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開放市場 融入區域經濟,台灣要展現誠意和決心

台灣未來2〉與馬總統觀點交流
文 / 彭杏珠    
2013-12-11
瀏覽數 5,250+
開放市場 融入區域經濟,台灣要展現誠意和決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總統馬英九應邀參加時,便特別針對「兩岸服貿協議」發表專題演說,同時參加由《遠見》創辦人高希均教授主持的「觀點交流」,並與理律法律事務所所長暨執行合伙人陳長文,及美國「百人會」會員、金鷹國際集團董事長王恒進行交流、對話。

陳長文是台灣知名律師。王恒則是最早搶灘大陸市場的華人企業家之一,不到20年,即被外界譽為「中國百貨之王」。

在短短不到25分鐘的時間中,焦點多圍繞在服貿協議、朝野協商、與兩岸關係上。尤其是王恒將僅有的兩次發問機會,都鎖定在朝野協商與服貿議題,再次追問:「假如政治是協商,政治是妥協,總統願不願意以加快FTA的速度,來換取對立法院的妥協?」

面對王恒鍥而不捨的追問,馬總統終於正面回應:「如果能夠妥協的,我們當然都願意!」但他也說,還沒進行法案審查前,光是民進黨主導的公聽會就要耗時4個月,時間的損失很可惜,往後政府會繼續跟在野黨努力協商。

以下,是本次「觀點交流」的精采摘要:

開放空間,才能吸引全球人才

高希均:

2008年3月24日的《TIME》(時代雜誌),也就是馬總統首次競選前的一星期,刊出一張非常震撼的照片,就是當時正在競選的馬英九總統。

我要問的問題是,《時代雜誌》文中提到您坐了高鐵經濟艙,一天12小時來回,後來您參加《天下文化》的新書發表會,中文名字是「沈默的魄力」,英文翻譯為Silent courage,但是馬總統看完後,覺得並不是頂好,提議將英文翻成Quiet strength會不會更好?不管是Silent courage或是Quiet strength,您做了6年總統,對於「沈默的魄力」有什麼新的體認?

馬英九:

我還是同樣的態度,看法還是一樣,不需要敲鑼打鼓,默默把工作做好,讓人民有感覺,讓國家進步,這就是正確的。

高希均:

我一輩子教經濟學,經濟學最嚮往的就是開放的體系。1997年,《遠見雜誌》邀請了競爭力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來台演講,他說美國是全世界競爭力最高的國家,為什麼?就是兩個字:Open society(開放社會)。

當歐巴馬總統第二任連任時,他問專家學者們:第一個要在國會通過的法案是什麼?答案就是Immigration(歡迎外來移民)。美國已是全世界最開放的社會,歐巴馬竟然認為還要開更大的門,吸引全世界更多人才,想辦法在很短時間,讓1000萬個非法居留的人留下來,因為人才是關鍵中的關鍵。

請教總統,不需要立法院通過,甚至也不需要編列預算,政府運用行政命令,還是有開放的空間,可以加快開放的速度,並引進人才,您的看法?

馬英九:

能夠不要修法、不要送立法院,就可以開放的項目,馬上就要做,我們也做了一些,但還是不夠。例如最近台灣跟紐西蘭、新加坡簽經濟合作協定,這些協定都是所謂高品質的黃金條款,只要一簽字就有85%的貨品關稅降到零。但這樣還不夠,因為這兩個國家跟台灣的貿易量比較小,將來跟大陸的貨品貿易協定,是很大的考驗,還有跟美國、日本的協定,都必須做好準備。

不是所有項目一開始就要降到零關稅,可以分成5、10、15年完成,這樣有足夠時間處理衝擊,政府有完整的計畫,也編列982億的貿易自由化、產業資源調整方案的預算,幫助大家改善體質,提升競爭力,或是給予相關的進口救濟。

但是,全世界的人多少都有保護主義傾向,總希望別人開放,自己不要開放,我們必須想辦法改過來,即便韓國、新加坡開放到這樣的程度,一定也經歷過許多掙扎,面臨到人民走上街頭,以及大規模抗爭。克服後,真的是浴火重生,我也盼望做到這一點。

民調低迷,「政策有餘,政治不足」

陳長文:

我認識總統很久,但是好像又跟他很遠,想要問的是,一個關於台灣內部的問題,一個是兩岸問題。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萬中選一,笨中之笨的馬總統〉,標題看起來對馬總統有不敬之意,只是想借這篇文章跟海內外朋友分享。

馬總統就任六年期間,做很多事情,不管是年金、證所稅、核四能源政策公投等,他覺得該做,大家也覺得該做,他就要去做,結果做起來不是那樣理想,顯然有很多人利益受影響,或政策執行出問題。

我的想法是「政策有餘,政治不足」。每個政策都有很好的理論基礎與時代背景,可是在執行上,就有所謂的政治不足,例如兩岸服貿協議,居然排上會期要四個月,身為執政黨主席,這個案子不會過,各位可以體會,就是「政策有餘,但是政治不足」。

總統也在很多場合講了很多次要「開放」,無論是投資,創新等,但是總統、院長的話到了部會,有些部長並不聽,或不真正執行,更不用說部長的話到了科長、科員,也沒辦法落實。因為這樣,所以對總統的民調,這幾年往下降。我覺得一個非常正直、認真、清廉的總統,結果民調會到這樣的狀況,希望總統可以告訴我們為什麼?

