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一心投入,只為一點豪華

為了興趣,他們願意……
2013-10-07
瀏覽數 11,350+
一心投入,只為一點豪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享受槍林彈雨的同時,還培育出生意頭腦

踏進Rico的房間,就被有著上百個坑坑洞洞痕跡的紙箱吸引。他從小就喜歡BB彈玩具,17歲時偶然看到生存遊戲活動,報名之後從此成為愛好者,三年來已花費5萬元在生存遊戲用品上。Rico也學會改造配件,讓產品在網路上以更高價錢售出。每週末,他和朋友到廢棄工廠玩生存遊戲,即使經常傷痕累累仍樂此不疲,對他來說,高度刺激感就是他投入的最大動力。(李雅筑)

16年的歲月蒐集200件國樂器,更用心修復

今年只有31歲的梁承忠,已堪稱職業級的古琴蒐集行家,熱愛國樂的他,國中就常從跳蚤市場撿壞掉的樂器回家修,之後發現買到一把清代的紫檀拍板古樂器,相當值錢,從此踏入蒐集古琴古物的世界裡。梁承忠目前蒐集的近200件國樂器以清代為主,包括一把價值50萬的清代黃花梨琵琶,也有全台灣唯一的半月形琴身的月琴。他堅信,古物有靈魂,要用心對待。(李宗岳)

刺青助她宣洩情緒,又能表現獨一的自我

今年21歲的劉薇蕥遊走在汽車展場上,身為宣傳模特兒,左臂上顯眼的彩色刺青讓她牢牢吸引台下的目光。國二那年為了紀念好友逝世,她開始在身上刺青,「第一次痛到不行,但後來反而上癮。」

累積到現在花了約28萬元在身上刺青,她卻不覺後悔。8年的刺青歷程裡,她用扣除生活費所剩的5000多元零用錢,逐步將刺青圖案加大,後背上原本小小的「芽」字,變成了盛開的花朵,左手與右大腿也分別刺了大片的彩色玫瑰圖案與骷顱頭。對她來說,刺青是情緒發洩的方式,相較於一些女生買名牌包,永恆且富意義的刺青不僅能讓她帶著走,也讓身為模特兒的她更能吸引到眾人的眼光。「老一輩的人覺得刺青是不好的行為,但刺青如今已經變成一種代表自己的藝術,」劉薇蕥表示。(李宗岳)

300組樂高,拼湊心目中的小天堂

正在台北市袖珍博物館展出多項創作的趙子佑,是一位蒐集樂高積木達8年的樂高迷。大二時看到日本節目的樂高比賽,專家們藉由積木做出來的世界遊樂園,讓他感到驚訝,從此也讓他踏進樂高的創作世界。

對他來說,樂高是種媒介,只要發揮想像力,就能將小時候的夢想一塊塊的拼湊實現。趙子佑已花了50幾萬,至今每月大概花5000元買2、3盒積木,再將當中零件重組成作品,像是海盜船、大型科幻場景。即便可能要花很多時間重組,才能達到完美呈現,他仍堅持拼湊出心目中的理想小天堂。(李雅筑)

讓機車再進化,15萬元換取與眾不同的拉風感

路上一台有型機車呼嘯而過,車殼上獨特的骷髏花紋與大盞前車燈著實吸引目光。機車主人楊政諭是改裝車的玩家,從高三那年就開始打工,賺的錢都用在改車,從內部的引擎一路改到外觀,為的就是能騎著跟別人與眾不同

的機車在路上奔馳。

楊政諭前後改過三台車,現在所騎的這一台BWS125摩托車已經投注近15萬元改造,燈殼與儀表板早已換成與原廠不同的零件;車殼方面,選用一片要價5000元的手工「卡夢」貼紙,讓車身鑲上大面積黑色皮質格紋;把手部分更是全台灣僅有的金屬橫槓,也是他掏錢自朋友手上搶下的戰利品。車身上廣布的骷髏圖案與誇張美式塗鴉,正是他喜愛的風格。楊政諭藉由讓機車不斷「進化」獲得成就感,騎車上路的拉風感,早已讓他上癮。(李宗岳)

