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第一手披露 大學校長們的大學關鍵字

昨天當我年輕時
文 / 柯曉翔    
2014-02-14
瀏覽數 16,650+
第一手披露 大學校長們的大學關鍵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文化大學校長李天任,當年在大學校內暗房培養出日後開攝影展的基本功;中山醫學大學校長賴德仁,則在拜訪精神患者家屬的過程中,培養出精神科醫生最重要的同理心。而台師大校長張國恩,竟把爬電線桿被電到,當學習的一部分;台北市立大學校長戴遐齡,從小到大都表現優異,大學時差點被二一退學,還好靠著努力補足成績……。

究竟,這些校長大學時期的點點滴滴,如何成就日後職場上的美麗人生?又能帶給年輕人哪些啟示?以下是精華整理。

台北市立大學校長戴遐齡

差點被退學 反而找到自己的另外一面

關鍵字:田徑新星、最會跑、退學、堅忍、接受自己、大學校園

在全國大專院校校長之中,台北市立大學校長戴遐齡堪稱「最會跑」的校長。她曾入選1976年蒙特婁奧運女子400公尺跨欄與400公尺接力中華代表隊選手,也曾是女子400公尺接力全國紀錄保持人之一,當年是一顆閃耀的田徑新星。

風光的成績背後,外界鮮少知道,大學時期她距離二一(指一半以上學科成績不及格)退學,僅一步之遙。從小到大,戴遐齡皆以優異的體育成績保送升學。進台灣師範大學體育系,讓一心想成為體育老師的她得償宿願。「大學讓我真正感受到校園生活,」戴遐齡說。從小就成為運動員,她總是專注在田徑場上,生活唯一的中心就是訓練。從台南來到台北,五光十色的大學生活,深深衝擊著她,她發現,校園生活原來這麼精采多姿。

大一上差點被退學的震撼教育

由於想增添點氣質,戴遐齡參加台師大的國樂社,學習彈古箏。過去她只認識自己的隊友,加入社團後,她和來自不同科系的朋友一起練習、外出玩樂,擴大了眼界和生活圈。

然而,一直以來的運動員訓練,讓她的學術底子遠不如身邊同學。當時她英文不好,不會拼英文音標,也不會寫草書。一年級上學期,戴遐齡更經歷一場震撼教育。上學期的成績單幾乎一片滿江紅,僅僅差一科,就會被「二一退學」。

長期處於破紀錄的成就感中,忽然間,她一剎那掉到谷底。「當國手時,你以為自己是巨人,媒體都在報導你,到大學後,才發現自己如此渺小,什麼都不如人,」戴遐齡說。幸好,一切發生在上學期,挽救還來得及。她展現了運動員堅忍的人格特質,立刻去補習,加強課業,「你愈不看好我,我就要拚給你看!」

一位曾經連英文都念不好的運動員,從來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拿到美國斯伯丁大學博士。「好險當初沒被退學,」戴遐齡現在回想起還心有餘悸。大學讓她學會接受自己的不足,也讓她找到田徑場外的另一面自己。

中山醫學大學校長賴德仁

訪問精神病患者家屬,確定一生志業

關鍵字:實習、白色巨塔、患者、精神科、革命情感、責任與使命

中山醫學大學校長賴德仁大學時,是高雄醫學院醫學系學生。和一般大學生沒什麼兩樣,他參加合唱團、國樂團,還在校外的救國團服務,課外生活十分精采。較不同的是,兩年見習、一年在醫院實習的經歷,讓他在踏入社會之前,就已經擁有在白色巨塔的現實體悟。

大學四年級時,他加入當時系上主任文榮光的國科會研究計畫,研究慢性精神病患者求醫行為。他負責訪問中部的精神病患者家屬,騎著摩托車挨家挨戶拜訪。他發現,大部分的家庭處境不佳,為了家人,耗費許多金錢與精神。他的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也在心中種下一顆種子。