第二個問題是兩岸關係。最近,大家談了很多習先生(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跟馬先生見面不見面的問題。請問,如果您跟習先生可以見面,或者是時機不成熟,可以讓閣員或海基會董事長去跟大陸商量簽訂一個協議。協議重點就是兩岸是一家人,不管是中國憲法講台灣不准分裂,或是中華民國憲法說國家尚未統一,重點是兩岸人民可以和在一起。

如何和在一起?必須要有優良制度。今天將大陸的制度擺在台灣,2300萬人誰願意?絕對不可能,擺在香港,已看到有很大問題。如果大陸、台灣的老百姓,更不要說做官、領導的,如果都能跟馬英九一樣,雖然笨,但是萬中選不出來一個,1億人中選不出來一個,10億人中也選不出來一個,如果每個人都像他一樣認真,那就是一個優良的中國制度,您的看法?

減少衝擊面,阻力才會小

馬英九:

關於政策跟政治的問題,舉個例子,去年推動電價、油價合理化,油價成功了,現在每個禮拜公布油價,反映成本,大家都接受。電價去年沒有成功,但是今年10月1日開始實施,反彈聲音變小很多。去年做的時候,2/3的住宅、1/3商店的電價不受影響,還是很多人不滿意,這是碰到挫折的主要因素。

今年換個方式,讓86%的住宅、80%的小商店不受影響,在立法院遭遇的反彈就少很多。有立委非常激動的說:「不可以漲,因為油價漲萬物就漲!」我告訴他,他的選區居民90%都不受影響,剩下10%是用電較大的用戶,政府應該用稅金補助豪宅嗎?他聽了雖不很滿意,卻可以接受。用這樣的方式,少收了70億電費,但還是收到500億電費。少收一點,讓衝擊面也少一點。

電價合理化不做不行的原因是,去年4月沒有調漲時,電價比1982年還要低,全世界很少有像我們這樣的國家。因為每發一度電就要虧3毛錢,這是無法長久的。當然,確實有些政策的做法不夠細膩,我們也在檢討、改進中。油價、電價合理化能夠成功,對台灣長期的幸福,有很大的幫助。

至於兩岸關係,現在已經開創了60年來最穩定、也最和平的狀態。我在很多場合都說過,一定要創造足夠的條件,國家有需要,人民願意支持,能在對等與尊嚴的情況下,我們當然不排除,很重要的是,一定要對未來兩岸關係有正面效果,這樣才會為人民所接受,當然條件還需要持續來創造。

服貿協商牛步,願意盡力妥協

王恒:

做為對大陸、台灣均有投資的外商,我想請教總統對「大是大非」的法治精神,與中國傳統「子為父隱,父為子隱」的儒家精神,如何取得平衡?引伸到實際的FTA(自由貿易協議),現在的落後,已造成周邊國家如新加坡、韓國,帶給台灣進出口巨大壓力。最近的統計是,台灣的進出口貿易往下滑。

政治是協商、是妥協,假如立法院可以在一個月、二個月、三個月,縮短剛剛提到的四個月,您會願意協商、願意妥協嗎?您願意用什麼東西來換取經濟的福祉,而不犧牲您大是大非的法治精神?

用大陸市場 發展服務業

馬英九:

儒家《論語》說:「子為父隱,父為子隱」,但《孝經》也提到:「昔者天子有爭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其天下」,講到父跟子的關係時,特別講到,假如遇到違反「義」的時候,兒子還是要跟父親去爭,這點很重要。

儒家的精神,不是一味由父權來主導一切,如果父親做了不義的事,兒子也要跟他爭。就像君王做了不義的事,臣子要跟他爭一樣。這是相對的觀念,我不認為儒家對力行法治、追求公平正義有衝突。我非常相信儒學,在孔子的理想中,關鍵在於義,義就是正正當當的行為,如果有違反,還是要爭。

關於服貿協議的審查,朝野決議要由委員會審查,但是委員會審查前,立法院要開16次公聽會,國民黨負責8場,兩個禮拜就開完了,民進黨負責的8場,兩個禮拜才開一場。換句話說,8場開完要花4個月,我覺得時間應該要縮短,否則會讓大家空等。

服貿最大好處,就是運用大陸的市場,發展我們非常有潛力的服務業,包括電子商務、文創等。時間耽誤的結果,外國也在觀察我們對於開放市場、融入區域整合,是否有誠意?政府當然會去協商,也協商過,但在野黨還是堅持,兩個星期開一次,這樣的話,在這個會期大概無法通過了。這個協議不是為了國民黨、為了馬英九,而是為了台灣經濟未來。有這個協議,再去跟其他國家談自由貿易協議或經濟協定,人家才會相信我們有誠意和決心。

我們已經落後很多了,如果還不急起直追,還在這些議題上兜圈子、拖延,對台灣很不利。不論哪一黨執政,都不應該這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