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有獲利卻沒加薪,賺的錢被誰分走了?

怎能不加薪1〉盈餘分配的迷思
文 / 彭杏珠    
2014-03-31
瀏覽數 89,600+
有獲利卻沒加薪,賺的錢被誰分走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過去幾年來,企業的獲利能力雖不復從前,但是多數還是賺錢的。依據證交所統計,2010年全體上市公司總營收為18兆4000億,稅後純益近1兆5000億,預估2013年稅後純益仍有1兆3500億的水準。只是,企業既然都賺錢了,為何實質平均薪資(扣除消費者物價指數後)不升反降?到底盈餘都跑到哪裡去了?

產業環境〉長期重資輕勞 盈餘分配有落差

每年企業會根據所得(營收扣除原物料成本)進行分配,大致可分成四大項。根據主計總處25年的資料顯示,受雇人員報酬(包含薪資、法定支出等)、間接稅淨額占GDP的比例有往下降的趨勢,增加的是營業盈餘(可作為股利、盈餘保留等)與固定資本消耗(折舊)。

結果發現,台灣的受雇人員報酬占GDP的比例從1990的51.71%,降至2012年46.17%,降幅較其他國家嚴重。代表老闆分配所得時,跟員工相關的勞動報酬反而下降,導致實質平均薪資開倒車,去年工業及服務業受僱員工實質薪資平均為4萬4739元,僅為15年前的水準(1998年為4萬4798元)。

反觀營業盈餘的占比卻升高了,從1990年的29.62%增加至2012年32.98%,是否意味著錢都跑到老闆、股東的口袋?政大勞工研究所所長成之約說,台灣的產業政策重資輕勞,從Give(給)跟Take(拿)來看盈餘分配,發現企業Take最多,勞方Give最多,薪資卻不見成長。

確實有些老闆獲利卻不願大方分享。勞動部長潘世偉也坦承,調薪牽涉到企業的認知問題,有些企業再怎麼賺錢,都不會漲工資,有些則是默默調漲。「確實有些企業真的太不像話,南部有些廠商的薪資真的太低,」他說。

降低成本〉追求利潤極大化、力行KPI制度

開南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孫效孔以日月光為例,2012年營收近2000億,僱用5萬5000人,總薪資僅300億,平均每位員工年薪53萬元,比上市櫃各產業前5大少19%。「日月光稅後淨利166億,動用1/3就可為每位勞工每年加薪10萬,」孫效孔建議,政府可以分級訂定薪資支出占營收的比例,未達標準者,從毛利中徵收特別捐,回補給勞工,解決國民總收入的分配,薪資才有可能提高,這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同時,隨著產業愈來愈專業化,有技能與國際能力的高階主管難尋,他們也分走了比較多的薪資報酬。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指出,人力資源管理會將員工分成核心、非核心,愈不景氣,核心成員愈重要,分配所得時也是先從這些人開始。非核心的工作已被標準化,誰都可以作,無須提高薪資。以科技廠為例,六、七成都是基層員工,薪酬卻只占三、四成。

尤其企業為追求利潤極大化,普遍力行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關鍵績效指標)制度,為達獲利目標,許多經理人縱使賺錢也要不斷降低成本,基層員工的薪水更難上調。還有一大塊盈餘分配給股東了。台灣的投資者非常在意股利政策,上市櫃公司為維持股價,都會核發不錯的現金股利,這也是綜所稅申報的股利所得是僅次於薪資的第二大來源的原因。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朱雲漢務實地說,目前在政府難有所作為、高端人才外流等問題無法解決的情況下,「台灣經濟成長的果實仍將由老闆、大股東、高階經理人與土地資產擁有者分食」。

未雨綢繆〉因應金融風險 部分盈餘被保留

另外,也有部分盈餘被保留了,過去10年來企業經歷美國次貸風暴、歐債危機後,更加謹慎小心,寧可多保留現金以備不時之需。勞動部政務次長陳益民指出,國民儲蓄淨額分為家庭、政府、公司企業,近年除政府為負值外,家庭並無明顯變動,但是企業儲蓄不僅大幅增加,且在2010年超過家庭儲蓄,顯示為應付全球日益升高的不確定性,提高未分配盈餘,也排擠了分配給勞工的分額。

其實,自由經濟市場,很難強制企業分配盈餘的方式,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董事長詹火生表示,企業不是慈善事業,只能呼籲老闆善盡企業社會責任(CSR),將盈餘合理分配給員工,尤其對基層員工多些照顧。最終還是要將市場作大,否則只能在有限資源裡重分配,難以拉高平均薪資。

本文出自 2014 / 04 月號

加薪,老闆沒說秘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評論經濟企業社會責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