堅持進入精神科服務

台大醫院實習的日子,賴德仁在各科輪調。在精神科的一個月,他全心全意投入,忙到晚上10點才離開醫院。面對各式各樣的患者,他把患者分成三種狀態:第一,病人是可愛的,例如曾有病人直接對他說:「醫生,你該減肥了,」直接且不客套;第二,病人有時候不太可愛,例如患者有幻聽或妄想,這時醫生要好好傾聽,給予心靈支持;當患者痊癒,他又是可愛的,把醫生當成一輩子的朋友。

原本想選婦產科的賴德仁,此時很想好好照顧精神病患者,立下走精神科的念頭。台大精神科醫師對他說:「等你兩年當完兵再說,我們看過太多人感動,感動後就不見了。」當兵時,他幫忙處理一些新兵的精神問題,服役完成後,進成大醫院精神科服務。

現在,賴德仁是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已在精神科領域耕耘數十年。他說,自己和許多病人建立起革命情感,「你接受他、對他好,他一輩子照顧你。」大學時披上的白袍,也披上一輩子的責任和使命。

文化大學校長李天任

同學騎車他背相機 在暗房裡找到人生的色彩

關鍵字:攝影、印刷、單眼相機、暗房、顯影液、執行力、色彩細緻

文化大學校長李天任擁有300個相機,舉辦過多場個人攝影展,是個不折不扣的「攝影癡」。年少時,他就寄情於攝影。對藝術的癡狂,連帶影響大學選填志願。別人以分數填志願,他心中只有建築、印刷和工業設計,最後如願以償進文化大學印刷工程系(後來更名為印刷傳播系)。

大一時,李天任修攝影學,需要一台相機。當時一台單眼相機,相當於一台野狼125機車的價格。家人好不容易存一筆錢,給他買了照相機。文化大學位於陽明山上,上下山路程辛苦,當時同學拉風騎機車上學,李天任背著相機擠公車。「家人給我買相機,我心中很感謝了,」他回憶。

整晚泡在暗房裡也無怨無悔

李天任玩攝影,常晚上泡在暗房裡,直到天亮才離開。因喜歡,所以無怨無悔。當時沖幻燈片,溫度要求高,山上天氣冷,還要自己燒開水,把底片放在裡面保溫。換過七道藥水的流程,從黑白到彩色顯影,待影像沖洗出來,實在充滿成就感。在暗房裡全黑的環境,一切靜謐,這是屬於李天任的「魔幻時刻」。

由於顯影液和定影液的原料為冰醋酸,沾染在毛衣上,醋味很重。當時學校晚上偶爾會放映電影。李天任和同學剛沖洗好照片,常直奔電影院,惹得別人紛紛走避,皺起眉頭,「哪裡來的沒洗澡的大學生?」

憶起美好的大學回憶,李天任眼睛都笑了。直到美國念碩博士,他從洗照片變成剪接,還是在剪接室待到天明。

「大學時的訓練,對我在許多事情上的細緻度、耐久和執行力很有幫助,」李天任說。暗房裡的大學生活,顯影出他的色彩與光亮。

逢甲大學校長李秉乾

3小時訪談 找到受用一輩子的寶藏

關鍵字:10年後的想像、系刊、未來、留學、獎學金、關鍵四年

「十年後,你想成為什麼樣子的自己?」這是逢甲大學校長李秉乾的大學時期的人生功課。就讀成功大學土木工程系二年級時,李秉乾很積極地參與系學會的工作。當時系學會負責編撰系刊,他因此獲得訪談系上老師的機會。他非常仔細地訪問,老師也講到欲罷不能,長達3個小時的採訪,他日後整理逐字稿,發現老師的諄諄教誨,成為自己一輩子的寶藏。

老師說,大學時要找到自己的興趣,並好好充實自己,畢業後,給自己十年的時間,不要太功利,一心想從事薪水高的工作,而是努力為未來做好準備。當時李秉乾還是懵懵懂懂的大二生,忽然間被老師點醒,發現大學其實有重要任務要完成。他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未來,以及十年後的模樣。

