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韓國很拚!FTA比台灣早簽10年

別人的經驗〉打開經濟大門
文 / 彭漣漪    
2014-01-28
瀏覽數 24,500+
韓國很拚!FTA比台灣早簽10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台灣為參與各種世界貿易組織坐困愁城時,最大的獲益者就是韓國。因為韓國與台灣的出口產品有七成相似,成為替代台灣的最佳勁敵。難怪一些企業界與學者專家的聚會中,偶爾會聽到有人挖苦說:「那些反對台灣與大陸或各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人,可能都是韓國人的好朋友!」

自從WTO多國自由貿易協定很難運作後,進入21世紀,全世界興起國對國雙邊或區域性的自由貿易協定。而韓國可說是最積極的國家之一。過去十年來,韓國洽簽各種自由貿易協定(FTA),如今已展現威力。

擠退日本 成為對中國出口最多國家

2013年,韓國首次擠退日本成為對大陸出口最多的國家,正式搶下這塊超大的經濟肥肉。根據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2014年初公布的報告,2013年,韓國有望創造貿易總額連續三年達到1兆美元、有史以來最大出口額、最大貿易順差等三項貿易紀錄。

出口之外,帶動投資的效益也很明顯。商業發展研究院所長杜震華指出,韓國11家智庫所做的研究模擬,韓美FTA於2012年初生效後,每年可為韓國帶來的直接投資(FDI)金額為22億到32億美元,主要投資在服務業。新增32億美元,已經接近台灣近幾年平均年FDI的30~50億美元。

推動FTA 列為近十年最重要政策

推動自由貿易協定可說是近十年來韓國政府最重要的政策之一,從韓國總統朴槿惠的動向就可看出。朴槿惠2012年12月就任後,推動FTA可說馬不停蹄。2013年6月抵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談,這是兩位新任領導人首度會面,重點之一包括中韓自由貿易協定。9月,朴槿惠前往越南,與越南國家主席張晉創會談,並發表聯合聲明指出,兩國將加快自由貿易協定談判,預計2014年簽訂高水準的FTA。

10月,朴槿惠又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展開「全方位FTA外交」。除了習近平,並陸續與加拿大總理史蒂芬.哈珀、墨西哥總統培尼亞.涅托、祕魯總統奧拉塔.烏馬拉舉行雙邊會談,這三國都是TPP成員國,而加拿大和墨西哥正與韓國進行FTA談判。

朴槿惠與哈珀的會談進行了30分鐘,其中大部分時間用於討論FTA,兩國領導人一致決定「竭盡全力爭取在2013年年底前達成協議」。結果,韓國與加拿大果真在12月完成最終一輪談判。朴槿惠接下來將前往印尼,與印尼總統蘇西洛簽署的協議包含「兩國共同努力爭取一年內簽署韓印FTA」。韓國約從2000年開始展開「全方位FTA外交」,而這些「遠在天邊」的國際動態,正一步一步為台灣廠商帶來壓力。

韓廠零件價格 硬是比台廠貴一成

台灣大型汽車零配件及材料出口商正陽國際,很能感受到台灣廠商的痛苦。正陽總裁孫正大闖蕩國際市場30多年,幾乎每個月都出國跑業務,「我剛出道時,汽車產業品質最好的是日本、德國,台灣和韓國都是二軍,」他感慨,現在韓國的現代汽車已躋身一軍,即使台灣有些零配件品質、服務不輸韓國,但在市場上,韓國製的價格就是比台灣貴一成。

「加上各類汽車零配件關稅,跟韓國有簽FTA的國家,價格會比台灣低5、7、12%不等,」孫正大憂心忡忡,有些保護主義強的開發中國家,汽車零配件關稅高達20~30%,如果談成FTA,差價會更高。台韓多項主力產業在國際上競爭時,都碰到同樣問題。工總副祕書長蔡宏明指出,在韓、歐盟FTA於2011年生效後,韓國工具機因為少了關稅3~5%,已對台灣工具機業形成壓力。

然而,對台灣更大的壓力還在後面:中韓、日韓FTA若簽了,才是真正的「殺手」。2012年,中華經濟研究院針對韓國已完成的八個FTA(韓美、韓歐、韓東協、韓星、韓智、韓祕、韓印度、韓土)模擬,將使台灣GDP減少0.14%。但若加上中日韓FTA,則負面衝擊升高至1.15%。其中,中韓近年談得很快,若韓國與大陸簽了,對台灣影響最大。2013年9月,韓國與中國完成第八輪協商,將在2020至2030年間達成九成貨品關稅降到零的目標,預計2015年簽署。

中華經濟研究院副執行長李淳指出,韓國目前是全球唯一一個同時簽下歐洲、美國兩大經濟體及東協、印度重要新興經濟體FTA的國家,距離成為「世界貿易中心」的目標不遠。韓國已簽的FTA國家占其貿易總量38%,加上積極洽談中的37個,將高達73%,且開放程度高,96~99%的貨品關稅皆調降。

近日《中國時報》上一篇社論:「服貿不過關,台灣競爭力徹底輸南韓」,韓國衝擊,台灣需仔細關注!

韓國學會談判 把阻力變助力

韓國對FTA還是「新生兒」的台灣,算是當頭棒喝般的借鏡。台灣最早五個FTA是與中南美洲五個邦交國洽簽的,只占台灣貿易量0.2%,重要性極低,可撇開不談。台灣真正第一個「FTA」,是與大陸於2011年簽訂ECFA,但起步已晚韓國十多年。

韓國第一個雙邊FTA是1999年與智利,可說是以小型貿易伙伴國展開談判測試,且智利因氣候緯度不同,農產品與韓國差異大,有助於減少談判時阻力最大的農業部門。政府並推出7億美元的農業補助計畫。

抗議聲浪不斷 仍加速挺進

只是韓、智FTA衝擊小歸小,在韓國依然引起抗拒,四年後才又展開談判FTA,於2003年與新加坡所簽訂。真正轉捩點是與主要貿易伙伴之一的美國在2006年展開的談判。2003年上任的總統盧武鉉是由反FTA陣營所支持,但他上台後策略性看待FTA,並想藉以改善與美國的關係。他跟貿易部長說:「我來承擔政治上的重責,你則負責在談判桌上扮演好你的角色。」

原本韓美FTA時程預計再晚一點。但2006年盧武鉉宣布與美國展開FTA談判,表示將針對面板、牛肉、藥價審查機制、汽車等議題協商,讓韓國民眾大感意外。當時,是否該讓國會知悉談判進度、甚至涉入談判,政府與立法部門也曾拉扯對立。

民間利益團體的抗議也不斷。例如美國是農產輸出大國,要求開放項目多,韓國農業部門占GDP雖然不到3%(台灣2%),但抗議聲浪巨大,抗爭不斷。為減少農業部門的抗拒,韓國在與新加坡的FTA中,有33%農產品排除在外,東協的比例則為31%,到了與歐盟FTA時只排除5%、美國甚至只排除2%。

美國重要智庫布魯金斯(Brookings)在分析韓國FTA的報告中指出,韓國政府大手筆推出200億美元(約是台灣農業年產值的兩倍多)農業救濟計畫,其中只有6%用於補償農民的直接損失,34%用於提升農業競爭力,60%用於發展農產品加工業、穩定農民收入,也就是把錢花在農業的轉型及能力提升,以降低阻力。

韓國政府與社會一步一步學習,儘管阻力與抗爭仍不斷,但FTA仍加速進行中!

本文出自 2014 / 02 月號

鼎泰豐,你學不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全球焦點經濟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