來台表演時,陳星合就跑去找團員:「你要不要多留在台灣一天,我帶你參觀我的學校。」隔天就帶他們去看國光藝校早上5點半的練功,中午逛永康街,過程中抽空請教表演問題。

當太陽劇團來台灣時,他同樣去帳篷附近散步,碰到一個光頭團員,他說明來意後,就跟著該團員到後台要簽名,並詢問表演技巧。

高中畢業後,陳星合考上了劇團,在國劇「生旦淨丑」四種角色分工中擔任「丑」角,也表演了像蜘蛛精、小氣員外等角色。在「人人上大學」的氣氛下,他報考了台藝大舞蹈系,還去補習學科,學芭蕾舞、現代舞。

2006年,太陽劇團來台甄試演員,還在念大學的陳星合想著,要拿什麼去報名,回想起DVD中常見太陽劇團團員從距離地板三層樓甚至六層樓高的地方往下跳的畫面,他在學校架錄影機,拍下自己從二樓後空翻跳下來的過程,寄去甄試。

他通過第一輪。進第二輪時,發現他的學長、老師、還有一個武術冠軍都來考,經過摸黑打架、表演體操、耍棍、演戲四關考試,陳星合成為當天最高得分者,並拿到一張紙。他很興奮,以為被錄取了,後來才知道,只是被建檔在人才庫資料中。

拍影帶毛遂自薦 苦等4年改變一生

一年過去了,沒有消息。第二年陳星合把他這一年來的成長做成錄影帶,寄到太陽劇團,問:「我有機會嗎?」劇團回覆:「你要有耐心,總可以在太陽劇團找到你的位置。」第四年,2010年,陳星合再寄信給太陽劇團,說他願意不支薪,最後他收到一封回信,要他照清單完成一些動作,拍成影音檔寄回去。當年8月,他接到一通電話通知說:「恭喜你正式成為團員。」

他終於跟「住在DVD裡的人」一起工作,照片被放上劇團的人物牆,可以把台灣國旗掛在後台,每天花70分鐘自己化妝,面對2000個觀眾,一天表演兩場,一年共表演400多場。

合約期滿,陳星合回台灣,教學、接「耍水晶球」的商業演出、受邀到和碩、安麗內部表演,還到國高中、大學做了近百場演講。他並邀請國外表演者到台灣進行雜耍教學工作坊,想做「串連的人」,最終夢想是擁有一個固定的練習基地。

「小時候覺得自己很沒用,」陳星合回想接受正統教育的感受,還好不斷要求更好,將他推上這條路。他總是分享:「你比你想像中的更勇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