另一件大學時代影響深遠的事情,發生在成大土木系就讀第四年。李秉乾和身邊同學發現,系上有些老師教學品質並不理想,也沒有熱情。他們舉辦多場公聽會,和系上老師積極溝通。當時許多土木系老師也非常支持這個活動,讓同學暢所欲言,最後系內取得共識,改善教師的教學品質。

敲教授的門 主動爭取獎學金

在溝通的過程中,李秉乾發現自己對於教育的研究熱情。他為自己設立了一個留學夢。身為台南人,大學學業也在台南完成,他立志畢業後離開家鄉,去國外闖盪。當時他的家庭經濟狀況並不優渥,身上沒多少錢,但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隻身飛往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親自去敲每一位系上老師的門,宣告「我來了,你們可不可給我獎學金?」

如今回想,留學夢起源,來自那一場師生訪談。大學四年一晃眼就過,但這四年或許至關重要,決定了你十年後,甚至一輩子的模樣。

台灣師範大學校長張國恩

爬電線桿被電到也能忍 跨領域學習不可少

關鍵字:技職、爬電線桿、操作車床、實務、跨領域、音樂、美術

台灣師範大學校長張國恩從小在基隆漁村長大,國中畢業後,他放棄就讀師大附中的機會,由於就業考量,選擇台北工專電機科就讀,服完兵役後工作一年,再念台灣科技大學電子工程系,走上技職之路。

張國恩不僅操作車床,還爬過電線桿。「我們常被電到啊,」他笑著說,以前同學們都很會忍耐,總覺得如能忍住電流,全班同學會以我為榮。透過動手實作,實際驗證課堂理論。技職教育的實務訓練,讓他變得踏實,也為產業觀念打底。

跨領域學習 提升競爭力

這位爬過電線桿的校長,學業歷程的確很特別。先從電機跨到電子,大學畢業後到台灣大學電機系攻讀碩博士,轉為計算機領域,來到師大又自學教育,將電算機與教育整合,推動電腦模擬式學習、數位學習與行動學習。張國恩深感跨領域學習的重要性。他勉勵大學生,除了扎根自己的科系之外,也要持續跨領域學習,提升自己的競爭力。

台師大也計劃推出「第三學期」,讓學生可以在暑假進入產業實習,或是擔任國際志工,納入課程制度,承認學分。「大學不能把人才凍結在學校裡,應讓學生進入社會學習,早日找到方向,」張國恩說。問他如果大學生活能重來一次,想改變什麼?張國恩認為,和現在相比,過去時代較不多元,學生多專注於自己系上的課業,對其他事物涉獵不廣,如能重來一次,他想在大學時期,提早和音樂與美術相遇。

現在的台師大每學期音樂會、美術展不間斷,堪稱最具有文藝氣息的大學之一。身為校長,張國恩常出席師生的展覽活動。「我這不是彌補,是被他們處罰,強迫我要接觸音樂和美術,我現在畫也較看得懂啦,」張國恩大笑。

宜蘭大學校長趙涵捷

18歲的決心,決定人生目標與方向

關鍵字:自組音響、轉校、分水嶺、苦讀、18歲的決心、目標與方向

趙涵捷從小喜歡拆解和組裝家中的電子產品,高中時,還會到光華商場自己買零件、電子板組合音響。當時台灣電子業正起飛,一心想念電機相關科系的他,聯考分數卻落在成大化工系。

大學一年級,同學正興高采烈邁向大學的自由生活,他卻下定決心轉校或轉系,一定要成功。當時他以台大和成大電機系為目標,同時看兩系的課本,習題也解兩本。宿舍半夜要熄燈,有時念到欲罷不能,他轉戰地下室K書,直到半夜2、3點才上床睡覺。