一週一雙球鞋,就是對自己最好的犒賞

打籃球的男孩,總有一個球場上的偶像,而他們也都有著一個希望,就是和偶像穿著同樣的球鞋,這就是陳裕祥蒐集籃球鞋的動機。30歲的陳裕祥,從大學開始對球鞋著迷,但在收入有限的年紀,他選擇量力而為。剛出社會時薪水3萬元,儘管每雙鞋價值數千到上萬不等,他仍每個月會買1到2雙,當成興趣。至今累積花了近70萬、共80雙。

目前在科技業工作的陳裕祥,因為收入提高,一個月會買2到4雙,幾乎是一個禮拜一雙,但球鞋蒐集純粹只是他的興趣,因為球鞋保存不易,他並不抱著增值投資的心態。對他來說,每購入一雙鞋,就是對自己的一次犒賞。(林芳宇)

興趣結合事業,老鏡頭捕捉最真實的生活紀錄

林御台轉動著手上1967年俄羅斯出產的鏡頭,說起老鏡頭的魅力:「用金屬鏡身和玻璃鏡片捕捉最真實的顏色,比起現代鏡頭更可以長久保存。」

林御台會對老鏡頭產生興趣,是從爸爸留下的兩支老鏡頭開始,之後玩上了癮。三年前仍是IBM工程師的他,一個月3萬4000元薪水,會騰出2萬多元購買老鏡頭,曾經買到戶頭只剩1萬多元。蒐集兩年後,他開始推廣並轉賣部分鏡頭,發現收入高過工作,索性辭職,專注在蒐集與推廣。對他而言,老鏡頭不只是欣賞或事業而已,更是一種紀錄工具,他會每天根據天氣、心情,用不同鏡頭記錄生活。(林芳宇)

角色扮演讓她培養技能,竟玩出一間餐廳

小小的房間裡塞滿了100多套服裝和配件,今年24歲的小翼一一細數,從假髮、衣服、隱形眼鏡、道具、襪子到鞋子等一應俱全。「不只是要漂亮而已,重點是要忠於角色原本的樣子,」從國小開始,小翼就一頭栽進Cosplay的世界,目前每月薪水3萬元,光是花在角色扮演,有時每月就超過2萬。

平常她到永樂市場挑選布料,自己用裁縫機一針一線製作服裝,最貴的一套要價1萬元。而參與完每年大聚會後,她會上網拍賣服裝,做為下次製作新服裝的經費。小翼從小就接觸大量日本動畫,無師自通學會日語,今年和其他玩家合開童話主題餐廳。對她來說,Cosplay已不只是興趣,更是培養技能和結交朋友的途徑。(李雅筑)

當年2/3薪水買的公仔,現在是他的創作靈感

從小小的50元扭蛋開始,林孟志集出一整屋、上千個糖膠公仔。大學時期,一次學長拿出鋼彈扭蛋吸引了他的注意,讓他開始蒐集公仔,當時身兼多份家教,假日到速食店打工,只為負擔高額的蒐集開銷。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畢業後,林孟志進入玩具公司上班,一個月賺3萬多元,但每月會花掉2萬元買公仔,對他來說,是工作之餘的紓壓方式。

他曾經為了兩個日本潮流雜誌上的公仔,花費半年和日本買家溝通、交朋友才終於取得,想起當時的毅力,他也覺得神奇。林孟志主要蒐集小時候看過的人物角色公仔,他放在櫃子高處的藥局店頭標誌──佐藤象,從網拍得標,價值1萬8000元,是他最貴的蒐集品。

現在,林孟志在家接案平面與公仔設計,也設計自己的公仔、找人開模量產,嘗試銷售。公仔已從林孟志的興趣變生活必需品,每天被它們圍繞著,就是創作靈感的來源。(林芳宇)

本文出自 2013 / 10 月號

台灣珍奶打敗美國印鈔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