如此決心苦讀,讓趙涵捷順利轉進成大電機系,「轉系對我的志趣與生涯都是很重要的分水嶺,」他回憶,轉系的決定影響日後的人生發展,讓他一輩子樂在其中,做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情。趙涵捷建議,學生進大學後,可思考學校或科系是否適合。如適合,就好好學習專業和通識技能;若覺得不適合,儘早下定決心轉系或轉學,訂下人生目標。趙涵捷18歲的決心,左右人生的方向。

趙涵捷指導的碩士班學生,寒假只放假一週、暑假也只有兩週假期,大把時間在實驗室度過。因為趙涵捷迫切希望,學生能在學校學到愈多工夫,等到去了業界,才有足夠實力,和別人競爭。他觀察,現在台灣許多年輕人一心想當公務員,這是件值得關注的事情。背後的心態,代表想追尋安逸生活,「年輕人你有本錢闖蕩,就要去冒險啊!」趙涵捷說。

長榮大學校長李泳龍

年輕時,就要學會團隊合作、擴大視野

關鍵字:社團、志願服務、爭取資源、擴大視野、團隊合作、挫折力

「社團一定要修,百分之百,」談到給大學新鮮人的建議,長榮大學校長李泳龍毫不猶豫地說。李泳龍在念政治大學地政系時,一年級就參加童軍團。童軍的本質之一是服務,他們不僅在學校大型慶典出任務,也深入社區服務。過去的資源不比現在豐富,為了辦活動,社團成員想盡辦法籌募各種款項,甚至學會重要一課:就算沒錢,也要把事情辦出來,以志願服務,換取外界資源。

童軍團常一出隊就是十幾天,過程中,李泳龍和同學累積深厚的革命情感,更認識不同科系的同好,了解其他領域的知識,擴大自己的視野。李泳龍舉例,一個人決定出去玩很容易,五個人要互相討論,60個人要經過民主程序。投票結果出爐,有人支持、有人反對,如何讓反對者也滿意,就是一種學習。他建議學生加入社團或系學會,學習團隊合作。

進學界前,李泳龍曾在資訊服務業擔任業務經理和行銷協理。「業務工作要練習『被拒絕』,通常十次請託中,只有一次成功,」他說。最重要的是,如何咀嚼九次失敗?李泳龍愈挫愈勇,從中培養出執著和永不放棄的心態。

李泳龍是沒有喝過洋墨水的國產博士,他深知,學者也無法避免國際化浪潮。畢業後,他去外商公司硬著頭皮接越洋電話、參加海外會議,一切靠土法煉鋼,研讀英文工具書。到了學界,他維持一年參加三場以上國際研討會的習慣。「我們永遠不可能準備好才做一件事,」他說,面對挫折時,永不放棄。這些年少時學會的事情,成為李泳龍向前邁進的動力。

義守大學校長蕭介夫

在大學認識的好朋友 讓人一生富足

關鍵字:新科技衝擊、食品加工、實驗室、聯誼、人脈存摺

義守大學校長蕭介夫高中時,深深為赫胥黎《美麗新世界》而著迷。赫胥黎在書中描述2540年、人類由試管培植與複製的新世界,引發讀者思考新科技對社會秩序和倫理道德產生的衝擊。蕭介夫覺得非常震撼,也對此議題產生強大興趣。從農家子弟出身的他,選擇走上生物化學的路,就讀台大農化系。當屆台大農化系,如今出了不少名人。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交通大學校長吳妍華都是蕭介夫的同班同學。

蕭介夫回憶,當時同學都很努力念書,課餘時間常結伴旅遊。農化系老師教他們做罐頭等食品加工,同學們常在實驗室裡煮紅豆湯,總是吃得津津有味。有趣的是,他曾和室友與台大女生宿舍聯誼,一起去碧潭划船,也因此認識了太太,結下一輩子的緣分。「許多大學認識的好朋友,會成為你一輩子的朋友,」蕭介夫說。他在大學累積了不少人脈存摺,自覺非常富足。

2014年02月

2014大學專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高等教育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